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熊猫》校译

维舟
2014-12-11 看过
书的确是好书,可读性很强,也很能增进对大熊猫习性的了解,尤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作者作为第一个进入中国的保护区与中方共同保护熊猫的野生生物学者,在双方磨合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文化冲突——动物保护理念的差异,说到底还是文化差异所致,而他对熊猫政治的批评,也是基于此。概言之,他对待熊猫的态度,跟对待一个应当独立自主的孩子,在根本上是一致的。

此书中文版1998年11月初版,看来似是盗用的台湾译本,因书后版权页并未说明由台湾哪家出版机构授权引进。但即便不知道译者张定绮是谁,读下来也不难发现译者是台湾人,因为很多词汇明显保留着台式词汇,如“保育”、“雪梨”等,连这些都未改,可算是原汁原味引进,也不知给了张氏稿费没。张氏也算是台湾名译家,译著甚多,在翻译此书时,应已有20年以上翻译经历。不过我虽曾闻其名,也是第一次看她的译作。自然,译笔是相当流畅的,但也不必讳言,其中也难免有一些错讹之处,尤其显示出译者对生物名称和中国大陆一些特定词汇的生疏。

虽然都只是一些不足道的小庛,但奇怪的是,当此书引入大陆出版时,这些错误竟然也没被更正过来,或许是当时不少人深信“台湾译本比较可靠”?译误可稍列如次(有些地方,可能因两岸译法不同所致):

p.23:熊猫……估计在山西还有一百至二百头、甘肃约一百头、四川约八百头:按,这处明显是作者疏忽,书中所谈的大熊猫栖息地,从来只是陕西、甘肃、四川三省;故“山西”实应是陕西
p.26:一家美国动物园甚至愿意用一千头贺斯登(Holstein)种母牛换一对熊猫:通译“荷尔斯坦因”,本德国地名
p.70:德国摄影家芮啸风(Ferdinand on Richthofen)一八七〇年来到成都:此是德国地理学家、地质学家李希霍芬,不知何故称之为“摄影家”,难道是因为photographer和geographer字形相近?
p.78:“我们射杀牛角羊、长鬃山羊、山羚以及杂色熊。”后者是熊猫的另一种名称:按,此处“牛角羊”似应是羚牛,p.254又提到“牛角羊……它跟疣猪一样丑得可爱,不过体积悬殊,牛角羊肩高一百二十二公分多,体重二百九十五公斤,一身草黄色的毛”,这分明都是羚牛的特征。又,“杂色熊”应作“花熊”,这才是熊猫的别称
p.99:薄太后……葬在西安附近的琅陵陵墓:应是“南陵”
p.115:我对竹子的着迷,跟学宰龙绝招一样无用:屠龙之技
p.115:深刻批判林彪与孔丘:这是文革语言,“批林批孔”
p.119:我们谈到印度的狮子,还有巴西和巴基斯埋:巴基斯坦,字形相近而误
p.155:凯格瑞动物园(Calgary Zoo):此系加拿大城市“卡尔加里”,不知是否台湾译法不同,但p.415又有一句:“在凯格瑞、加拿大、澳洲的雪梨及墨尔本等地的租借结束后”,可见译者似乎不知这是加拿大城市,而将之与加拿大并列,似误
p.202:在这儿他完成了几项最伟大的发现——水梨子(dove tree)、绿尾虹雉、金丝猴,还有他日记中记载的大熊猫;p.311:一座山谷里有一棵孤零零的水梨子:这里说的水梨子,也可以,但通常都用其学名“珙桐”,或者是dove tree直译的“鸽子树”,这一别称也通行
p.210:[在九寨沟]我们开车上查瓦谷:这是九寨沟三条主沟之一的则查洼沟
p.308:四川省宝兴县……鞘积镇(译音)的猎户:前文曾正确地译为“硗碛镇”
p.324:他在鲁智(译音)和其他人协助下,在陕西省邛崃山脉中主持熊猫研究:按,邛崃山脉在四川,这里说的乃是秦岭,而这里提到的年轻学者是吕植,p.380也提到“鲁智……她在一九九二年完成熊猫博士论文时,年仅二十七岁”
p.356:台湾先表示反对,但是因为选择在即,若干台湾的立法委员对这份熊猫赠礼大力鼓吹:这里说的选择,应是“选举”,不知是打字错误,还是因为把英文的election(选举)看成了selection(选择)?
p.379:“年复一年/熊猫的脸上/熊猫的面具”日本诗人松尾芭蕉的咏猿和歌中的一句:此处提及的“咏猿和歌”,似是松尾芭蕉的俳句集《猿蓑》?但日本人当时怎知有熊猫?颇奇怪
p.384:更可悲的是中国南方老虎的命运,这是一个纯中国的亚种:中国南方老虎,South China tiger=华南虎
p.384:中国最罕见、也是全世界最罕见的物种凤头鹮(crested ibis):朱鹮
p.385:海南岛上的一百二十头暹罗沼鹿、广西的几百只白头长尾猿和四川的山鹧鸪……四十头南方老虎、四十只凤头鹮:按,这里提到的海南岛上的珍稀鹿种应是坡鹿,有泰国亚种,拉丁文名cervus eldii siamensis,大概就是这里说的暹罗沼鹿;另几种动物应是:白尾叶猴、华南虎、朱鹮
p.389:札龙(译音)保护区是五种鹤的筑巢处或移徙途中的休息站:扎龙
p.390:近年来,中国设立的自然保护区数量居全国之冠:全球?
p.391:保护中国境内最后150头马可波罗野绵羊(Marco Polo sheep)的塔什库尔干保护区:帕米尔盘羊
p.391:西藏高原北端的常塘(译音)保护区:羌塘
2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最后的熊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后的熊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