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便当 四季便当 8.2分

吉井忍专访:《四季便当》是在与读者的交流中成长出来的

F VISA
2014-10-13 看过
摘自“豆瓣阅读”作者访谈第5期

                                                1

豆瓣阅读:从去年夏天发布第一部《夏日便当》开始,你以每季度一部的速度,陆续发布了《四季便当》。这四部作品引发的阅读、讨论热潮绵延至今。在豆瓣发表《四季便当》的这一年,你有什么感受?

吉井忍:很意外。之前朋友和丈夫都说我是个“想法多,行动少”的人。这回总算做出一本关于四季便当的电子书,得到豆瓣阅读的支持和豆友们的鼓励。非常感谢大家。

刚开始我有点担心,一个普通日本人用中文写的东西,中国读者能否接受。我的童年回忆,大家能理解吗?所以,第一本《夏日便当》上架后的几天,我猛刷“豆瓣阅读”页面,看看大家有什么反应,写了什么样的评论。到了《秋日便当》和《冬日便当》那阶段,总算松了口气。

我觉得,“豆瓣阅读”对作者的最大福利是可以与读者直接沟通。有些读者发豆邮询问便当制作上的问题,关于日料材料和日本文化的问题。在这样的交流中,我也学到自己的经历中哪些事情可以写成文章。这套便当电子书就是在这样的交流中成长出来的。


                                                2

豆瓣阅读:写作这样类型的作品,所花费的功夫不仅是写作本身。对你来说,制作便当的过程,和写作的过程,哪个更花费心思?

吉井忍:还是写作吧。制作便当是生活中的一部分。简单来讲,便当只是装在盒子里的一顿饭,很日常。当然,也可以说它是我和母亲、外婆、丈夫的记忆纽带,构成我人生的细小但重要的一环。我想用不同的写作方式表现出便当的文学意味,所以,还是花了点心思。而且这次是用中文写作,本来就比日文写作慢一些。花的时间也挺多。


                                                3

豆瓣阅读:什么时候开始尝试用中文写作?感觉和用日语写作有什么区别?会不会发生同一件事用不同语言写下来“味道”全然不同的情况?运用不同的语言会反过来改变你思考问题的方式吗?

吉井忍:我在台湾的时候,开始尝试中文写作。当时我学了大约3年汉语,在台北生活、工作、看书都大概OK了。于是特地准备了一个本子,记下台湾生活中的感受,拿给语言学校的老师看。不过,30多岁的美女老师好像没什么兴趣,这样会让她花费额外的时间吧。之后我问她讨回笔记本,她说已经丢掉了……之后很长时间我没再用中文写作。

后来,我跟中国人结了婚,辞掉经济记者的工作开始住在上海。从那时候重新开始用中文写稿,首先投稿到上海本地的《东方早报》、《外滩画报》,之后获得机会在《城市画报》、《南方周末》等媒体上发表。真是很感谢诸多编辑们的耐心与关照。

很可惜的是,我用中文只能表达自己想法的三分之一。应该是因为我的中文火候还不够。所以,我的中文文章比实际构思要简单很多。

之前我在台北上班时,台湾同事对我的一致看法是“阿沙力”。这是源自日文“あっさり”的台语,意思是个性很干脆。其实,当时我是个“想太多小姐”,是个烦人的女生(希望现在的自己有了点进步)。我很惊讶台湾同事有如此评价。

后来我分析出来,这可能是因为我的中文水平不高,说话内容比较简单。若有人叫我做什么事儿,有时候我不太懂为什么我要做这个,但又懒得用中文去问(很有可能我听不懂对方说什么),于是我一声“好的!”就去做了。因为听不懂八卦,身为外国人大家本来就把我放在“八卦圈”外,于是我的办公室人际关系很单纯,自然“阿沙力”起来。有时候,语言不佳未必是坏事,呵呵。

所以,我相信自己的中文写作也有点类似的感觉。如果换用母语,或许韵味会不一样。我现在努力把自己的思考与中文写作拉近,我的汉语还需要好好研修。


                                                 4

豆瓣阅读:读翻译成中文的日语作品,即便抛开内容不谈,也会感觉到字里行间浓烈的日式风格。现在虽然你是直接用中文写作,语言风格上依然能让人感受到日本味儿。你觉得有哪些日式元素,即便抛开日语,也能在其他语言载体中保留下来?

吉井忍:这我也说不太好。比如,我做的玉子烧,有时候可以做得不错,但怎么也做不出父亲做的那种风味。用同样材料同样分量,但最终味道还是因人而异。写作也有点像吧。用同样的语言(中文),但外国人写的风格和本地人写的风格不一样。

我在日本上大学的时候,选修过“日语教学”这门课。虽说与我的专业不相关,但自己觉得有意思,就报上了。这堂课的老师是日本人,曾跑去埃及做牧羊人,回日本后又当了大学教授,光看这个人的经历我就觉得值得一听。

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念了外国留学生的日文作文,主题是秋天。有一位欧洲出身的学生写出迎接秋天的时候会想什么,童年的秋天记忆如何。学生的日文相当好,但同时也能感觉到这并不是日本人写的。那篇优美的日文文章带有强烈的异国性,老师给我们念这篇作文的用意正在于此。即便用跟日本人一样的语言,但外国人的文章还是有异域风格,这是从哪里来的?

不好意思,我忘了那天大家是怎么讨论下去的,但那篇作文跟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刻。语言、出身和个性是一体的,互相相关,互相影响,所以每个人写的东西有自己的风格。挺有意思。


                                                 5

豆瓣阅读:在中国生活这么久,除了向中国读者介绍日式料理,你有开始学习烹饪中餐吗?中餐带给你什么样的感受?

吉井忍:我有学中餐。我和上海丈夫刚结婚的时候,他每天抱怨我做的菜太清淡、吃不到肉。他盼望周末回父母家吃红烧肉。有时候我给公公婆婆做菜吃,他们礼貌性地吃一口就不吃了。这些经历让我不得不学中餐,很长一段时间我基本放弃做日式料理,问上海邻居或婆婆怎么做菜。马兰头、炒空心菜、红烧肉、蒸鱼、糟毛豆……很怀念在上海的老公寓里,向邻居阿姨、阿婆学习做菜的日子。

另外,我有一个厨师朋友,他是在大阪开中餐馆的日本男性。他很仰慕中华料理和它的历史,每年来中国研究各地料理。我陪他去餐馆的时候,他会边看菜单边兴奋地向我解释每道菜的掌故和做法。中国人对食物的热情和细致的研究,我从他那里学到不少。

对我个人来说,初学中餐后的好处就是增加了做菜的丰富性。一般日本人认为中国菜很油腻、荤菜多,其实中餐里用蔬菜蛮多的,也有许多清淡的菜式。我很希望继续学习中餐。现在我回日本给父母做菜时,他们常说我做的菜都有中国风。哈哈。


                                               6

豆瓣阅读:在“豆瓣阅读”,大家都熟悉你是一位美食作家。但事实上你的创作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在豆瓣阅读,你也有一部《东京独立书店巡礼》同样很受欢迎。今后还会继续写美食类作品吗?会在豆瓣阅读发布不同类型的作品吗?

吉井忍:关于美食写作,想把“四季便当”的纸质版弄好后,先休息一下。一直写吃,也有点累的。我怕一直写下去就,读者和我自己都失去了新鲜感,读后感觉没那么好玩。所以下一阶段发表的内容会和美食不一样。

《东京独立书店巡礼》是过去为《城市画报》“荒岛图书馆特辑”撰写的内容,其实那样的文章我是蛮想写下去的。最近我回国期间,在一个小渔港旅游,之后去东京一家老书店做了采访。希望以后把这些采访内容收集起来,做成《东京独立书店巡礼》的续篇。请大家多多指教。

原文链接:http://site.douban.com/douban-read/widget/notes/13294204/note/290607690/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四季便当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季便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