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是可以把自己给弄死的

夏小暖
2014-10-26 看过
到底该如何面对那个善变又无常的自己。

这些日子看书,写字,工作,走路……我总是以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试图抵达着。
最近发生的很多事,让我又一次看清楚了自己一些,一直不敢承认的那个自己。我曾说过,人这一辈子,都在通过他人了解自己。因为如果无法借由类似镜面的介质,谁都看不到自己,或者换句话说,其实,谁都不曾看到过真正地自己。因此,镜子是旁人,是他物,也是我们唯一可以认清自己的途径。

读周嘉宁的新书读得很心塞,因为要面对“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这一残酷的问题。是啊,大部分时候,人都是被自己毁掉的,自己是可以把自己给弄死的。
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有种武功叫做“左右互搏术”,不满,自省,尝试改变,不满……的无限循环,“明明想要与人无限贴近,却又忍不住惧怕亲密”,嘿,真挺麻烦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强心针”的东西就好了,请为我打一针,让我内心坚实点再理智点。让所有矛盾,不靠谱都统统被扼杀。

十三个发生在都市人中间的故事,爱情、亲情,以及说不清的情愫,“写给尚未与自己和解的你们,和那些终于被我们毁掉的生活。”
而我认为,与其说是毁掉,却更像是一种认清。《心经》里说,观自在菩萨,








...
显示全文
到底该如何面对那个善变又无常的自己。

这些日子看书,写字,工作,走路……我总是以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试图抵达着。
最近发生的很多事,让我又一次看清楚了自己一些,一直不敢承认的那个自己。我曾说过,人这一辈子,都在通过他人了解自己。因为如果无法借由类似镜面的介质,谁都看不到自己,或者换句话说,其实,谁都不曾看到过真正地自己。因此,镜子是旁人,是他物,也是我们唯一可以认清自己的途径。

读周嘉宁的新书读得很心塞,因为要面对“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这一残酷的问题。是啊,大部分时候,人都是被自己毁掉的,自己是可以把自己给弄死的。
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有种武功叫做“左右互搏术”,不满,自省,尝试改变,不满……的无限循环,“明明想要与人无限贴近,却又忍不住惧怕亲密”,嘿,真挺麻烦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强心针”的东西就好了,请为我打一针,让我内心坚实点再理智点。让所有矛盾,不靠谱都统统被扼杀。

十三个发生在都市人中间的故事,爱情、亲情,以及说不清的情愫,“写给尚未与自己和解的你们,和那些终于被我们毁掉的生活。”
而我认为,与其说是毁掉,却更像是一种认清。《心经》里说,观自在菩萨,修行达致极高智慧到彼岸境界之时,便会如实知道身心是变化无常的。
我们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才开始认识并接受自我的无常。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周嘉宁说,我放弃了一部分情绪,倒不是故意的,而是人生中确实已经没有了那些部分。如果不能够解决问题,并获得意义的话,那我至少能够在小说中讨论一些东西。
她形容自己是写在密林中,而我阅读的这些日子却更像身处迷雾中。
北方大雾,南边却难得有青天,可那些雾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裹挟着人们的心,我们也早已习惯在雾中穿行。于是,当我看完故事,试图去揭开迷蒙在眼前的雾时,居然被自己肤浅不堪的自我给吓到了。我以为我那么努力修炼已久的真身,却可以在某一刻溃不成军地瞬间倒塌。
这即是自我的无常。
有时候,人所需要的是真正的绝望。

“其实我已经接受那个现实了,在小说的世界也好,日常的人生也好,不再抱有遇见同伴的希望,像行驶在茫茫大海中的哥伦布,甚至不抱有遇见另一片大陆的希望。”
既然太多东西可遇不可求,那么,可求的也只有自己,我得要俯下身去,朝着幽暗深处的自己伸出手去。

我的好友古人在稻城背对着巍峨的雪山与近乎透蓝的天空感慨,当发现自己在熟悉的环境里生活无法解开关于成长的困惑时,就会迫切地需要借助远方来释怀。于是,我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独自旅行了。
我曾经一直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最终,我发现更远的地方,永远是自己的内心。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