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花一瞬间的相遇之美(《四季花传书》译者后记)

浦睿文化
2014-12-11 看过
 2013年末,借由《一日一花》的翻译,我有幸接触到了川濑敏郎先生本人,并被先生对花的深刻领悟与热情打动。从今年春天开始,进入到他的第二本花道著作《四季花传书》的世界。

如果说《一日一花》带给我们更多的是视觉上的审美享受,那这本书则是一次对花道文化的启蒙与实用指南,内容丰富、完整,也非常深奥。翻译过程中,为保证对文本的准确把握,我多次与川濑先生交流讨论,而无论是听先生讲花、还是看他插花,都能感受到他对美的探求精神。

日本花道中有一部分是“茶室花”,它与严谨的“立花”截然不同,只需要一个小的花器和一两朵花或花枝,就可以清素雅致。而后在“茶室花”的基础上,诞生了一种新的造型,即投入花。投入花一般将少量的花材,随意地投入深深的花器中,利用巧妙的技艺展示出一种朴素、诗意化的自然美。它是人们直接与自然的草木花的交流、倾听其心声、尊重并展示“花的意志”的一种插花传统,是对生命根源的敬意而产生的花。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用“生花(生け花)”这一词语来表示插花的国家。“生”即“生命、活着”的意思。正如我们要生存下去一样,我们在插花过程中,被心灵之花所滋润并回归自然。通过这种相互依存,人与自然才能同相辉映。“生花”表达的是人的心灵,它可以说是在与自然共生之中,产生了与日本艺术共通的审美意识。而“自然、空灵、沉静、朴素”的禅宗美学观则是日本人美学的原点,川濑先生插花作品中的枯寂感正是表现了日本人的这种“恬静和空寂”的审美意识。

川濑先生的作品经过岁月的磨砺,从年轻时代华丽的形式美,精炼到后期侘寂美学的质朴。在作品中强调一种“不依托于外在”的缺、拙、涩之意境,以一种极致的方式,通过花道,在“丑”中寻求美,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义。先生追求“人与花一瞬间的相遇”之美。可以说,他用花体现了“一期一会”中所含的意图:珍惜每个瞬间的机缘。

 “花”,就是“心灵”,即“生命的形态”。插花,便是读取自然的姿态,然后与无言的花草对话凝听大自然的声音。奉献无垢的一木一草一花,插上自然之花,就是将自然中的“生命形态”装饰成“美”,表现出我们的“灵魂”所在。川濑先生的花艺,已超越了技巧的表现,而是对生命的探讨。通过花和心,找到插花的原点,感受生命的可贵。

当我告诉先生他的作品在中国受到了很大欢迎时,先生说:“日本的插花起源于‘供奉神佛’之花,它是将人心作为草木花的象征,仅仅数朵花就能展现出千变万化的自然景象。我想是这种具有很深的精神性及格调的插花,深深地吸引了中国的朋友吧。但只是模仿插花的表面形式,是很难形成具有创新的、有中国特性的插花文化,我渴望看到中国花道文化的繁荣。”

书中涉及了大量日本历史典故与诗词,要特别感谢《中华新闻》报社的社长姜建强先生帮助审校,确保语意的完整呈现。

杨玲 2014年秋
2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四季花传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季花传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