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讲义(宋元部分)》摘抄

若存
2014-11-14 看过
第一章 导论
p4 宋代是交替时期,诗和古文还有些发展的,元以后便消沉停滞没有什么变化了。
P5-6宋代的汴京,是商业繁华的大都市,然而平民化了,酒楼茶馆非常之多,庶民阶级可以在这里得到享受。
P7宋朝基本上是既贫且弱的一个国家,国力不开张。反映在文学上是宋人的文学一般地说是比较朴素。
P8苏轼豪放中带平淡,且有消极成分,辛弃疾豪放带牢骚抑郁。唐宋两个时期的文学风格不相同。宋代文人的思想和风格,接近于杜甫、韩愈、白居易、陶渊明,整个时代是内忧外患严重的时代。
P8-9【宋人少漫游】宋代文人大都进士出身,在外面都做地方官,见闻阅历广。他们的诗文能够反映现实,能够描写山水、风土人情、日常生活,切近实用。这类官僚,直接属于中央,都能自立,这和唐代文人多漫游,多于求,多游幕生涯,是大不相同的。
P9进士制度另有其消极的一面,就是一般人多追求功名富贵,读书人都要博取一第。集中于汴京、杭州的秀才们应进士试者每年有一二万人.宋代文人很少有“隐士”,有退隐思想也大抵怀萌于做官之后,或不得志,或受人排挤。宋代文人的思想常是儒家与道家的矛盾统一。
P12【小曲】所谓词,当时也称为小曲。唐人唱诗,绝句容纳在大曲里面。而小曲是各地域的地方俗曲,称为小曲。
P20【词曲关系、苏词】词曲不过是时代不同,硬为区别的,实际上没有实质上的不同。文人的词是解放的诗,内容思想和民间的词曲不同了。柳永的词,还是俗曲的思想感情。苏轼的便不同,成为解放体的诗。苏轼以散文的办法来作诗,别成一格,以求与唐人不同;再用唐人做诗的意境来写词,求其古雅,那是自然的。因为唐诗能结合音乐,宋词也能结合音乐。苏轼的做法,就是变,也是解放。所以他实在是文学的巨匠,他的词也是正宗。

第二章 北宋的古文运动与诗词革新
p28【范仲淹《岳阳楼记》】这是一篇绝好的抒情文章,亦骈亦散,调融流畅。主题说古仁人之心,“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范仲淹在早年即有“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宏论,于此记内发之。其一生抱负如此。此为士人(知识分子)对于国家、对于人民的高度责任感。
P28-29【范仲淹词作】范仲淹作小词极工。《渔家傲》(原调当是渔翁的歌曲,宋人通常亦用以咏月令风俗者)的题材是边塞。“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写边塞如画。“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有大将风度。这词可以比唐代诗人高适、岑参、王昌龄的诗。······(《苏幕遮》《御街行》)此三词气格均高绝。

P31【梅尧臣之平淡】欧阳修《六一诗话》也说:“圣俞覃思精微,以深远闲淡为意。”深远为浅近的反面,闲淡是不秾丽。不秾丽,不浅近,于李杜元白之外,别具一格。梅诗语言平淡朴素,意旨含蓄,同时思想深刻,表达有力。如《陶者》: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寥寥二十字,极简括地诉说了社会的不公平。圣俞写极平常之景物而含有深意,如《小村》:“寒鸡得食自呼伴,老叟无衣犹抱孙”,景象如画。末云“嗟哉生计一如此,谬人王民版籍论!”《岸贫》写渔民贫穷的生活:“稚子捋荷叶,还充【犊鼻褌】。”形象鲜明,深沉有力,对统治者加以鞭挞。《村豪》刺乡镇间的大地主。贫富悬殊成鲜明对比。
P31他所谓平淡,乃是寄兴深微,而语言朴素平淡,不刻意雕琢,好像不大用力,其实是用力很深的。他做诗用心,虽诗境平淡,实苦心洗炼所成,有创造性。
P32【梅诗古淡朴茂】纵观梅诗,古淡朴茂,似融合东野与香山者,有东野之深刻而无其枯寒,有香山之悯世而无其轻俗。
P32【不知诗教即俗】大概诗的传统是接近于民间的,所以虽在高官而作诗常有山水之美与民生疾苦之言。此为诗教,不可不知。不知,诗即俗。何为俗?看黄山谷语。此与梅无关,偶发于此。

P35【欧阳修之通经学古、救时行道】欧阳修要继承、发扬儒家道统,要“通经学古”,“救时行道”。他继承韩愈“原道”思想,而作《本论》。韩愈排斥佛老,尊重儒教,以周公、孔子、孟子的道统自命,合道统与文统为一。古文运动不单是文体方面的改革,同时也是思想方面的改革,内容和形式是统一的。写文章要根柢六经,发挥孔孟之道,作为巩固中央集权统治的上层建筑。欧阳修的中心思想也是如此,古文要表现的是儒家思想。《本论》之意谓中国不失教化,则夷狄之教无由入,故以固本为首要。固本包括农桑与仁义之教化。因为佛教的势力不如唐代的顽强,所以欧阳修的排佛也不像韩愈那样激切。比较《本论》和《原道》就可以明白。有佛教徒而能诗文的,他也加以奖掖,例如对释秘演、释惟俨等,为之作诗文集序。
P37【道德、功业、文章】自欧阳修以后,道学、功业、文章离开。二程、周、张得道学,王安石得政治,苏轼得文章、文艺。
P38【古文诸家异同】古文派都以根柢六经为标帜,经术与文学合一,这当然也是科举制度发展的结果。不过比较起来,韩、欧、曾、王是古文与经术合一的。柳、三苏的思想并不纯粹。柳宗元有庄子、屈子的思想,苏洵、苏辙有纵横家的思想,苏轼参以佛老。
P39【欧阳修古文善于布局】欧阳修的古文,善于布局。虽平易实为经心之作。如《醉翁亭记》、《丰乐亭记》、《有美堂记》、《相州画【昼】锦堂记》,艺术性都强。《醉翁亭记》由滁说到山,山到峰,到泉,到亭,由大及小,然后谈山林的晦明变化,谈人,谈到太守宴,太守之乐反映滁州的太平无事。《丰乐亭记》述由乱到治,遗老尽亡,时代推移,归结于王化。《有美堂记》说山水与都会兼胜,惟杭州与金陵,而金陵荒废,独杭兼美。凡此皆宋人理路清楚,短文中有曲折布局,如山水画之美。有艺术性。在开创时代是新鲜的,后人学之便成为“古文笔法”的滥调了。
P40【欧阳修赋作】欧阳修除古文外,亦善诗赋。赋不多,有【《鸣蝉赋》】和《秋声赋》等,深于情,而风格流畅,亦间用散语,已开宋赋作风。

P42【欧阳修《明妃曲》】欧阳修《明妃曲》第一首,多转折,愈转愈深。最后四句尤为创见。意思说,一般女子能弹昭君琵琶曲,而不能体会此曲悲哀情调。着重说明艺术是表现生活的,艺术不能脱离生活经验。惟有生活经验丰富,然后能体会艺术,表达出作者的感情来。第二首,初八句尚是泛写。“耳目所及”二句转入议论,议论精辟,亦是创造性见解。议论感慨,有老杜风格。批判汉元帝的糊涂,借以批判一般统治者的昏庸。后面再转入女色之不足恃,而慨叹于红颜薄命,立意均高。

P43【王安石《明妃曲》】“不自持”指禁不住见昭君之美而有所动于心(参看《后汉书·南匈奴传》)。意态画不成,枉杀毛延寿,比写人又深进一层,言女子之美在乎体态,非画工可以画出,毛延寿亦枉杀也。极写昭君之美,非画图可表。意思突出独立。最后君不见长门闭阿娇事,以慰昭君,亦慨叹于女性的一般薄命。女性为帝王所玩弄,即使长在宫中,也不免失宠。第二首中“黄金捍拨春风手,弹看飞鸿劝胡酒”,豪放。最后四句亦是介甫独发之议论,不同众人。谓汉帝既
不能知黑君,薄待她,则恩情浅。昭君能见重于单于,则胡恩深。人心贵得知心,何分汉胡,远嫁也没有什么。人谓介甫,不远人情,发此类激烈的言论。这样说,在对祖国的感情上是说不过去的。不过后面“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以悲哀语作结,论昭君不幸之遭遇,并没有说昭君到匈奴后是得意的。此首大意同前首“人生失意无南北”语。

P49【王安石古文】王安石的古文,议论峭刻,根抵经术。风格如断岸千尺,绝无浮华。他说,作文有本意,如左右逢源(用孟子语),不必重文辞。
P50【《游褒禅山记》】王安石的散文抒情意味少,即使如《游褒禅山记》这样的游记,也是借物言志,借物议论和说理,说明一种勇猛精进、百折不回的道理,以自警,同时希望此中道理有补于世也。可以喻学,可以喻政。
P50-51【王安石诗作】王安石以古文的笔调来写诗,格调高古,接近韩愈和欧阳修。荆公亦为不满杨亿、刘筠的西昆体者。多写古诗,用古文笔调,风格甚高。他从韩愈入,亦同欧阳修一派,亦欣赏梅圣俞。集中有哭梅圣俞诗,而叹惜于圣俞之终于穷困。前引荆公《韩子》诗有“力去陈言夸末俗,可怜无补费精神”句,似是对韩有所不满。但“力去陈言”用退之《答李翊书》中语:“惟陈言之务去”;“可怜”句即退之《赠崔立之》诗中“可怜无意费精神”一句,惟改“益”为“补”。而荆公之古文及诗,皆受韩愈影响,无庸讳言。
P52【王安石律诗与绝句】王安石的律诗,用字工稳。如“紫苋临风【怯】,青苔挟雨【骄】”。“草长【流】翠碧,花远【没】黄鹂”。在五律里常常爱用叠字,如“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莽莽昔登临,秋风一散襟”。一般律诗的对偶都是很贴切的。叶梦得《石林诗话》日:“荆公诗用法甚严,尤精于对偶。”如《九日登东山寄昌叔》中有“落木云连秋水渡,乱山烟入夕阳桥。”《次春节答平甫》中有“长树老阴欺夏日,晚花幽艳敌春阳。”
P52荆公绝句气韵佳绝。他晚年居金陵十年中,诗的风格趋于闲淡自然,有“舒闲容与之态”,音调自然,内容恬淡。那时他在金陵钟山谢公坡筑室而居,自号半山,写了很多优美的闲适诗。“备众体,精绝句”(《寒厅诗话》【顾嗣立】)。

P55【词的思想内容】词原来是俚俗小曲,最初抒写共同的感情,以相思、别离、四季景物、及时行乐为题材。后来才扩大它的内容,变成抒写个人感慨的词,加入咏怀式的思想内容(主要是苏轼以后)。
P55【词曲关系】宋人称词为小词,也称小曲,也称曲子。就其文词而言,谓之词;就歌曲整体来称呼,称它为小曲,或曲子。属于乐歌的范围。宋人通称词曲,原无分别。在文学史上硬把金元以后的新生俗曲称曲,而把宋代的曲词称词。那是文学史上的名称。
P56歌辞随每个乐调的声音曲折而变化其句法,获得一定的语文上的格律。
P57本来诗歌是格律化的语言。没有音乐性的回旋曲折,就不成为诗歌了(古典的诗歌原理在此)。

P58东坡有一习惯,如果遇到知己朋友来访,他接待清谈。假如不很知己的官僚来,往往设宴招待,请些歌妓来唱歌尽欢,敷衍一番,终席不大交谈。
P60【宋词题材】宋代的词,数量既多,题材也很丰富,大概说来,相思、离别、欢情、四时节令、四季景物、咏物。在太平时代反映都市繁华,一般人的及时行乐思想;在乱离时代,反映对过去生活的痛苦回忆。实际在苏轼以后,词的内容便已经扩大,有咏怀、怀古、登临山川、朋友赠答等等,脱离了情歌的内容,脱离了女性的生活感情,变成文人士大夫的抒情歌曲了。
P61【晏殊《浣溪沙》】如《浣溪沙》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如果放在七言律诗里嫌纤巧,放在词里却很大方。诗词的体制和意境各有不同。
P61【欧阳修《蝶恋花》】欧词未脱小令时代,承继《花间集》和南唐词的风格。这类写柔情的小词,是为适应妓曲而作的,同时也是发抒某方面的感情的作品。假定是体贴女性的生活感情的,并不是他自己写他的爱情生活。例如“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决非苍颜白发颓乎其中的一个醉翁。常常对镜看花,乃是设想美女的多情。他的词既能体贴女性的柔情,所以入之歌曲也是非常适合的。
P62【晏几道《鹧鸪天》】而此《鹧鸪天》一调,后半阕尤佳。老杜诗:“夜来更秉烛,相对如梦寐。”此是诗,并且是夫妇的感情。至如“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则确乎是词,是小曲中的语言,是恋人的感情,不一定是夫妇了。和杜诗的表现手法,有些相同,也是脱胎换骨。不过这不是文学书本上学习来的,乃是体贴人情的真切。

P63【柳永词】他的词不仅风格上脱却晏欧时期的以含蓄为高、短隽入胜,在内容上是淋漓尽致地写“羁旅悲怨之词,闺帷淫媒之语”(《宋六十名家词》)。因此曾被“务本向道”的茉仁宗斥为“浮华”。
P64张端义《贵耳集》说:“诗当学杜诗,词当学柳词;盖词本管弦冶荡之音。永所作,旖旎近情,尤使人易人也。”以至于“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避暑录话》:“余仕丹徒,尝见一西夏归朝官云”。)潦倒、浪漫、饮酒、写词,柳永的一生,就是在这样的生活中过去的。
P65词人王观自名其集日《冠柳》。后来王渔洋还有“残月晓风仙掌路,无人为吊柳屯田”之句。
P65【柳永词特色】柳永的词,用俗曲、俗语、俗字写当时城市居民的生活、思想,写飘泊的诗人的情绪,与肉体的追求,脱尽“花间”以来的习气。他的精神比“能逐弦吹之音,为侧艳之词”的温庭筠更为解放。当时有许多人都批评他的词俚俗、尘下、词格不高。
P66柳永的词写欢爱少,写离别怀旧多。写欢爱不免腻俗,写离别比较深刻。
P67【柳永《二郎神》】柳永词歌咏四时节令。如《二郎神》的咏七夕,以“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作结,仍重在言情。境界极似后来《长生殿》《密誓》折。
P69他的词长于铺叙,描写具体,能表达男女心理,善于吸收俗语。他的词代表当时词家本色,不离曲艺情调。比艺人所作提高一步,大有影响于诸宫调及戏曲文学。(如董西厢、王西厢、元人杂剧曲调及南戏采柳永词不少。)他的词代表市民阶层的文艺,反映当时商业发达,都市繁华,市民的奢侈享乐生活,男女欢合离别滟复杂变化与内心生活,代表词曲的基本情调。

第三章 苏轼
p77苏轼所谓超然的态度,就是“游于物外”。
P79赋介于诗与散文之间,是有诗意的散文,也是散文化的诗篇。苏文是散文化的赋,流动,不呆板用韵,挥洒自如。
P80【《前赤壁赋》】《前赤壁赋》开首写月夜游江。二三知己,泛舟于赤壁之下,“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借月光水色,发思古之幽情。洞箫客箫声呜咽,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触景生情,忆古思今,感叹人生的飘忽无常,求仙与功业两虚。由长江之永恒,哀人生的短暂、飘忽。比之古诗《青青陵上柏》中所云“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此情此景,具体感人。面对洞箫客的感叹,苏子以水月取比,见物之无穷。水不断流去,而江水源源不断,月或缺或圆,但月永远存在。说明万物变化不断是其常态,同时又是永恒的,不变的,这是矛盾的统一。人生天地间,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一毫而莫取”,这样,清风为声,明月成色,就能“取之无禁,用之不竭”矣。《赤壁赋》中苏子与客咏《诗经》、歌《楚辞》,引经据典,从容自然,足见其古典文学造诣之深。其形象的描写,使读者飘飘欲仙,达到一种超然的境界。苏辙谓“子瞻之文皆有奇气,至《赤壁赋》仿佛屈原、宋玉之作,汉唐诸公皆莫及也”,是一种有见地的评价。此篇最为一般人所传诵。“东坡两游赤壁”也成为象牙雕刻、绘画等的题材。

P80-81【《灵璧张氏园亭记》】他的自由主义和无可无不可的精神,见于他所作的《灵璧张氏园亭记》:“古之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必仕则忘其身,必不仕则忘其君。譬之饮食,适于饥饱而已。然士罕能蹈其义赴其节。处者安于故而难出,出者狃于利而忘返。于是有违亲绝俗之讥,怀禄苟安之弊。”士的这一阶层的矛盾,他这样解决,以义为依归,一方面对国家有责任感,一方面也不违己强求。这是在湖州时所作。后来他更其佩服陶渊明的态度,欲仕则仕,欲隐则隐。可是他的时代和渊明时又不同,宦海生涯,欲隐不得。因此他有随遇而安的思想。

P81【人生如寄】他对于人生的看法是人生如寄。尘俗的事务不能不做,要想法摆脱,此外有艺术的世界,是永久的,无尽的,可在其中求解放自由。因此他认为一生乐事,就在乎作文章。“某平生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

P84【山水诗】苏轼山水诗的特色,是在诗中写人物,发议论,是写山水的动态(王维的山水诗写山水的静态)。
P85苏轼对于草木禽兽也是喜好的,还有许多有关饮食的诗(如饮茶诗、豆粥诗等)。足见他对生活强烈的爱。不是消极厌世,而是乐观爱物的。

P86【题材丰富】沈德潜所谓“金银铅锡,皆归熔铸”是也。题材和博物知识只是原料,“熔铸”是艺术的处理。他以诗人的观点、诗人的感受了解和表现世界与人生。
P87【能达】苏诗以说理、议论畅达见长。不过诗到底和散文不同,散文纯用论辩逻辑达意,而诗之达在“求物之妙,如系风捕影”。并不只是形似,而是要表达出其精神实质,所以他咏吟山水、人物,都能表现出神韵与动态。他以为最善者能体贴物情,畅达物情,如“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寥寥数字,生动有致,可谓善于体贴物情,是一种达。“三过门间老病死,一弹指顷去来今”,十四字达尽感慨之情,深入浅出。“有如兔走鹰隼落,骏马下注千丈坡”,借用修辞手段写水一泻千里奔放之势,也是一种达。达不只是达意,不但在说理方面。在抒情、描写方面都求达,即是表现力。即以语言作为工具而表现物象、表现情绪、表现思想的意思。
P87【多妙悟】苏轼诗多妙悟,含哲理,有理趣。他以诗人的眼光、诗人的感受能力观察世界,了解人生生活,有许多妙悟。······宋诗使人悟理,唐诗动人感情。我们读苏诗,获得许多智慧。“自言静中阅世俗,有如不饮观酒狂。”“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凡此均似得道言者,其所谓道,即象外、物外,超旷之道,亦即庄子之道。而此道与诗相通,与书画艺术亦相通也。
苏轼观物之妙,求物之妙,于日常现实生活的小事物中,发挥其人生哲学,于诗中往往发出其对事物的妙悟,也就是深微的理解。苏诗亦多议论,并不干枯,而是高超旷达的。他用艺术家的态度,爱好人生,摆脱功名富贵的追求,引导读者爱好自然与艺术。
P88【善比喻】苏诗长于比喻,且立意新奇,不落前人窠臼。
P89【诙谐】达观主义。
P90【多用典故】宋人多读书,因此作诗善用典故,而摆脱声色,即宋诗比唐诗朴素,不尚声调铿锵与对偶工整、色彩绚烂的风格,同时却以书史典故充实其间,使不浅俗。苏黄此类作风尤甚。
东坡不能饮酒,所以和李白的醉酒高歌不同,和陶渊明也不一样。同时因为多谈时事怕遭祸,所以他的诗与杜甫的又不同。没有杜甫结合时代大事的忧愤牢骚,也没有李白那样放浪。他的诗在平凡的生活里,触发许多人生的智慧,切合人情,此所以对于后人的影响特大。
P91【苏诗缺陷】苏诗也有缺点:一、说意太尽,缺乏含蓄蕴藉之致(太求达意);二、议论多,诉诸理智,则感情不足;三、用典太多;四、多步韵诗,连篇累牍,太轻易。有佳句,不能全篇都好。

P93【李白、苏轼异同】积极的浪漫主义是他们共同的特点。苏轼与李白不同的,李白有求仙思想,有建功立业、功成身退的思想;苏轼则不同,在诗词中处处表现其受仕宦的羁绊,而要求在苦闷中求解放耳。《临江仙·夜归临皋》词中云: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瀫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期待解脱获得精神自由是何等迫切。
P96他把文学与道统分开,而与艺术结合,他抱有爱好艺术享受以解脱政治苦闷的态度,不宣扬王化,并不处处表现他的士大夫身份,接近于一般人民的思想。

P98【黄庭坚诗】山谷诗工力深,他长于五古与七律。刻意学古,去陈反俗,好奇尚硬。律诗喜用拗体,有特殊的风格。
P101【苏黄异同】山谷诗高古艰深,苏轼诗平易自然;山谷近杜韩,苏轼近韩白(兼容李杜),山谷深,苏轼大;山谷讲究结构章法,苏轼自由奔放。
P103-104【唐诗与宋诗的比较】
1.唐诗距离乐府歌曲的时代近,而且也有部分的诗是可以歌唱的。唐诗的声调铿锵响亮,或者婉转抑扬,具有音乐性。宋诗时代,词已发达,诗则脱离歌曲,近于散文的节奏。
2.唐诗的色彩鲜明,词藻华丽。形象明朗。宋诗避免绚丽的词藻,归于平淡。形象同样明朗,但不是着色画,而是水墨画。
3.唐诗以抒情为主,也有叙事歌曲,以激动人的感情。有强烈的感情,浪漫的情绪。宋诗多说理,词句平易而说理精辟,发人智慧。
4. 唐诗高超,题材不平凡。宋诗以平凡的日常生活为题材。
5. 唐诗尚多比兴,多寄托。兴寄深微,含蓄不尽,因而浑厚。宋诗说理曲折达意。高者沉潜深刻,浅者有太说尽之病,近于散文。
6.唐诗深入浅出。作者有诗才,非关学力。宋诗多用典故,求其高雅脱俗,因此比较地难懂。

第四章 南渡前后的作家
P110【李清照《金石录后序》】明诚《金石录》一书为宋代学术界之名著,《后序》详记夫妇二人早年之生活嗜好,及后遭逢离乱,金石书画由聚而散之情形,不胜死生新旧之感,一文情并茂之佳作也。赵李事迹,《宋史》失之简略,赖此文而传,可以当一篇合传读,故此文体例虽属于序跋类,以内容而论,亦同自叙文。清照本长于四六,此文却用散笔,自叙经历,随笔提写,其晚景凄苦郁闷,非为文而造情者,故不求其工而文自工也。

第五章 陆游
P131【杨万里】他把一般人的口语经过提炼吸收到诗中来,就显得清新自然;他的诗又一特点是很诙谐幽默,反映生活的另一面,能达人之所不能达,又没有什么做作。

第六章 辛弃疾
p145【辛弃疾《贺新郎·送茂嘉十二弟》】词与柳永别词风格大不同。连用若干离别典故,竟似一篇小别赋,而以“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收住。他把兄弟别情放在家国兴亡的大背景下来写,借历代英雄美女去国辞乡的恨事,来抒发山河破碎、同胞生离死别的悲情。梁启超指出:“算未抵人间离别”句“为全首筋节”(《艺蘅馆词选》)。这是切中肯綮的评论。陈廷焯评曰:“稼轩词自以《贺新郎》一篇为冠。沉郁苍凉,跳跃动荡,古今无此笔力。”(《白雨斋词话》)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说:“稼轩《贺新郎·送茂嘉十二弟》,章法绝妙,且语语
有境界,此能品而几于神者。然非有意为之,故后人不能学也。”
P145【苏辛异同】辛弃疾继承了苏轼的豪放一派。不过苏轼的豪放,在思想上是超旷的,类似陶渊明、李白;而辛弃疾的豪放,风格上是雄浑而壮伟,同时沉郁而悲愤。这是辛弃疾所处的时代和他的遭遇所决定的。他有些像词中的杜甫。

P149【姜夔词】姜夔的词,属于古典的格律派,继承周邦彦作风。同时,由于他的孤高情性,他的词往往选字炼句太过,气魄不大。赵子固说:“白石,词家之申韩也。”周济说:“白石局促,故才小。”(《介存斋论词杂著》)都切中他的要害。姜夔词用典多,有的极暗,不易理解。王国维觉其形象不明朗,“虽格调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人间词话》)

P150【北宋词高,南宋词深】后人论词,谓北宋词高,南宋词深。盖北宋多以诗人作词,或者结合通俗歌曲,意境广阔,故“高”;南宋如姜夔以后专精于词,境界较狭,而刻画字句,尚寄托,故“深”。

第七章 宋末诗人与金国诗人
P159【文天祥】《指南录》有《无锡》诗(过无锡时所作),末云:“英雄未死心为碎,父老相逢鼻欲辛。夜读程婴存赵事,一回惆怅一沾巾。”足见《赵氏孤儿》故事的进步作用。
p160【文天祥读《赤壁赋》诗】《指南后录》有《读赤壁赋前后二首》云:“昔年仙子谪黄州,赤壁矶头汗漫游。今古兴亡真过影,乾坤俯仰一虚舟。人间忧患何曾少,天上风流更有不。我亦洞箫吹一曲,不知身世是蜉蝣。”“一笑沧波浩浩流,只鸡斗酒更扁舟。八龙写作诗中案,孤鹤来为梦里游。杨柳远烟连北府,芦花新月对南楼。玉仙来往清风夜,还识江山似旧不?”足见东坡在宋人心目中自占高位,文山亦以坡仙目之也。

第八章 宋元话本
p166小说的被重视,始于清末梁启超辈受外国文学的影响,五四运动以后更被重视。
P193【小说】小说,一名“银字儿”。“银字”为管乐上名称,此必因小说夹有弹唱、吹唱之故。又小说一名词话。今小说话本往往夹有诗、词、歌曲,当时入乐歌唱。即所谓“说了又唱,唱了又说”。同当今上海说书的“弹词”、“小书”差不多。不过据话本看,基本上是说的,诗词夹入不多。不像上海的以韵文为主或说唱并重。(《西游记》明刊本中多韵文,还是小说古制。)
讲史的话本,一般均称平话,恐即是评话。不夹歌唱,如当今上海的说“大书”,只用一个醒木,但凭口说。所谓评话,乃是书中夹有诗句,评赞古人是非得失之意,即评论古今之意。
P193【小说、讲史两家】单说小说和讲史两家,则有儒生及一般市民。此类儒生,不是进士们、举人们,而是略通书史,并未中过进士的。可以想像得知,所谓张解元、刘进士、陈进士等皆是美称,犹之秀才、贡士、书生之类,未必实为进士、解元也。

P209【《郑意娘传》】《郑意娘传》,现存《古今小说》第二十四卷,题为《杨思温燕山逢故人》,实为宋人小说。也是鬼故事,而结构特佳,思想性艺术性都高,很有唐人传奇风味。开篇入话用元宵词,说宋徽宗时汴京元宵。声风俗,转入北宋亡国汴京破后,杨思温在燕山(即北京),看元宵,不免凄凉感叹,有故国之思:“一轮明月婵娟照,半是京华流寓人!”整篇小说等于一首抒情诗,凄凉哀怨。
P209《冯玉梅团圆》吴歌: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散在他州。
P212【《错斩崔宁》】此故事原系话本,但此回书已用“看官”字样,可知是为了读者而改写的了。

第九章元人杂剧的兴起
p228【戏曲】戏曲是综合性的艺术,有音乐歌曲的部分,有舞台演出的部分(扮演身段的部分),有剧本文艺的部分。本课以讲戏曲文学为主,顾不到音乐歌唱的部分,只以剧本的文辞作为文艺作品来欣赏,只以剧本的思想内容作为文艺作品来批评。由于剧本中都有曲文,戏曲文学是中国韵文中的一大类。
P247-250【元曲与科举】
P255【元剧演员】元剧演员有男演员、女演员。有正式乐户中人,有散乐。女演员可演女角,亦可演男角。男演员可演男角,亦可演女角,为装旦。但大概是男女分演的,不见得男女合演。在封建礼教下男女合演,尤其是演爱情戏,尚不可能。此类男女不合演之风,直到清代还保存着。周密《武林旧事》记南宋教坊乐人中的杂剧有装旦孙子贵,可知宋代有男演员演女主角。元人《青楼集》(夏雪簑著)载,珠帘秀“杂剧为当今独步。驾头、花旦、软末泥等,悉造其妙”。驾头是扮帝王戏,花旦演女角,软末泥为文小生。
P257【杂剧十二科】朱权《太和正音谱》分杂剧有十二科:神仙道化、孝义廉节、钹刀赶棒、风花雪月、悲欢离合、烟花粉黛、神头鬼面,出于小说;隐居乐道、披袍秉笏、忠臣烈士、叱奸骂谗、逐臣孤子,出于史书。出于小说者七,出于史书者五。

第十章 关汉卿与王实甫
p271【《窦娥冤》】《窦娥冤》属于公案剧、社会剧,以冤狱为主题。它控诉冤枉,希望能使人心——天道——王法三者合一没有矛盾,主要以合乎人心为衡量的尺度,统一矛盾,求致封建社会的太平天下。
P276【《窦娥冤》的改编】
P277【《蝴蝶梦》】此剧有关伦理,中间颇有感人之处。如第三折探监一节,王大、王二、王三皆在牢中,其母将别,问有何话说,王大云:母亲,家中有一本《论语》,卖了替父亲买些纸烧;王二云:母亲,我有一本《孟子》,卖了替父亲做些经忏;王三哭云:我也没的分付你,你把你的头来我抱一抱。写出至情,使人泪下。
P279关汉卿词章大方,不雕琢,无纤巧习气。人物吐露真实的感情,坦白直率,不须修饰词藻。
P280【《单刀会》】《单刀会》第三折[尧民歌]“我关某匹马单刀镇荆襄,长江,今经几战场,却正是后浪催前浪。”第四折[双调新水令]“大江东去浪千叠,引着这数十人驾着这小舟一叶。又不比九重龙风阙,可正是千丈虎狼穴。大丈夫心别,我觑着单刀会似赛村社。”词章壮伟。[驻马听]“水涌山叠,年少周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破曹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江水犹然热,好教我情惨切!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气魄雄伟。

P287【《西厢记》】这个故事,按照市民的道德观念,应该有两个结局。一是张生中举以后别娶,莺莺报复他的负心,如王魁桂英、秦香莲、赵五娘、《霍小玉传》式的;一是张生始终如一,如《西厢记》的结局。民间流传,对这故事,采取了后者的方式,把爱情与婚姻统一起来。

第十一章 元代其他杂剧作家及散曲作家
p304【白朴《梧桐雨》】第四折,禄山乱平,明皇返京,在西宫中养老。思念

杨妃,挂起真容,十分伤悼。睡梦中梦见杨妃,醒来依然寂寞,孤家寡人一个。听秋雨打梧桐,倍觉凄凉。此折意境与马致远《汉宫秋》末折“闻雁”相似,描写雨声最为美妙。(从《长恨歌》“秋雨梧桐叶落时”句来,为《长生殿》《哭像》、《雨梦》二出所本。)

p307【昭君题材】历经魏晋南北朝隋唐,昭君常为乐府歌曲之题材,而琴曲、琵琶曲中皆有《昭君怨》。乐府有《昭君怨》。变文有《王昭君变文》。杜甫、王安石、欧阳修皆有咏昭君之诗。其家在湖北秭归(《后汉书》谓南郡人)。昭君与西施,皆为历史上美人之代表。
P308【马致远《汉宫秋》】第三折送别场面。此折歌曲最美,与《西厢记》送别折,可以并传。第四折汉元帝一人寂寞汉宫,梦见昭君,闻雁凄凉。昭君行至黑江头跳江自杀。匈奴愿意讲和,送奸人毛延寿来。元帝命将他斩首,以祭明妃。此折文词亦佳,凄凉之至,与《梧桐雨》末折意境相仿。
P314【保义】

P320【《赵氏孤儿》】我国春秋战国时代的墨者,极力提倡一种牺牲自我以抵抗强暴、扶助弱小的侠义精神。这种侠义精神虽不断地横受历代统治阶级的摧残,但直到清末民初,它仍是我国各种下层秘密社会精神上的支柱。反之,我国历来的统治阶层,有一种最不可饶恕的罪恶,那便是对于那些反抗他们的人们族诛。甚至连那些刚刚出生的毫无罪名可加的孩子,也不免身首异处。就这一点说,我们对于从战国以来的许多作者——包括纪君祥在内——肯为我们创造程婴杵臼这两位典型人物,以表扬墨家一种扶弱抗暴的精神,实不能不致其敬意。
P321【悲剧】此剧称为悲剧,与西欧悲剧又有不同。所以称为悲剧者,剧本的精神是严肃的,斗争是紧张的、壮烈的,牺牲了许多英雄人物。最后还是得到了胜利,由黑暗而到光明。这是代表中国民族型的悲剧,也是一个杰出的历史剧。为什么要死许多人?为了增强程婴和孤儿的报仇决心。
P322【《赵氏孤儿》在戏剧传播上的影响】赵氏孤儿这故事在戏剧上的传播影响,可分作三方面来说明。一是这故事本身的戏。我们今天所看得到的,除了纪君祥的杂剧外,尚有元无名氏的《孤儿记》,明徐元的《八义记》(所谓八义,是指程婴、杵臼、钮麂、提弥明、韩厥和救护赵盾出险的灵辄,替赵盾通报消息的张维,为赵朔代死的周坚),和今天还在京戏里演出的《八义图》。其次是从这故事摹仿来的戏。最早是元无名氏的《陈琳抱妆盒》,戏中的太子、陈琳、寇承御,实际即是赵氏孤儿和程婴、公孙杵臼的化身。明人的《妆盒记》又是《抱妆盒》的放大。到京戏里更牵合种种包公案的传说,成了连演十几天的《狸猫换太子》。此外如元人杂剧里的《小尉迟》、京戏里的《法场换子》、《双狮图》,也都是从《赵氏孤儿》的戏脱胎出来的。

P341【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以往谈文学史的,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所特别兴盛的文学样式,有唐诗、宋词、元曲之说(元曲兼指戏曲与散曲两类)。其实在唐代除了诗歌以外,还有古文,还有传奇小说。宋代除词以外,还有散文与诗,都不可忽略。到了元代,确实只有戏曲和散曲是元代文学菁华所在。而元剧比之散曲,尤其可以代表元代文学的最高成就。
P346【散曲】散曲是风流潇洒的,反正统思想。绝对没有酸腐的正统的儒家思想,反之以道家的出世为多。多名士作风。





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浦江清中国文学史讲义-名师讲义(宋元部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