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阶级意识》一章的第3节颠倒来读

陆钓雪杜诗镜铨
2014-10-18 看过
    此章此节卢卡奇首先陈述了“在资产阶级社会,只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才是纯粹的阶级”的观点,然后便开始大加挞伐资产阶级意识的虚假乃至于虚伪。
    有趣的是,卢卡奇说“这种当时的意识企图将‘计划经济’和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在经济上协调起来,而正在上升的资本主义的意识则是把任何一种社会组织看作是‘侵犯资本家个人的不可侵犯的财产权、自由和自决的‘独创性’’。如果我们把这两种意识加以比较,那末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是资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在向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投降。”那么为什么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就不说向资产阶级的阶级意识投降?然而尽管如此,无产阶级的最后的理论防线就这样被放弃了。当然,表面上是延伸了,啊,能指的无限延伸!
    于是我开始了颠倒读法,我从后往前读,不仅如此,我置换性的把“无”改作“资”,把“资”改作“无”,直接套用卢卡奇的原话,美妙的交集:
    犬儒主义(Zynismus)啊,无产阶级已被逼进了防御地位,它已在为它的单纯的自我生存而斗争(尽管它的斗争手段是多么富有进攻性);它进行领导的力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和阶级利益也处于一种相互对立、矛盾的关系之中。只是这种矛盾不是互不相容的矛盾,而是辩证的矛盾。
    对于这些阶级而言,根本就谈不上什么阶级意识。卢卡奇想到“超越”阶级对立的国家学说,“公正的”司法等等。即使真的超越了,真的公正了,你也会说了虚假虚伪,你太坚硬了。可是也许现在真没有阶级可言了呢?
    靠,回归当代,说资本主义个人主义与社会“自然规律”之间永恒不可调解的矛盾来实现阶级革命,真心在当代难以靠谱啊。当代无限制股份制更是毁灭性的非非根本性变革。但是我并没有说这样就好转了什么。恰恰相反,伊格尔顿说不能火太大就不扑火,不不不,红色革命才是最火的炼狱,因为一切都是火,一团火是不能扑灭另一团的火,仅此而已。
    经过超越罗兰·巴特的颠倒读法,我自娱自乐地领略到了一个精密的比波普尔还要波普的可写作品的科学精神。
5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与阶级意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与阶级意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