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城市发展史》

Melpomene Ad
2014-10-08 看过
    时隔两月再度翻开《城市发展史》这一鸿篇巨著,我在熟悉亲切之余又有了许多新感触:第一遍阅读时,我只是——也只能——独坐书斋凭空想象一个城市所应有的独特脉络与意象,而这之后,随着我陆续深入地走访了北川、重庆与香港这三个在规模与文化上都存在着巨大差异的城市之后,我对城市本身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有些好书是常读常新的,而《城市发展史》无疑就属于这一类。

    名曰“城市发展史”,那么作者面临的首要问题,恐怕就是回答什么是城市。芒福德似乎并没有在哪一章明确地给出“城市”的定义——事实上无论何等详细的定义恐怕都无法描述“城市”这个正在逐渐占据人类的物质空间与精神空间的庞然大物——然而从他多视角的、反复的描述中,你会逐渐觉得他所言说的这个复杂的事物只能是城市,它与任何其他物体都不尽相同。其中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芒福德在开篇便提出:城市既具备“容器功能”,也具备“磁体功能”;并且,虽然城市在起源之初是先成为“磁体”再成为“容器”的,但“在城市发展的大部分历史阶段中,它作为容器的功能都较其作为磁体的功能更重要”——从早期城市的形态与功能出发,芒福德为读者抽象出了城市最为重要的两个概念。而在在叙述城市的历史起源与发展这个恒久的问题时,作者也并不吝惜笔墨:他不仅前溯至动物与植物的“游动”与“定居”的特性来解释为什么原始人类会逐渐选择定居,而且用诗意舒缓的语调详细回顾了作为城市雏形的原始村落的生活。

    像众多的规划学者一样,芒福德对于古代城镇、尤其是中世纪城镇表现出了更多的喜爱与缅怀之情——后者可以说是工业革命开启的狂飙突进的疯狂时代前最后的挽歌,其城镇的肌理与形态是较为自然的。中世纪的所谓”没有规划师的城市”,因为得益于教会与社区的密切结合以及居住与工作功能的混合,获得了有机的生长,从而更加符合人体的尺度。中世纪城镇的平面,绝不是哪位”先知”或”智者”大笔一挥一蹴而就,而是始终在变动与生长。哪怕基础的市政设施极度匮乏,也无损其人性的光辉。
    芒福德关于城市历史与发展的观点在本质上是较为温和的,不少人认为他提倡的是有机规划与人文主义规划。他对埃比尼泽•霍华德的”花园城市”表示赞许并寄予极高的期望:由”花园城市”构成的”城镇群”(town-cluster)” 实际上是一种新型城市的胚胎形状,它能胜过历史性城市甚至大都市的空间上的限制,然而又能克服大城市的无限止的扩展和凌乱的扩散弥漫。”而与之相对应的自然是对欧美现代的巴洛克式城市与特大城市的抨击:他坚定不移地认为城市是人类文明产生的”容器”和象征,而现代日益严重的以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布局与城市蔓延带来的社会边界的消解、社会纽带的崩溃以及社会资本的退化等等现象,是否就是在预示着人类文明的衰落或是迷失?芒福德认为是的。此观点也许有失偏激,当前的城市化也或许是拓展了人类聚居活动的广度和深度,但罗伯特•帕特南所言的”孤独的保龄球客”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你我周围。面对此景,焉能不思?

    在这本书中,芒福德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回顾者与总结者来将我们引入城市发展与规划的神圣殿堂。书中看似有许多大量的振聋发聩的观点——至少对刚刚接触城市发展的理论的我来说——但属于芒福德自己提出的创见却并不多见。当然我们也可以认为这是由于《城市发展史》一书的定位所限——它更像是一本城市发展的通史,一部站在时代发展的转折点上、借由回顾历史而试图指引未来正确方向的宣言书。然而面对这样一位仁人志士,面对这样一颗拳拳之心,或许我们无法苛求更多。

                                     (2014学年秋季学期 城市社会学 读书笔记)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城市发展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市发展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