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掮客

sysjc
2014-09-28 看过
这是一本电影同期书,依托电影《后会无期》,对一段人生经历的《告白与告别》。

这些年,可以说是“以卖文字为职业,以比赛车为娱乐,以‘网络公知’为忍不住的新努力”的韩寒,不管是被别人质疑,自己起诉又撤诉;还是今个办杂志,明个玩微博,韩寒同学一直在转型折腾着,一直找寻着试图名利双收、通吃主流与暗流红利的坐标方位。看到纸媒、书媒已经式微而且“变现交割”速度明显放慢的情景,不敏感地发现电影工业化初露端倪,电影正在成为新的快速捞钱行业。而电影审查的标准几乎就是“不反共,不脱光衣服”,任你凶杀暴力、金钱拜物、低俗庸俗都可以放行。与此同时他眼里那么“娘”的自己的对手郭小四,在电影圈子里早已玩了个风声水起,挣了个盆满钵满,那么“man”的自己怎能袖手旁观,空误了自己的好身高、好身材、好容貌、好“功夫”?何况自己那些狂热的粉,早已成为被自己囚禁的鸟,不知天有多高,正巴巴等着被刺激一下,好释放释放无处释放的生理与精神上憋着的那股东西。于是按照“粉丝经济”的模式,就有了这部“电影”,也有了电影的衍生品——这本书《告白与告别》。可不,挣钱就要全方位各层次的,不留死角!

电影怎样?看了。撇开那些个故事以外的东西,电影还有什么?就故事本身来讲,其实很干瘪,让人很遗憾,几个小故事的串联,彼此无逻辑关联。这是韩寒这几年的特征,几乎编不出一个完整的精彩的故事、只能是集锦似的、金句微博似的、玩世不恭似的小故事,别说短篇小说,连长篇他都写不出来了。当年,他的同类前辈--王朔先生在早期还能编几个好故事,后来不行了,才整出那些个《甲方乙方》、《私人订制》类的故事集锦,凸显“王”郎才尽。韩寒同学不会这么早就“韩”郎才尽了吧!
书又怎样?读了。宣传上说的很吓人,是韩寒同学对大到社会、世界、人生,小到个人、爱情、电影的“诙谐有趣、睿智深邃的思考”。但撇开电影不谈,单看这本书,无非是韩寒同学全方位展示一下已经自恋成浑然不觉“就是潇洒”的自己。读后,内心真不是滋味,真无语。写一副对联吧:装B也好,自恋也好,只要捞钱就好;来点儿酷,来点儿坏,来点金句名言;横批是:寒很寒。

近读《南方人物周刊》“百年家族”系列,写张作霖、张学良的,文中的一个观点印象颇深:“像张作霖这种无信仰、轻准则的枭雄,像张学良这样胸无城府、冲动妄为的少帅,才会成为贩夫走卒心目中的豪杰。有什么样的社会土壤,即有什么样的‘英雄’,古今如此,中外皆然。”

结论并不武断。我们在今天这个更加凸显无信仰、无理想、无原则、无是非观的现实中,在今天这个玩演技、比定力、一切围着钱转的时代里,在这个轻内容、重金句、无智慧、玩脑筋急转弯般的小聪明的氛围中,在这个已把汉语玩成谐音释义、重义歧义、任意拼装组合的语境下,各色人物纷纷登场,并不奇怪,倘若一切只是在法律的范畴内闷声发财,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本来就是挣钱的勾当,却非要打出什么“主义”“公知”的旗号,把自己的商业行为绑架上道义的标签,又把自己弄得仿佛是救世主似的,象他说的在上海起义什么的那些话,真幼稚与自恋,让人掉一地鸡皮疙瘩,而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担当行为,那么你不仅已经不是公知了,都有些“掮客”的味道了,我叫他偶像掮客。偶像掮客,多么好的职业,有人心甘情愿掏钱献身,不光帮你数钱,嘴里还叨咕着无怨无悔呢。而他呢,早一骑绝尘,奔向下一个卖场了。用韩寒的话说:就是潇洒,没有办法!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话,用在韩寒身上,真不过分。就是这样,没有办法。
29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告白与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告白与告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