生命的一场拉锯战

牡丹小园
2015-01-05 看过
花好多天看完一本书的好处就是,那些日子里,总有一段非常安静的时刻,是和书里的世界度过的。那是日常生活中,需要细细品味的一段时间。如喝一杯清茶,起先觉得淡,但越喝越有味,以至于喝完后香气还久久无法散去。看《凿空》就是这样平静的感觉,细碎,但不厌烦,仔细咂摸,却能咀嚼出味道来。

汉族人张旺财少年时期从河南老家逃难到新疆,在火车站迷了路,维族老村长将他带到了阿不旦村。他身上带了点蔬菜种子,于是就在村里开了荒,给村人种子,教他们种菜。后娶了甘肃武威的姑娘王兰兰。二人生下了张金张银两个孩子。作为村里唯一的外族家庭,他们曾经与村人相处融洽。随着世事变迁,张旺财最终被另一个族群排斥,于是在村外的河畔重新安家。沉默寡言的他,迷上了挖洞。能接纳他的,似乎只有大地。他没日没夜地在新家的地下挖土,最终,这个长洞穴通向了他在村里的老宅。实际上他想回家,他挖了一条回家的路。很多人的梦里,出现的常常是童年呆的地方,张旺财肯定想的也是十六岁以前的河南老家吧。这是我猜的,刘没有明写。这是一条装满了长长乡愁的洞穴。在异乡,他只有用重复的劳动,去消解内心纠缠的思乡之情。挖洞穴是寂寞的,然而这种独处却仿佛又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孤独的张旺财,就这样和他的命运进行着无望的拉锯战。

维族青年艾布,只想让日子过得宽裕点,也跟着挖洞,结果却走上一条不归路。他的生命如草芥般,三言两语就能将那贫瘠的一辈子说完。艾布死前描写的那一段,也是非常令人动容的一段。“他看到了尘土,满世界的尘土,他是其中一粒,踏实地回到土地里。“可怜的艾布,这有生的世界亏待了你。

耳朵在矿上被炸聋的张金,回到了老家。凭着记忆,写下了他的父亲和这个村庄的故事。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离开,其去未知。这也正是年轻一代农村青年的命运。

作者的笔调缓慢中包裹着无言的忧伤,就如这些与生命进行沉默较量的人一样。他们对待自己的命运,就像对待一块田,在田里播种,耕耘,然而收成怎样,几乎由不得他们,一切似乎是天意。这么看来,竟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宿命的故事。
0 有用
0 没用
凿空 凿空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凿空的更多书评

推荐凿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