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的故事》——一本让我震惊的图书【此文系转载

VV O O D
2014-12-21 看过
《唐卡的故事》——一本让我震惊的图书

   2007-01-29 10:27 星期一
   近日购买了一本陕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唐卡的故事(全彩插图珍藏本)》,深被书中精美的唐卡画所吸引,但是仔细查看其图说,却发现诸多谬误之处。现就发现的一些问题进行一下探讨。
  
  1、书中第5页《十一面观音菩萨唐卡》,1原书:“西藏上师——在观世音四周者为西藏红教或噶举派的喇嘛”,观世音四周并非红教或噶举派的喇嘛,观世音其上正中应为宗喀巴大师(Tsongkhapa),左右为宗大师的两大弟子甲曹杰和克珠杰。据此,此幅唐卡绝非宁玛派(红教)或噶举之物,因为红教断无舍祖师莲花生而供奉黄教祖师宗喀巴之理,而此唐卡也并无莲花生大师之宝像。2原书:“佛陀——此佛陀是25佛……”,观世音其左上为东方不动如来(Aksobhya),又称金刚不动佛;右上为南方宝生如来(Ratnasambhava),又称宝生佛;左下为大日如来(Vairocana),又作毗卢遮那佛;右下为北方不空成就佛(Amoghasiddhi),又称不空成就如来;四佛与观世音所代表的西方阿弥陀佛(Amitabha)共同组成“五智如来 (The Five Dhyani Buddhas) ”或称“五方佛”。
  
  详细资料可以参考《雍和宫唐喀瑰宝》“宗喀巴”、喜玛拉雅艺术(www.himalayanart.org)“Buddha”词条、《中国藏传佛教白描图案集》等。
  
  2、书中第8页《双修金刚萨埵》下中长条局部,原书:“右为蓝色身虚空藏菩萨”,正确的名称应为金刚持佛(Vajradhara) (藏音:Dorje Chang) ”,为释迦牟尼佛在色究竟天转密乘法 轮时称号,亦即为释迦佛在演讲密法时所现身相,故为密宗之秘密主。其形象为身呈青金色,右手持金刚杵,左手执金刚铃,表示金刚部菩萨摧毁敌魔之坚毅智力。
  
  撰写解说之人以神像身色为蓝色,就武断的认定为是虚空藏菩萨,这在藏学专家、信教群众眼里绝对是非常可笑的。详细资料可参见喜玛拉雅艺术(www.himalayanart.org)里的“Vajradhara”词条。
  
  3、书中第26页《明妃》,称女神为“明妃”不妥,应称“空行母”更为妥当。因为明妃是针对阳体的神灵而出现的称谓,如红色“金刚亥母”是“胜乐金刚”的明妃,“金刚无我母”是“喜金刚”的明妃,“那错由姆”是“时轮金刚”的明妃等,离开阳体而存在恐以“空行母”[ Dakini (藏语音:khan dro):已经全然开悟而且证量很高的瑜伽女。她可能是已经得到此种成就的人,也可能是一位禅修本尊证悟心的非人道化身。]名之更为恰当。本书27页“一般与佛或本尊一同出现”也可资印证。
  
  4、书中第38页《绿度母》,1原书解说第8行“绿度母上界绘有无量光佛、药师佛及阿弥陀佛”,应为上界绘有“五方佛”,中央为红色身的阿弥陀佛(Amitabha),左为金黄色身的宝生佛(Ratnasambhava),右为绿色身的不空成就佛,最左边为蓝色身的金刚不动佛(Aksobhya),最右为白色身的大日如来(Vairocana),以上五佛即表五智、五德、五戒分居五方的“五方佛”,或称“五智如来”。原书称有“无量光佛,药师佛,阿弥陀佛”甚为可笑,其一,稍有藏传佛教知识之人应该知道阿弥陀佛(Amita buddha)意为无量寿佛、无量光佛,是净土宗的本尊,无量光佛即是阿弥陀佛,本书牵强附会的臆断捏造,难脱“西红柿炒番茄”之笑柄;其二,有“药师佛”,更是无稽之谈,撰写之人连药师佛与不动佛之形貌尚未分清,单以身色同为蓝色就加以胡乱解说,实在可笑啊。2解说第9行“下界则绘有手持金刚菩萨、四臂观世音和吉善金刚”,左起并非“手持金刚菩萨”,因为图中“金刚手菩萨”持的并非“金刚杵”,而是“金刚钺刀”,金刚手的重要标志应是手持金刚杵,此神应为“内修阎魔护法”[Yama Inner],详见《藏传佛教神明大全》相关介绍。其 “左下局部图说”当然也就大错特错,不知所云了。右“吉善金刚”恐属谬传,撰写之人恐把宁玛派的不共护法之一“具誓善金刚”与“护法五王”混淆了,而其“吉善金刚”的称谓向无此汉语称谓,不知所云。此神应为“护法五王[the Five Kings (Tib.: gyal po ku nga)]”中的“业明王护法(King of activities)”,亦称“白哈尔”(Pehar)。其“右下局部图说”中“挥舞陨铁金刚杵”更不知所云,敢问此人是否能区分何为“金刚杵”,何为“金刚杖”?以上可参考《西藏的神灵与鬼怪》“白哈尔”一章,喜玛拉雅艺术(www.himalayanart.org)里的“Worldly Protector - Pehar”词条等。
  
  5、书中第42页《威德吉祥天母》,1原书“上界是药师佛……”简真无中生有,佛身色明明为红色,此乃阿弥陀佛(Amita buddha),而药师佛身色为蓝色,且“右手膝前执尊胜诃子果枝,左手脐前捧佛钵”为其重要标志,第45页相关解说其错不看也罢。2原书“下界是白色布禄金刚护法、吉祥天女和怪兽”,天啦!真佩服撰者能从芸芸“藏传佛教万神殿”中把“白色布禄金刚”这个称谓找出来,难能可贵啊!“白色布禄金刚”即“白财神”,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第45页关于“白色布禄金刚护法”、 “退敌咒语吉祥天女”的文字,可以断定为谬误,包括吉祥天母四周的几位伴神,都有其名称,书中形貌与《藏传佛教神明大全》中描述的形貌完全不同,不能妄加名称,尚待考证。至于其真正的名称,建议请教一些藏族画师或黄教喇嘛。
  
  6、书中第48页《四臂观世音》,1首先名称就欠妥,此图应称为《四臂观音坛城》为好,其中心表现的就是四臂观音坛城,单以“四臂观世音”名之恐难脱“以偏概全”之嫌,以下也有许多幅唐卡属相同问题。2关于“八瓣莲花”的论述亦有谬误,“无量光佛”应为“无量寿佛”,在藏传佛教,阿弥陀佛(Amita buddha)被视为无量寿佛(Amitayus Buddha)、无量光佛(Amitabha Buddha)两佛,无量寿佛(Amitayus Buddha)是报身(Sambogakaya),而无量光佛(Amitabha Buddha)则是应身(Nirmanakaya),阿弥陀佛(Amita buddha)为法身(Dharmakaya)。3“金刚菩萨”不知何谓,应为“双身金刚萨埵(Vajrasattva Yabyum)”才对,且分别以白、黄、红、绿身色之化身示现。另有“文殊菩萨”、“金刚手”与中心的“四臂观音”组成藏传的“事部三怙主”。详见《藏传佛教神明大全》相关章节。
  
  7、书中第58页《千臂观世音菩萨》,1原书“上界绘有”……“大黑天护法神、欢喜佛”不知所云,其上正中为普贤王如来(Samantabhadra Yabyum) ,普贤王如来又称作法身普贤(Dharmakaya Samantabhadra),藏语音:“滚杜桑波”,被藏传佛教视为本初佛(Adi-buddha)。左为金刚持佛(Vajradhara),前面已作解说。右为双身金刚萨埵(Vajrasattva Yabyum)。2原书第60-61页,“忿怒手持金刚……左手持金刚铃”,“铃”在何处?正确的解说是“于胸前结期克印持钩索”。“驮宝白象”正确的名称为“财神牵象”,“驮宝黄骡”正确的名称是“绀马宝”,真是“骡马不分”啊,详见《藏族装饰图案艺术》。
  
  8、书中第64页《坛城图》,1原书“持弓的吉祥天母”在下还是第一次听说,敢问此神灵出于何处?“象王”是指“象头王财神”、“象鼻天”?2第66页,“阴体上乐王佛”这种名称也是第一次听说,何据何典?3第67页,“白财宝天王……”纯属信口开河,明明就是祥寿五佛母(The Five Long-life Sisters)中的老大“祥寿佛母”-扎西次仁玛(Tashi Tseringma),何来“白财宝天王”,“男女不分”啊!详见《藏传佛教神明大全》相关章节。
  
  9、书中第70页《阴体上乐王佛》,1名称有误,应为《上乐金刚坛城》为妥。2原书“上界为欢喜佛……”,应为双身金刚萨埵(Vajrasattva Yabyum)。第72页相关说明不看也罢,何必牵强附会的硬要拉出“欢喜佛”来解释一番。3原书第72页“左下局部图说”中,“右侧……象牙护甲”是什么东西?没听过,明明护法手持的是双面头骨鼓,居然可以杜撰出“象牙护甲”,不容易呀。
  
  10、书中第76页《时轮王佛》,非常遗憾,原书费了很大心思和很多笔墨,把时轮金刚介绍给大家,可惜,此唐卡主尊并非“时轮金刚(Kalacakra)”,而还是“胜乐金刚(Chakrasamvara)”,本人只粗略指出几点:1中央主尊明妃双脚收起跨于胜乐金刚腰间(有些唐卡亦有单腿跨的),此为双身胜乐金刚的典型形貌,而时轮金刚与明妃的双腿是平行站立的,可参见《中国藏传佛教白描图集》第87页,《藏传佛教神明大全》第105页“胜乐轮”以及第172页“时轮”相关图文; 2金刚与明妃手持物与时轮金刚完全不同,比如金刚梃杖,“胜乐金刚”有而“时轮金刚”无。3“时轮金刚”为藏密无上瑜伽部之不二续。是由释迦牟尼佛亲身所传,为诸密法中最高无上极殊胜法门。藏名:"底即阔洛"。按照《时轮金刚法》的说法,一切众生都在过去、现在、未来这“三时”的“迷界”中轮回,不能解脱。据称源于古印度北方的香巴拉国(the hidden kingdom of Shambhala,极乐世界),大约十二世纪时已传入西藏。按唐卡仪轨应该在其伴神有两位“香巴拉王”的示现,此唐卡有诸多伴神,但绝无“香巴拉王”身影。另本书第158页唐卡《时轮金刚像》中,其上面两位法王即“香巴拉王”,此亦可资佐证。
  
  
  
  11、书中第82页《大轮金刚手菩萨》,1中央主尊非大轮金刚手(Vajrapani - Mahachakra),大轮金刚手形貌双主臂持蛇,绝无肩倚梃杖,此图主尊太小,看不清楚具体形貌,暂无法判断其正确名称,待考。2第84页,“中为一……金刚”应为水龙首,是藏族普遍装饰图案,两侧为龙王(Naga),两侧还有摩羯(鳌头)。“左右两侧”为“……金刚瑜珈母”应为左“那若空行母(Vajrayogini, Naro Khechari)”,右“金刚亥母(Vajrayogini - Vajravarahi)”,佛陀两侧分别为般若佛母(Prajnaparamita)及四臂观音(4 hands Avalokiteshvara)。撰者居然可以杜撰出“一黄一白两四臂观音胁侍”,实在厉害!
  
  12、第88页《死神阎摩转动生命之轮》,国外的翻译要简单明了得多——生命之轮(Wheel of Life),汉语翻译通常称作“六道轮回图”、“轮回图”,此书中名称我第一次听说,未免太过冗长。
  
  13、第106页《药师佛》,1原书“唐卡上界绘有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无量光佛、绿光药师佛、蓝光药师佛五佛”胡说八道,应为“五方佛”,前面已有解说,这里不作赘述。2“下界……四臂勇保护法”,撰者大错特错,此神正确的名称是“喇呼拉护法(Rahula)”,喇呼拉即罗怙罗,罗睺罗,皆因音译不同,又称毗纽天,大遍入护法,遍入者能够自在摄入五大(地,水,火,风,空),乃宁玛派之主要三不共智慧护法之一。其下“中央为开弓射箭的四臂勇保护法”可知也错。撰者将“四臂勇保护法”强加于“喇呼拉护法(Rahula)”身上,显然对藏传佛教一知半解,详细资料可参考《雍和宫唐喀瑰宝》“四臂勇保护法”、“罗睺护法”,《中国藏传佛教白描图案集》“护法”及《藏传佛教神明大全》相关章节。
  
  14、第110页《四臂勇保护法》,当然不看也罢,上面己经提到了,一位是宁玛派的不共护法,一位是格鲁派的护法,撰者可以指鹿为马,想象能力可谓非凡。1“蓝色身多闻天王”不知所云,可以断定绝非“蓝色多闻天王”,其正确名称需向宁玛派僧人请教。而右下可以断定为夜叉孜玛热(Tsiu Marpo),本书未作说明,终于聪明了一回,不知就不言多好。(不好意思我【W O O D】加一句,作者此处看漏,文中将夜叉孜玛热写成吉祥天母,并非学乖不多言)第111页“手持金刚菩萨”纯属乱加,可以断定绝非“金刚手”,这点可从前面提到的“杵”、“橛”标志区分。此神疑似“措达怙主”,尚待考证。相关资料可以参考《藏传佛教神明大全》。
  
  15、第126页《大威德金刚》,名称以“大威德金刚坛城”为宜。
  
  16、第130页《大轮手持金刚菩萨》,这一章完全错了,在下看本书解说之后有毛骨悚然之感,久久不能释然。此幅唐卡正确的名称叫《中阴文武百尊图(Peaceful & Wrathful Deities - of the Bardo)》,文武百尊出自大幻化网,义即根本摧灭金刚地狱,亦称"中阴百尊",以人亡故后,在实相中阴期,由心识所现之。所谓大幻化网者,以行者顶心二轮,所化出之寂静、忿怒本尊。其教授是莲花生大士从普贤王如来所说之根本续密要中,摘要摄集。若祇闻寂静忿怒本尊之名,亦可超三恶趣,倘得入坛灌顶,则虽犯三昧耶戒者,修此法亦可还净。藏人于亲友亡故后,敦请喇嘛为亡者超度,即修此法,故称为"中阴救度法"。【“中阴”在藏文中称为Bardo,是指「一个情境的完成」和「另一个情境的开始」两者的「过渡」或「间隔」。Bar的意思是「在……之间」,do的意思是「悬空」或「被丢」。
  
  简单谈谈唐卡,中央为文武百尊之忿怒尊大殊胜嘿噜嘎(Chemchog Heruka)、佛部嘿噜嘎、金刚嘿噜嘎(Vajra-Heruka)、宝生嘿噜嘎(Ratna-Heruka)、莲华嘿噜嘎(Padma-Heruka)、竭磨嘿噜嘎(Karma-Heruka)拥抱明妃现双运相。其上正中央为法身普贤王如来,与白色普贤王佛母现双运相,四周四个圆环为双身之金刚萨埵、宝生佛、阿弥陀佛、不空成就佛均拥抱佛母现双运相。唐卡上界为传承上师,如金刚持佛,金刚萨埵,极喜金刚,莲花生等。下界主要是护法神,如喇呼拉护法,一髻母等宁玛根本护法。此唐卡应与藏传宁玛派有重要关联,是宁玛派的《中阴文武百尊图》。
  
  17、第134页《双修金刚萨埵》,名称以“金刚萨埵坛城”为宜。1原书“左为金刚护持…中为保财天王…六臂勇保护法”亦不知所云,左应为“内修阎魔护法”[Yama Inner],中为“财宝天王”,“保财”是什么东西,胡说八道!右并非“六臂勇保护法”,不要以为是“六臂”的神灵就安这个名称了事,其头顶偌大的一个马头不是摆在那里好看的,此乃“马头金刚(Hayagriva)”,是莲华部主阿弥陀佛的变化身,或由观音所化现,是胎藏界(表大日如来的理性)观音院的上尊,为六观音之一,畜生道的教主。2第135页解释与本文第2条犯同样错误,即“蓝色身虚空藏菩萨”应为金刚持佛(Vajradhara)。
  
  18、第138页《释迦牟尼佛》,首先名称完全错误,此佛非彼佛,此佛是阿弥陀佛(Amita buddha),不是释迦牟尼佛;佛身现虹光,正确的名称应为《阿弥陀佛现虹光身》为妥,其左右分别以观音(Avalokitesvara)、大势至(Mahasthamaprapta)两大菩萨为胁侍,合称“西方三圣”。
  
  以上是我在本书中发现的一些重大谬误,阅过此书,对照本书封二的“使本书具有不菲的观赏、收藏及学术价值”一句,实在汗颜,观赏价值尚可,收藏及学术价值不提也罢,实在滑天下之大稽,如此错漏百出,怎堪出版?!闻编撰者一言便知乃外行,何以担此编写大任不得而知,不知贵社是否有意出版英文版?如有意,且三思,倘仍以谬传谬,恐为天下人耻笑,到时就非国人了,当是整个世界了,余思之后怕!
  
   转载自:
  
  http://thangkaart.spaces.live.com/blog/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唐卡的故事(全彩插图珍藏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卡的故事(全彩插图珍藏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