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山水那些人

散龙
2014-10-24 看过
我要写点什么,不写点什么做感觉心里有不自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或者什么也不想做,或者想找个人一起喝酒,既然都不能做,那就写点什么吧。可是愚蠢单薄又不知从何如何写,有些时候写一些文字的时候,都是蕴满情感,胡乱就成,可是有些时候情感处于一种中和殿的时候,既不是没有情感,那情感又缺乏应有的将要溢出的饱满程度的时候,不说亦不是,说了亦不知如何去组织语言。那么久胡乱的开始吧,黄永玉先生是个大秒人,是我能够知道的人当中大大的秒人,至少从他的文字之中,我是这么觉得的。湘西啊,20世纪初的湘西,其实20世纪初就是一个多么动人的年代,如果能够能够过滤掉那些家仇国恨,那些饥饿那些耻辱的话,或则就这么说吧能够过滤掉那些不足的,那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年代,新旧思潮的冲击,读书人既不像现在那样完全失去了那点古风,也不像以前那样没有一点西方人文科学的思潮,既有古学的一点底子也了解西方的科学和人文,那时候的湘西更是如梦如幻般,那些个的山那些个的水,那些个的能蛮能文的伢崽们,那些诚朴如山的苗家老汉,野蛮而有义性的苗家少年,纯朴干净又不失野性的与那山那水融为一体的苗家妹崽,那些个还没有游人的吊脚楼,那个妇女们集洗衣摆龙门镇骂街于一体的跳岩河边的洗衣地,那些个世代相传的融艺术和世俗于一身的杂货铺,糕点店,雕像点,药店,扎纸铺。。。那些个扯软蛋的读书人,融菜肴喝酒赏景诵诗唱曲吹笛与一身的古风宴席,那些个超脱后热爱无所为而有为的可爱的精通古学的妙老头,那些功夫上的规矩,那些规矩里行为动作间的江湖风味,那些野风中的严肃,那些古,那些目不识丁的王伯身上包含泥土与大山气息的处世哲学,那些个世间的妙人,那些原始的山水习俗,那些吊脚楼黑瓦白墙大屋,逝去了逝去了。时代车轮滚滚前进,好多东西都是逝去了就逝去了,让我想起我那久远的童年,多么幸运赶在时代最后的末班车里,体验了一把那些习俗那些风景那些野而不文的伢崽生活,那些个过年的打粑粑,杀猪,,,,家乡粗野历史文化根基薄粗野甚之韵味差了许多,总还有那么一点意思。而那些与大地相亲进的意思韵味似乎是越来越久远而不可捉摸了,一个时代悄无声息中已经逝去。黄先生写人,总是能把那人的妙处那风景的妙出恰如其氛的描写出来,关键处再配上几句古诗古词,简直妙极了,特别是那小孩心性的妙处,那真是美好极了,若先生能如其所愿把十岁到90岁的那些妙处都能写出来,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最后祝愿老先生身体健康。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朱雀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朱雀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