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书坊的虫世界

王千斤
2014-10-21 看过
扑面的青草气息。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或许是因为封面上不小心探出来的一只小小的触角?或者是那片悄悄落下的红色花瓣?还是那被小蚂蚁三五错落爬行的绿色扉页?

我觉得,我怎样追捧《虫子旁》都不为过,因为它真的是我从年初就开始等待的一本书。
这期间,我看了三遍雅克·贝汉的《微观世界》。永远不会忘记那两只忘情拥吻的蜗牛,是它们让我真正了解情之所至的缠绵悱恻。美好,偏偏又有一点儿文艺的忧伤。

文艺地做书,我一直喜欢朱赢椿,因为他是一个慢得下来的人。

正如《微观世界》一样,你必须蹲下来或者趴下去才看得到各种惊心动魄;你也必须停下来、静下来才能感受得到来自小虫子的美好。

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有两种游戏,一是蜗牛赛跑,一是蚂蚁打架。
雨后,蜗牛都急着爬出来,我便和院里的三五小伙伴找自己最心仪的那只。把它们放在一个水泥平台上,便开始“加油”“加油”地吼起来,只是蜗牛怕是听不到这些,顾自慢吞吞地怕,常常偏离了跑道,甚至有的还会缩进壳里睡起觉来。

蜗牛是《虫子旁》里的主角。
《月光下的蜗牛》,“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蜗牛,正坐在妈妈的背上打瞌睡”,而半弯明月下面是大蜗牛刚刚露出一对触角和脊背上的小蜗牛,不知名的树枝正在随微风摇曳……这静谧让人心醉。
还有那骑在金龟子背上仓皇逃跑的蜗牛,看着被远远甩在身后的蚂蚁,应该是长舒了一口气……
而那只受伤了的蜗牛母亲,虽然已被虎视眈眈的蚂蚁盯上,却仍在努力蠕动,为了还睡在她壳里的刚出生不久的小孩。

我小时的蚂蚁打架,是和哥哥学的本领。
每次家里改善生活,我会拿两块剔得干干净净的肉骨头分别放在两个蚂蚁窝的门口,很快,骨头上就会布满密密麻麻的蚂蚁,这个时候我再把两块骨头调换一下位置,于是,战争就开始了。
这样的战争常常会有大规模的死伤,最后甚至波及到四五个蚂蚁窝,让院子里的某一小块地方黑压压一片。现在想来,也是残忍。只是,人类对虫子的残忍何止这一件?

即便是“随园书坊”的蚂蚁也不能幸免。
像那只被一只大脚踩进水泥砂浆中的蚂蚁,幸好是得了同伴的帮助才得以从泥潭中出来,但代价是丢失了左侧的两条腿。
人有旦夕祸福,蚂蚁也并不例外。不小心粘上了蛛丝或者祸从天降被一根枯枝砸折了腰……好在,他们有朋友。即使是不幸死去,也会有同伴帮忙把它们带回家。

常见的蜘蛛也是《虫子旁》里的常客。在这里,你甚至见得到“夏洛”,只是因为它太沉醉于自己的创作,而且装扮又颇具艺术家气质,所以往往成为贪吃喜鹊的美食。

还有那难看的蚯蚓、恶心的鼻涕虫、恐怖的蜈蚣……这些熟悉的小虫竟然也有自己的悲欢,不信,你去看“懒惰的刺蛾”和“爱面子的鼻涕虫”,你去看歪头与蚂蚁交谈的天牛,还有那互相装作没看到的壁虎和蜈蚣。他们的感情并不比你浅薄,智慧只怕会比人类还多。
8 有用
0 没用
虫子旁 虫子旁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虫子旁的更多书评

推荐虫子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