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聚集的地方

木鸡腿
2014-09-28 看过
《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是周嘉宁之前散落在各处的短篇的一个合集。如果硬要做一个时间梳理的话,是这样的:

《幻觉》:《收获》,2010年第6期
《爱情》:《鲤·来不及》,2011年1月
《末日》:《上海文学》,2012年第2期
《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鲤·文艺青年》,2012年8月
《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一个」,2012年12月5日
《轻轻喘出一口气》:《上海文学》,2013年第3期
《尽头》:《人民文学》,2013年第7期
《热带》:《鲤·旅馆》,2013年7月
《那儿,那儿》:《上海文学》,2013年第10期
《美好的时光不能久留》:《上海文学》,2013年第10期
《荒岛》:《上海文学》,2013年第10期
《让我们聊些别的》:《收获》,2014年第1期
《生日快乐》:首次发表

这十三篇小说的风格除开《爱情》和《末日》都非常一致——这两篇小说还有些周嘉宁早中期作品的影子,而其余的十一篇虽然写的也是那些绝望事儿,但却显得冷酷、克制。

不知道周嘉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舍弃原来的写作风格、转而进入现在的模式的,但应该是2010年发表《幻觉》前,因为《幻觉》已经初具了周嘉宁现在这种冷静克制的写

















...
显示全文
《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是周嘉宁之前散落在各处的短篇的一个合集。如果硬要做一个时间梳理的话,是这样的:

《幻觉》:《收获》,2010年第6期
《爱情》:《鲤·来不及》,2011年1月
《末日》:《上海文学》,2012年第2期
《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鲤·文艺青年》,2012年8月
《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一个」,2012年12月5日
《轻轻喘出一口气》:《上海文学》,2013年第3期
《尽头》:《人民文学》,2013年第7期
《热带》:《鲤·旅馆》,2013年7月
《那儿,那儿》:《上海文学》,2013年第10期
《美好的时光不能久留》:《上海文学》,2013年第10期
《荒岛》:《上海文学》,2013年第10期
《让我们聊些别的》:《收获》,2014年第1期
《生日快乐》:首次发表

这十三篇小说的风格除开《爱情》和《末日》都非常一致——这两篇小说还有些周嘉宁早中期作品的影子,而其余的十一篇虽然写的也是那些绝望事儿,但却显得冷酷、克制。

不知道周嘉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舍弃原来的写作风格、转而进入现在的模式的,但应该是2010年发表《幻觉》前,因为《幻觉》已经初具了周嘉宁现在这种冷静克制的写作风格,不过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周嘉宁开始了她的转变。等到2012年在「一个」上读到《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时我非常吃惊,这篇小说完全和周嘉宁之前的写作割裂开来——没错,是“割裂”,我总以为小说风格的转变是逐渐完成的,会有一个稍微平缓的过渡,但是读完《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后,我才发觉,这种转变原来也是可以极其陡峭的,周嘉宁没有在一个缓坡上前进,她来到了悬崖前。除了从一些细节和文字表达能够依稀辨别出周嘉宁之前的影子,其余的部分已经彻头彻尾改变了。

《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具备了周嘉宁后来(也就是现在)小说的风格:失意者不尽如人意的生活,他们就像一块在大海上漂着的浮板,看不到岸,也沉不下去,在世俗生活中挣扎着,但那些痛苦情绪却被小说语言巧妙地压制住了;风格上变得简单冷静,特别是对话部分,非常有雷蒙德·卡佛的味道;在叙事上,从讲一个完整的故事变成了对一个生活片段进行描写。周嘉宁甚至不再交代时间、地点,而是让这些信息从人物口中说出(因此也增加了对话的篇幅,比如《荒岛》就是完全靠对话来支撑的),或是只做寥寥几笔的描写,比如在《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中,只有从板球、海鸥和周嘉宁之前在爱尔兰待了一段时间的经历才能大致推断出这篇小说发生的地点就是爱尔兰。

这本小说的整体氛围,像是站在一个雨水聚集的地方。小说人物的情绪变得很轻,并不是说没有痛苦和困扰,而是周嘉宁将所有的灰情绪都压抑住了,如果说她以前的小说是在释放难过,那么这本小说就将那些难过收了起来,就像用透明袋子装起来的水,看得见,但是摸不着,好像那些人物已经在绝望中待得太久,已经习以为常,再没有什么是好失去的了。

其实写作技巧上的具体东西我也说不清楚,相较上面这些,我更好奇周嘉宁的这种转变是如何开始的,又是什么促使她从“写东西的人”向“作家”这个身份的转变。

前几天我重新翻了翻村上春树的《远方的大鼓声》。在读到杰夫·戴尔的《懒人瑜伽》前,《远方的大鼓声》是我最喜欢的游记,但是杰夫·戴尔的旅行似乎才更有吸引力:在曝晒的东南亚吸大麻、喝酒、和陌生女人接吻。相比起来,村上春树中产阶级的旅游方式似乎太无趣了,如果每到一个地方都规律地做着同样的事(跑步、煮饭、写作),那这趟旅行的意义在哪里?不过重读《远方的大鼓声》后,我才明白,想从“写东西的人”变成“作家”,大概就得需要这种无比规律又无趣的生活方式,规律地作息、写作、锻炼(村上春树说了,只有拥有健康的身体才能继续写作!)——而这些,也都是周嘉宁目前的生活状态。想要写出像样的玩意,就得用职业化的态度对待写作。

周嘉宁曾经将现在的写作状态的出现归结为“摸到了电门”,《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算是她触电后的第一本作品集。虽然我觉得周嘉宁目前仍然处于写作过渡期——因为在这本小说里可以窥见一些她推崇的作家的影子,并且相较之前稚嫩但个人特色鲜明的早期作品,现在的她仍然在摸索属于自己的风格——但不管怎样,在路上就是对的,即使需要穿过密林,一直走在路上就是对的。
2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