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的进化 脑的进化 8.6分

探索大脑的进化历程与理性的起源

灿辉说搜索
2014-10-18 看过
当生存机器的结构越发复杂时,就需要采取特殊的策略专门化:某种机制具备专门制定策略的功能。大脑无疑是这类生理机制,特别是人类的大脑,它已促使我们得到一定程度的使世界与自我统一的力量(生产力)。从无意识的适应自然到有意识的改变自然的转变。

大脑是一种中央协调机制,它不仅对内协调着正常的生理活动的有序进行,同时对外协调着合适的行为趋向,我们可以拟人化地称之为“协调者”。大脑因为其功能特性显得十分特殊,有时会使我们忽略了它与其他器官本质上的一致性;这种因特殊性而带来的认知分离时常扰乱着我们的判断,在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发表前的时代,人们看到了人的特殊性而将人类与动物分离开来,当人们认为地球是世界的中心而赋予其位置上的特殊性时,布鲁诺被烧死了,当人们赋予自我以特殊性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时,存在即被自我感知,世界成为自我的表象、幻象。特殊性是一个需要谨慎对待的概念,当我们赋予某事物以特殊性时,我们应去寻思它的普遍性,继而揭示它如何在普遍性基础上发展出特殊性,此特殊性的实质才让我们真正把握到。比如大脑的特殊性。

很显然,光有一颗大脑是不行的,大脑必须在一个健全的身躯之中才能恰当地发挥其生理协调价值;即没有内稳定结构的整体,大脑这个器官部件不具备稳定意义(此处指生理上的稳态)。在健全的身躯之外没有一个合适的社会环境,也不能恰当地发挥大脑的社会协调价值,如狼孩、猪孩等人类儿童在社交与认知上的各种缺陷。此已可见,大脑的特殊性并不是指其他事物围绕它来进行组织,反而是它的价值发挥需要其他事物的配合。用一个事例来类比会是:一个结构极其精密的机械部件,一架重要的大型机器少了它不行、无法正常运转,但此精密部件有且只有在这类大型机器中是契合的、能发挥作用的,这就是它的特殊性。我们不是为了此精密部件而制造大型机器的其他部分,而是根据机器的设计需要去制造出各种相关机械配置。

大脑自然不是根据某个神灵智能的设计需要而被创造出来的,它是根据生物种群的进化需要而从混沌中演变出来,是我们“在场化”的思维方式将自然视为某种意志、某种智能罢了。此时我们知道了大脑的特殊性是在整体中的特殊性,尝试从进化角度回顾此特殊性的演化历程。

前文有述,女性之所以没有进化出两套生殖器官是因为策略专门化在那种两难决择环境中更有竞争力,专门化这种策略选择不仅发生在繁殖竞争博弈中,在进化的其他方面也有所体现。我们可以看到,在解剖学上人体可以被分割为许多许多部分,如眼耳口鼻、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等等,各种器官、各个组织都有明确的分工,肩负不同的功能而又共同组织出了人体这个整体。人体这架生存机器没有智能设计者,它不可能是由设计者先分别做好一个个器官部件后再组装而成的;基因的生存机器不是人造机械的组装式,而是自然选择的进化式,它是由一开始尚未分化的混沌一体,渐渐地形成一个内部分工明确、各部分有序联结的复杂体。这是一个以机制专门化来提高工作效率的进化策略(在我的用法中,机制与结构是两个相似但又不同的概念,功能意义上的结构我使用“机制”一词,如眼睛是观察机制(眼睛的功能是观察),同时眼睛是一个生理结构)。

一个具有复杂结构的生物体,当它越发复杂时,其内部的稳态越难以有效维持,因为各个部件越发难以掌握到其他部件的运行状况,也无法预见自己的运作将对生命整体起到何种影响。无疑,有某个机制专门用以协调其他机制的运作状况以减少各种不必要的偏离,这是有价值的,因此中央协调机制应运而成,大脑即是其中之一。士兵打仗的事例可鲜明的反映这点,有领导者长期协调作战能力的军队比散兵游将临时组织起来的兵团在战力上天差地别(其他条件理想化的假设为可忽略之误差)。

早期的中央协调机制可能只负责协调内部状况,它未必一开始就作为行为的主导系统存在,那应是后来的事情。为什么生理协调机制与行为主导机制(对外的协调机制)最终会统一在同一个器官部件(大脑)之中呢?这是一个需要解释的问题。

我们先注意这点,一个中央协调机制要发挥其调控作用,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其他机制会集中反馈信号给中央协调机制,同时其他机制能够接受中央协调机制的反馈指令。对士兵战况一无所知的将领以及对将领指示一无所知的士兵,没有合作意义。在这里我不得不使用拟人化的“信息交流”一词去描述中央协调机制的情况,我想我们身体内部的交流只是在方式上更接近物理化学活动,而远离社会活动这层意义罢了。

现在我们可简单地确认出一种协调模式——信息集中于中央机制,中央机制再将指令反馈回去。然后讨论这种协调模式如何发展出对外的协调能力的。

我们不需要改变中央机制的核心地位,我们只需增加合适的次级机制,这些机制的功能是感应外界状况(如眼耳口鼻与皮肤),它们作为次级机制也将所获信息集中反馈给中央机制,那么中央机制就在掌握内部状态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外部状况。至于行为输出,继续增设行为机制(如配置肌肉、四肢、尖角等器官与组织)便可实现。如此,一个初始只对内起协调作用的中央机制得到了行为主导功能,这是值得称赞的生物进化创举。它具体是如何进化出来却非本文所能描述的,此处只是在理论上以一个简单模型去简单契合现实以帮助理解大脑的进化方式而已。

中央协调机制是生物采取【机制专门化】这种进化策略,在内稳定结构复杂化过程中所需的必要组成部分,因此不具备这种机制分工的种群皆陷于内部协调的瓶颈而最终被淘汰,留存于世的大型动物因而都拥有必要的大脑。一个成熟的大脑最终具备两套协调机制,一套对内调节生理状态,一套对外调节行为输出。作为功能上的结构(一种机制)可简单的分为两套,但在体现在大脑生理活动上它们却没有明确的分化意义。

大脑对外的协调机制可以称之为“感知与判断系统”,它建立在感官信息反馈的基础上。感知与判断这两个方面跟“繁殖与适应”的关系类似,它们有十分紧密的关联;比如因为判断的需要,感知的范围必须既有与外界相关的又有与内部相关的,简单地说是只有同时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与应做什么才能输出适宜的行为。

如果种群的生存环境相对稳定一点,那么生物个体所经常处理的事务数量少而稳定(表现为习性上的简单),大脑只需设置一些特定的情绪反应(如愉悦与痛苦)就能大概地达到趋利避害的主要目的。情绪与情感机制是生物种群的“进化记忆”,里面包含了种群的祖先的生存环境的大概信息;祖先们在远古时代经常遇上的一些特定的或危险、或有利的状况,它们当时的处理方式会反映在后代的本能反应之中,因为只有能够并善于在危险或者有利的环境下做出适当反应的祖先才能更好地繁衍后代,因此能够遗传的本能通常是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祖先进行繁殖与适应活动的各种生理的、心理的机制。

如果生存环境更为复杂一些,那么光靠一些纯粹的情绪、情感反应不足以处理足够多样的状况,这时另一种记忆系统的加入协作将带来优势——个体的历史记忆。当个体遇上一种状况,它的两种本能不知哪一种才能带来更大收益(比如是一种逃跑与冒险的两难选择,逃跑可以保身,冒险可能得利),它的记忆能力可以在它尝试逃跑或冒险后得到经验,此经验能促使它的各种本能更适时地被激发。即,个体的历史记忆并不是用来开发新的本能反应,而是判断采取哪一种反应更可能有利——记忆在这里作为一种新本能是协调其他本能的事物(本能是指一组固有的生理反射、心理反应机制)。

如果生存环境的复杂性再度上升到一个层次,那么个体历史记忆将承受极大的负荷,并且记忆内容凌乱不堪而且有各种矛盾冲突,这难以帮助大脑做出合适的判断,因为经常出现在同样的状况下,两次同样的行为却带来相悖后果。状况的复杂性要求着某种简化,我看到几种简化方式,比如对记忆内容的遗忘选择——不把太久之前的记忆保存(因为此时的环境很可能跟以前不同,变化了),不把与自己的相关性太弱的记忆保存,将最近反复出现的状况提高注意力水平(记忆内容的优先注意)等等。

对记忆的高级简化形式依赖于一种新的心理机制,十分可怖,人称理性、逻辑思维。只对记忆进行遗忘与强化的选择并不足以完成记忆复杂度的合适简化需求,有许多两难决择(比如同样的状况下的同样行为,一次成功,一次失败,尽管进化出了更关注最后一次的胜负状况的记忆选择机制,但是效率太低),有许多不应遗忘的却被遗忘了,有许多靠记忆内容无法带来正确判断的状况(比如视觉错觉、各种幻觉等等),这一切都要求着一种特殊的简化技巧——去表象化。用一段特殊的理性思考活动的记忆片段,去替代大量记忆涵盖一类现象,做出高度简化。

这是对大脑的进化历程的简要概括,一开始大脑这种中央协调机制只是复杂化生物体机制专门化的必要部分,而后恰因这种中央协调模式能够同时承载对外的行为主导作用,因而大脑最终具备两套协调机制。大脑对外的那套协调机制又在越发复杂的生存环境中得到各种相应的进化,首先是从情绪、情感等本能反应中演化出个体历史记忆机制以协调本能反应的合适激发,而后由于记忆内容本身的复杂度不断上升而又演化出新的简化记忆的方法,去表象化的理性机制是从中发展出来的一套简化方案。
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脑的进化的更多书评

推荐脑的进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