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鳴,胡思

Wild_Echo
2014-11-25 看过
       沒有辦法讓那種感覺消失,甚至越發強烈:腦袋現在在翻江倒海,一刻不停地在翻騰,心裏悶,一直一直在悶下去,連吐出的一口氣也及其沉重,沉重得不想呼吸,想哭,眼淚掉不下來,眼淚也無法排遣靈魂的消沉。
       一開始讀的時候,明明笑得前翻後仰,那些瘋學生做的每一件事,不著邊際不合時宜,胡鬧荒謬神經質,果然搞藝術的就是不一樣。而從那笑開始,莫名地腦袋像是被狠狠砸了一下,冒出了星子,轉得人暈暈嗡嗡。在暈暈嗡嗡間似乎又冒出了什麼—共振。
       我不懂太多專業的音樂知識,但對於音樂也算是有極大的偏愛,所以我十分能理解孟野一直重複的那句"沒有沒有音樂的地方",當你對一些東西愛得癡迷了,便會有這種感受,說不上有多好,甚至是一種悲哀,你被束住了,你自願被奴役了。
       創作,這條道路,越是後來人越是難覓出口,更像是一條死胡同。"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這句話對於一心渴望創作的人而言簡直是詛咒,尤其是眼前已經佇立著無數個巨人,好比群山連綿,就算到了谁的頂上,視線裏依舊是起伏的群山。創作,前人把所有的東西挖掘殆盡,袒露在世人面前,任人膜拜,還有什麼可以創作的,不過是一次又一次落入窠臼。說什麼思想無窮極,靈感無窮極,都是放屁,宇宙無窮極,卻只有無邊的黑暗,無數相似的星球,無盡的沉默。沒有沒有窮盡的東西。你難道沒有發現,甚至是每天的生活都在重複著,甚至你整個人都在模仿著谁而活著,就算你信心十足地高喊"我就是我"。
       然而,如果創作照這樣看來毫無意義了,如果照這樣看來活著也毫無意義了,那麼我們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我不知道,我也反覆問了自己無數邊,糾結了無數次,沒有結果——也許結果早就有了,因為我還活著。
       你生來是為了什麼?我是說,就想這幫瘋學生,他們為了音樂而生,那麼,你呢?我們總得為了一些我們認為值得執著的東西而執著,即便有時候它確實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來。的確,那東西同樣死了也帶不走,也許太執迷也沒有什麼意義,可至少有這麼點東西執迷著,也算是有些活法。意義不過是人無聊附加的扯淡。
       荒誕,我們確實都挺荒誕。習以為常的規矩規則是荒誕,肆意瘋狂雜亂錯落是荒誕,反正一切怎麼看都是荒誕。我們為甚麼要把自己放在一個圈子裏不出來,為甚麼尋死覓活地高呼"自由萬歲",為甚麼愛為甚麼恨為甚麼猜疑為甚麼虛偽為甚麼自尊為甚麼欺騙為甚麼縱慾為甚麼禁慾為甚麼瘋狂為甚麼冷漠為甚麼熱情為甚麼猶豫為甚麼堅持為甚麼放棄為甚麼恐懼為甚麼放肆為甚麼孤獨為甚麼結婚為甚麼生育為甚麼離婚為甚麼無聊為甚麼殺人為甚麼自殺為甚麼……
       那種感覺還在持續,即使我已經宣洩了諸多的廢話。我別無選擇,還是得荒誕地活下去,荒誕地迷戀,瘋狂,神經質。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你别无选择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别无选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