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再需要辩护。

绿山墙的安妮
2014-12-23 09:13:28 看过
维维安·贺兰写的《王尔德》,感情节制到几乎不带感情色彩。他写得那么客观,但继续读下去,却发现隐含着敬意,肯定了王尔德的一切。我很喜欢他从王尔德的艺术追求和文学创作来写他的生平和他这个人,我喜欢这样突出一个人个性特征的传记。

维维安·贺兰也是一个作家,罗斯后来和他成了朋友,我想罗斯也帮助他了解了自己的父亲吧。从童年就再也没有见过,在那样的舆论中,或许会有怨恨和偏见。不过当他了解了他的追求,理解了他拥有怎样纯粹的心灵之后,即使有误解都会烟消云散的。

这个传记几乎是围绕着他的作品来写的,甚至让我觉得就像一个给出了细节的年表,让我又惊又喜。很多引用都是从艺术的角度来说的,直接用别人评价他的话,或者他自己的话,更加有力量。其实除了阅读他的作品以外,任何对他的误解和赞美都一样没有多少意义。那么来看书中的一些选段吧。

他的蓝眼睛带着一点绿,而且又亮又锐利,完全不像一些仰慕者想象的那样带着梦幻气质,也不像个喜欢沉思于妙不可言的美与真之人的眼睛。

王尔德抵达纽约的时候,海关问他有什么物品需要申报,他回答道:“什么都没有,除了我的天才。”

“艺术的完美在于其本身,并非在艺术以外的世界。艺术绝不能以外界的相似与否来判断。艺术是一层面纱,而非镜子。艺术会开出任何森林都找不到的花朵,也会孕育出所有树林都没有的小鸟;能创造并毁灭各种世界,也能以一根红线将月亮自天堂中牵引出来。艺术的形态比活生生的人还真实,是万物所不能及的伟大原型。在艺术眼中,自然没有法则,也缺乏一致性。她能任意创造奇迹,能够召唤地底的怪兽现身。她能使树在冬天开花,能在即将丰收的玉米田降下大雪。她能命令炎热的六月降霜,让长出翅膀的狮子从利底亚的山谷中窜出。当她走过,德律阿得斯会从树丛中盯着她看,褐色的农牧神在她经过时也会发出奇异的笑容。相貌犹如老鹰的众神崇拜着她,人头马身的怪物也会奔向她的身边。”

“上帝几乎将所有的东西都赐给了我。我有天才、名声、社会地位、才气,并勇于挑战知识。我让艺术成为一种哲学,让哲学成为一种艺术。我改变了人们的心灵与事物的色彩。我的一言一行无不让人费思猜疑。我让喜剧这种最客观的艺术形式变成一种和抒情诗或者十四行诗一样个人化的表达方式,同时也扩展了戏剧的范围,丰富了戏剧中的人物刻画。除此之外,我还拥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事物。”

“当那一天的破晓降临,或在夕阳染红天际时,我们将会多么的欢乐!事实将会变得可耻,真理会为它所受到的禁锢而发出悲鸣,喜爱流浪的浪漫则会回到陆地。世界的面貌将会改变,令人瞠目结舌。……青鸟在天空中唱着美妙的歌曲,赞美着不可思议的事物,美好的事物,从未发生过的事物,以及不存在的与违背常理的事物。不过在这一切降临之前,我们必将培养那已经失传的说谎艺术。”

在我一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因为没有看到感情色彩而觉得有点平淡,但是渐渐地在那及其克制,理性的语言中看到了敬意和深情。我想那些带着八卦心的人就不要看这本书了,留给真正爱着他的人来读就好。

这本书的封底上印着《泰晤士报》文学副刊好书推荐词:“简洁而富同情,不带怨恨或辩护的意味,难有作品能出其左右。”我觉得“不带怨恨或辩护的意味”说得非常准确。王尔德,已经不需要辩护。
0 有用
0 没用
王尔德 王尔德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王尔德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尔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