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价值?——读史腊斐《德意志文学简史》

Strepsiades
2014-10-23 看过
好的作品,看几页就能知道是好的。我读这本书时,常常似懂非懂之时,就已被作者的妙语连珠所折服——这当然有可能是因为我同作者一样,都是“启蒙的原教旨主义者”。然而回过头来看,本书的一些观点依然使我收获颇大,应当说,作者的持论是犀利而稳健的。
作者很强调“经典的树立”。简言之,我们读到的“经典作品”之所以具有权威地位,是因为评论家将其鉴定为经典。这种鉴定一定是受许多社会因素的影响的:比如主流价值观、比如知识分子圈子的普遍处境、比如民族主义、比如彼时读者群的嗜好等等。
我以前想到这回事时,常常觉得十分泄气:倘若经典是如此被建立起来的,那么所谓的作品的“内在价值”、“美学价值”又在能在如此过程中扮演几成作用呢?那么“不朽”的文学和速朽的世俗之物又何以区别?作者在这里却不那么悲观:他一方面肯定了社会-历史因素对文学的影响,一方面却肯定了文学自身的价值。
怎么做到的呢?作者似乎说,自古以来,诗人就要争夺比赛的桂冠,优秀作品的诞生从来都是与现世或存留后世的无尚荣耀紧密相关的。中产阶级、小知识份子也经常需要“消费”经典文学作品,满足世俗化的宗教需求,作为偶尔超越日常琐碎的依凭。但这与作品具有高质量并不矛盾——高质量在作者看来,主要是审美方面的好,可以给人们以审美方面的享受,并因此超越时代,存留在一个民族共同的记忆中。而文学史家的作用,并不只是像一般历史学家那样:科学地考察作品的源流、社会背景及对后世的影响等;文学史家的另一个作用是告诉大众,究竟从前的哪一些作品值得一读,并建立某些框架为值得一读的作品排座次。
我们当然可以质疑,问凭什么一部作品就有高质量?难道审美方面的标准不是依意识形态的变化而变化的吗?作者何以认为审美价值是永恒的?作者本人也承认,“美学标准没有明确的定义”。然而就像作者接下来说的一样,“文学的真正保留地不在历史里,而是在图书馆里”——这是个多么精到的观察啊:即使在评定价值问题时,永远存在一些恼人的理论问题——主观、客观、意识形态——然而我们确乎是已经在生活里做出了价值判断的了。
有价值的文学活动是这样的:有一些好作品,好作品的集中诞生与某些社会条件有关,评论家鉴定出这些好作品,作家为写出好作品殚精竭虑,不同时代的读者都喜欢读并且应该去读好作品——这难道不是一幅“正常”而又易于接受的框架吗?这个框架当然可以被怀疑,然而这种怀疑只能是休谟那种建立在接受前提下的“温和的怀疑”。文学及其相关的活动本身便是社会“有机”的一部分,倘若我们不彻底怀疑社会及日常生活是有价值的,那我们似乎也不应该动辄否定文学的价值——即使是那种比较俗的文学的价值。
在作者看来,十九世纪德国人如此追求文学作品的深度、精神性甚至不朽,其中是有基督教背景的。但一方面,文学作品有基督教的渊源,不代表我们在接受文学时必须同时接受基督教的价值观——“我们可以为果实欢欣喜悦,却不必对树根顶礼膜拜。”另一方面,固然追求深度、不朽只是局限时代背景的特征甚至谬误,然而正是这种追求造成好作品的诞生,后者是可以超越时代的。
在我看来,作者最深刻的地方在于,他平衡了文学的世俗意义与超越功用,即不把文学的意义盲目地归于某种超越性的美学主张,也没有因为文学是时代及社会背景的产物而抹杀其独有的价值。好作品,经典作品——这些来自实践的事物才是文学价值的来源。也许正是因为对文学价值这样稳健的信心,作者才敢于大刀阔斧地裁剪掉十八世纪之前的所有“德国文学”,并把注意力集中于德意志文学的黄金时代。

读书人似乎很容易陷入空虚,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有意义。我想,《德意志文学简史》中展现出来的视角和策略正是我们应当拿来自勉的。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德意志文学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意志文学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