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孟尝君䜩坐”看纵横

老竹
2014-12-13 看过
      《战国策》是集纵横家策辞谋略的语录体,一群只要“舌头在,梦就在”的两千多年前的男人们——哦,说吧,说吧,燕子啊你说了些什么话?读到一二七则的“孟尝君䜩坐”,似乎可以上面伸个懒腰,下面伸伸脚了。

      原文如下——

      孟尝君䜩坐,谓三先生曰:“愿闻先生有以补文之阙者!”一人曰:“訾天下之主有侵君者,臣请以臣之血湔其衽。”田瞀曰:“车轶之所能至,请掩足下之短,诵足下之长。千乘之君与万乘之相,其欲有君而使也,如弗及也。”胜股曰:“臣愿以足下之府库财物,收天下之士,能为君决疑应卒,若魏文侯之有田子方、段干木也。此臣之所为君取矣。”

      孟尝君田文闲坐,问三位先生怎么能弥补过失。第一位说:不论是奥巴马、普京还是金三胖,谁敢欺负您,我就拼了一腔热血溅到他们的马甲上。这位爷说话不着调,肯定是孟尝君门下鸡鸣狗盗派的,仗着有个几十磅的笨力气,吹吹胡子,瞪瞪眼睛(有点城管的意思啊,亲)。这种银他肯定不是东北银,这种银他肯定入不了纵横家的法眼。所以,记录者鄙视地连他的名字都不提,“一人”而已。这显然是春秋笔法,不动声色,但好恶已在字间隐现。后来,罗贯中写“温酒斩华雄”,也是抄袭发扬此等笔法。闲淡不扯了。

      第二位说话者,显然是纵贯线,不对,是纵横派的先生了。故隆重地书其名,田瞀,书中注“齐人,事迹不祥”,估计记录其事的竹简被始皇帝当年的火化灰了,可叹,黑化肥化灰会挥发!田先生的话描述的是纵横家的标准行为准则:车辙能到的地方,我都会掩盖您的短处,颂扬您的长处,让北约、欧盟都迫不及待地请您去任CEO,赶都赶不及啊!

      纵横家们凭着一张嘴,为其主谋取最大的利益,田瞀们如此说且如此做,正是纵横的做派。然而,这只是纵横家的入门级别,step by step,再听听第三者是怎么说的吧。

      第三位出场的是胜股(上股下目),书中亦注“齐人,事迹不祥”,只能再一声叹息——灰化灰黑化肥灰黑会发挥发黑灰化肥灰黑化肥发挥!胜股说:“我愿意用您的钱财去为您访求贤士,寻求能为您解疑难和应付突然事变的人,就像魏文侯手下有田子方、段干木那样的人一样,这就是我要为您做的。”——这是本书的翻译。

      嘿嘿,这么一翻译,胜股的理想成了去当孟尝君的招聘大总管了,我去花您的钱给您招点人才,招点像田子方、段干木这般的人才来——那孟尝君如果怯怯地问一句:亲,如果花了钱招不来呢,咋办?——这,这,这,这只有凉拌了。

      胜股的话我以为应该这样理解:“我的愿望是,能够用您的钱财去收揽天下能人义士,能够为您解决疑难应对突变,我要做您的田子方、段干木!这就是我能为您做的!”如此,说清楚了纵横家的使命,通过为其主延揽人才,通过为其主排忧解难,而最终成为田子方、段干木这样的帝师级的人物。

      战国之间力量的此起彼伏,实际是人才流的风向标。以魏国为例,魏文侯师田子方,客段干木,用李克变法,翟璜辅政,吴起守西河,西门豹制邺,乐羊伐中山。有了这些人才,战国初起,魏国最强。文侯死后,吴起走了,商鞅走了,孙膑走了,奶茶的歌词:“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失去就不在……”遂有魏惠王见孟子之叹!

      这一则“孟尝君䜩坐”,我以为颇有《论语》中“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一则的余韵,只可惜少了文采。因为纵横家都是太关注实际的家伙,只盯着土豆面包,忘记了形而上。《战国策》也可做如此观,难列一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战国策(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战国策(全二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