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带我去散步

张秋童
2014-12-22 看过
       问自己,你有多久没有坐下来,静静的听一首老歌,读一本心仪已久的书?只是在忽而今夏的时候,偶然的机会听说陈升出了他的新书,其实也并非新,因为它早于1999年就在台湾出版。 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要买来送给那个同样喜爱陈升的老男孩,可是自己也真的好奇陈升这个老顽童又在耍什么花样,于是小心翼翼地拆了书封,小心翼翼地读。

    大学的时候写奶茶,痴傻,一个人的KTV,然而奶茶这个名字终究和另一个名字脱不了干系,那就是陈升。年华似水,多少岁月轻描淡写,忽然间好像只能够呆呆的愣在那里问 “冰点到底有几度?”于是,今天我写陈升。很感谢有这样的机会,自己可以默默的读完这本老男人的碎碎念,并且真心想要写下一点什么。

    他叫陈升。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只是这里走走,那里走走。难怪人们都说寂寞是人生永远的主题,升哥你是在赶时髦吗?这是一本不需要任何文案的书,初看书名的时候,觉得这又是一次陈升式的煽情吧,大抵每个人年轻的时候,总有一些流浪的情节,流浪远方,流浪自己这颗年轻不倦的心。 我们每一个人,都试图在清灵水静的匆匆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故事,愿意聆听自己的人,会飞的鱼,和会唱歌的沙滩。然后就愿意,并且只愿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别人看不懂的事,说别人听不懂的话,心中荡漾着温暖,狡黠,美丽。做绝无仅有的事,炎凉自知。那时,你还是一个孩子。

    你抬头张望,问自己“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跟随鲍勃•迪伦在风中飘荡,然后黯然神伤。于是我也喜欢跟着张悬哼哼“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张悬和陈升合作的《20岁的眼泪》令无数人感动,20岁的烛光映在你柔美的脸上,骄傲的男人阿开始要流浪的旅程,也许路上偶尔会有风,风里依然有我们的歌。 而也许陈升更愿意像一尾咸海鱼在《五十米深蓝》里慵懒的自说自笑。

    这本书的文字篇幅并不大,穿插了许多看似信手拈来的黑白闲散照片,大抵这就是陈升式的碎碎念,陈升式的落寞与深情,于是我也学你,随心所欲地写,任思维奔逸。

    然而这散漫文法中交替出现的细小事物, 或许都是陈升用来包裹寂寞的载体,昭示着一个又一个孤单的灵魂。 熟悉而淡去的味道,在那些文字和影像里都依然有迹可循,好比寄居蟹偷走了邱佩的壳,从生命的最初直到终点都骄傲无邪地闪耀,寄居蟹也有爱情。好比一段时日渐远的邂逅,一切情绪上的激荡终会过去,然而时间并不残忍,我们终会从容的生长,当你回望来路的时候,也许你选择的就是这样真诚的取悦自己,不后悔。

    你说,不如就当陈升又喝醉酒好了,就跟他自己在书的开头写道的一样:我只看了七页就睡着了……你要检讨、检讨,写声色一点,骄傲什么嘛?太悲情没人要看的……

    寂寞在海边走着,垂首无语,只是走着……。寂寞终于没有找到他的朋友,并且不再继续发问,只是安静地坐下来。至此闪进脑海的是这样一句话 “我们渴望陪伴,却从来不曾得到过陪伴”。克里希那穆提在《爱与寂寞》里说道,“有依赖 ,就不可能有爱。”灵魂只能独行,因为我们都有能力决定自己的方向,却没有能力控制别人的道路。如果偏要把别人拉到你的生活轨迹上,或者你又要强行的进入别人的世界,最终的结果无非只有两种,要么在自己的世界里等死,要么在别人的世界里被扯到四分五裂。

    相遇即是分离,存在即是遗忘。

    “所以就觉得,生命在这里,像凝住在果冻里的果粒……莫名的就想起记述那种感觉……”,咀嚼起来,如是的人生也需要不小的勇气,陈升就是这样漫不经心地诠释着一些道理,传达着对于生命殊途同归的理解。 谢谢你的聆听,也许你也可以跟随陈升的脚步,学会轻松沉默,思考和沉淀自己。

                                           2012年8月12日凌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寂寞带我去散步的更多书评

推荐寂寞带我去散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