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鸡蛋与玫瑰(二)

卞瓷郎
2015-01-02 看过
说回玫瑰露。

第一遍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是一头雾水,全没看明白。是的,表面上看,这个故事非常简单:

1.柳家出于巴结一直和芳官走的近,相处的熟了,芳官给了五儿玫瑰露,柳氏借来给侄子治热病,一来一回又得了一包茯苓霜。

2.刚巧王夫人屋里的玫瑰露丢了,林之孝家借说柳五儿手里有玫瑰露和茯苓霜,栽她是贼,五儿被囚,其母被夺职。

3.平儿出面,知道是彩云是真凶,怜她磊落坦荡,故找贾宝玉帮忙顶缸,柳家洗冤,事情了了。

故事是这么个故事,但内里又是个什么弯弯呢?

一个字,人情【座山雕手势

从阅读理解的方式来解释,这个故事非常明确的指出了一家大型机构内部,已有规则逐渐丧失其权威性,管理机制年久失修,有心作乱,无人作为,而导致以人情为润滑剂的荣国府好似积木屋一样,一推即垮的局势。这一场看似死水微澜的小混乱,足以窥得病入膏肓之深。

玫瑰露之事以人情始,又以人情终,似乎读者要说,人情是个坏东西了。这么讲就真是图乃一桑带母新破。曹雪芹对此并无批判之意,甚至还很欣赏其中的精妙脉络呢。至于读者自己有什么感悟,大概不是他心中第一位重要的,因为他并没有自作聪明的解释,心态也就是看的懂的看,看不懂的算了而已,如果非要强调,也就是一点,人情也是工具的一种,只因为使用的人有正邪,所以才会产生完全不一样的后果。

故事里到底有多少礼物?几乎数不清。是谁送谁的?又是一张乱网。礼物里蕴含的感情,目的,更是错综复杂。

其实仔细看,也不过三个对子而已。

五儿被拘,柳家下台,以为得权的秦显家的,送林之孝家的炭柴米,是实打实的行贿。有求一方是秦显家的。这些礼物样样压秤,讨好意味浓过情份。

柴米油盐这些无足轻重之物,在大观园外足以作为豪礼送出,既可以摸到底级阶层的生存艰辛,送礼人求利心切,眼界不高的缺陷,当然也暴露无遗——还没上位,连情势都没看明白,已经急着拉拢,送出厚礼,最后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且不说还大查柳嫂厨房里的账这种昏事了(手里捏着偷露疑犯五儿,居然只想得出上报柳嫂贪了柴米,简直告状都告不到点子上,真是经济水平决定智商)。

而芳官送柳五儿的玫瑰露,明是送礼,实为还情,有求一方其实是五儿。玫瑰露是雅致而小巧高贵的零食,少女不是没有心计,但多少并未流俗,甚至有些显摆意味。其性格中的轻狂稚嫩,可在这随便和威风中看的真切。

小细节之一是,这小玩意是主子吃剩的,却被一群人当圣水般来回传递,细想一番,其中讽刺意味不是没有。

至于贾环送彩云的,是蔷薇硝,对镜画眉,互赠化妆品,没有利益,仅仅是小儿女的小爱情,小礼物,结果却因为周围人种种,成了坏事的种子,也导致了彩云最后的偷盗。与柳五儿一样,无辜软弱稚嫩的瞬间就会被这世界吞噬盘剥,一点不剩。“大自然是残忍的,恐怖的,但是你不能说它是邪恶的。”

在这个政治中心,借林黛玉痛苦的一句风刀霜剑严相逼,大概可知,这个不自然天地既是残忍的,恐怖的,也自然而然是邪恶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平儿是关键人物,因她人格中的“正”,她选择了与局中人完全不同的思路,又因为她性格里的“俏”(或者应该说“邪”),她使用了与游戏规则背道而驰的方式,成功的助众人避过一劫,把故事的脉络拉向了皆大欢喜的结局。

假如当晚凤姐没有早睡,故事就会是另一个故事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