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一

すいか
2014-12-02 看过
    《哈德良回忆录》还没有看完。我喜欢《一个罗马皇帝的临终遗言》这个名字,在于暮气沉沉的感觉一望即知。当然在制止歧义这方面,显然还是前一个好。
阅读翻译作品的感觉十分困难,但我同时产生一种直觉,就是即使阅读原作也不会容易——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在原作中语病将大大减少,这是一定的。但我也许就是不适合和文字打交道的人,噢,我也讨厌议论性的文字。抽象的文字对我没有吸引力,虽然我以为它们的存在必不可少。在我看来,虽然竭力精雕细琢,但是有些地方是无法摆脱单纯讲述历史的嫌疑的。这并不是什么缺点,但是和它的优点比起来,就不能不被称为是美中不足。《回忆录》诚然就是一本讲历史的书,用一种精致的方式,所谓的融会贯通,即是如此地将历史观渗入到微末的闲谈话语之中,这些基本的思想会在你最不着力于表现它们的地方自动表现出来。而一个历史学作家的不同则是采取略加积极的态度去帮助它们获得更多的表现机会。——这种具体而微的做法应该被发扬,它的精确性在于,作者避免了因为大谈抽象概念自己就先对自己产生误会的机会。也就给读者减省了去发现这些谬误的时间——而他们将有更多的时间去体会,这多美好。
(外语学习多大程度上让我远离了大家习惯使用中的中文语法,妈的我好不沮丧。我一定会回来的。)
同样,我也赞同本书作者将其作为一份面向当下与面向未来的谏言书。译者前言说,“透过这个历史人物的身影, 使人们看到了面对当代动荡不安的历史转折时刻的西方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正好可以管窥一下译者的文法结构 :))“现代色彩很浓的作品”。这些话对我很有阅读提示作用。在《回忆录》的丰富内容中,我常常迷失,并且我最初的阅读的快感就产生于这种迷失之中,我所谓的迷失并不是沉浸于文本,而是脱离文本大大地进行一番胡思乱想。对于我这样富有创造性地阅读的读者,作者虽不至于生气,但是一定喜欢不起来。同时,罔顾作者意愿而仅仅止于猎奇的心理去阅读的危害就是,书读多了难免读得千篇一律,出于一种归类与整理的欲望和获得作者肯定的欲望,我才开始去注意起文字间试图表达的意思来。但麻烦的就是,这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写作者会和我们一样犯散漫的毛病,他们可是第一读者。
《回忆录》的难读之处,就在于它拥有着多个中心,而统筹着它们的那一个,也许在这些中心所组成的迷宫里,我至今还未走出。无法行至所有素未谋面的读者共同商议好的那象征胜利的一点,带来强烈的挫败感,但是我还是不愿以此为借口停止“无谓”的阅读。(刚刚想起来晚饭来送老酸奶的外卖小哥,小店叫“酸奶哥”,简直是个温柔的人。)(其实这种无谓的坏处还是在于难于交流和难于分类、记忆。)因为这座迷宫的建造太过精致,让我叹为观止。无论是谈论宗教、雕塑、城市规划、战争、星象、死亡,还是细微到对某日午后的时光的议论,对一个人的感受,都让我觉得值得咀嚼再三——当然贪婪如我,事实上一直在一往无前着。因为对这些显而易见的中心的辨认,以前之前提到的阅读的提示,我好歹为这些阅读的时光感到了一点欣慰。当然我谨慎地保留自己的一点疑惑。
我还要大胆再放一点厥词,在于我不能隐瞒某些心心相印的时刻,仿佛与作者神交,这虽然牵强但是极有言说的诱惑,因为它隶属于私人印记。这种奇妙时刻的达成,我知道她要说什么,她在说什么,甚至于感受到她写下这些时刹那的时空。比如我想我们都有相同的感受,那就是在以第一人称模仿叙述时,难以贸然找到真实的声音,为了填补这些尴尬的不合调的空缺,也就是无话可说的时刻,就只有说真话了。又或者只能虚张声势,强词夺理,以赋予自己一种合理的感受。这种感应也许是内在的,也许只是因为我太喜欢模仿了。总之,让我欣喜得很。——如果这其实并不独特,那至少说明了尤瑟纳尔写作的某些方面。
阅读再一次让我体会到与世隔绝的绝妙好处,这大概需要存在间隔的阅读才能体会到——我有些自得地回忆起来,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多么与世隔绝地沉浸于阅读之中。那段时间的阅读行为对我的影响我一点也意识不到,但也许就是那时候改变了我。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罗马皇帝的临终遗言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罗马皇帝的临终遗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