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贝克的哲学史,深入浅出,功力深厚,值得推荐

宽阔的肩膀8848
2014-09-17 看过
简单地摘一段两位大师解释和说明普罗泰戈拉那句名言:人是万物的尺度,相信能看出高下:
希尔贝克 西方哲学史043-047页
我们可以把普罗泰戈拉的"人是万物尺度"的命题解释为一个认识
论命题:事物不以它们本来的面目向人们显现,在任何时候都只显现其
某些方面或特性。例如,木匠手中的铁锤是敲钉子的工具。这个铁锤或好用或不好用,或轻或重,对物理学家来说,摆在观察台上的铁锤是一个物理客体,不是看它好用不好用,而是看它的特定分子结构,以及如重量、伸缩性等物理特性。对商人来说,柜台里的铁锤只是个有特定价格和利润、好卖不好卖的商品。这是目前我们对此命题的解释。
如果我们对普罗泰戈拉命题的解释是正确的话,那他的命题就表述
为:就显现在人们面前的事物一直被人在特定时候身处的环境或职责所
决定而言,人是万物的尺度。这个观点暗含一种认识论的视角主义
(perspectivism) :在任何时候我们的知识都以视角( perspective) 为条件,
在视角的基础上建立知识。这种视角主义暗含一种认识论的多元论:观
察事物的方式是多样的。也代表了一种相对主义: 我们对事物的认识取
决于我们的活动或情境一一认识相对于我们的情境。
但这是否意味我们就无法区分对错呢?以下情况并不符合我们对这
一命题的表述:两个木匠常常能发现最适合敲钉子的铁锤,假定他们有
完全相似的手和臂力等条件。而两个科学家也很容易对铁锤的重量、伸缩性等方面的特性达成一致看法。换句话说,这种与不同情境和职业相关的视角主义(多元主义、相对主义)并不意味着取消对错之分。作为木匠,我们可以正确或错误地谈论铁锤g 同样科学家和商人等也能这么做。当我们在一个特殊情境中讨论一个物体,如铁锤,只要我们所说的是在此情境中显现的这个物体,那我们说的就是对的。

斯通诺夫 西方哲学史 026-027
在来到雅典的诸多智者当中,阿布德拉的普罗泰戈拉(约公元前490 年-公元前420年)是年纪最长的,在许多方面他也是最有影响的。他因下面的这一陈述而广为人知,"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者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者不存在的尺度。"就是说,每个个人是他或她作出的所有判断的最终标准。这意味着任何我可能达到的关于事物的知识都受到
我作为人的能力的限制。普罗泰戈拉不考虑任何神学的探讨,他说,"关于神,我既不能认识到他们是否存在,也不能认识到他们是什么样子的;因为阻碍我的认识的因素有很多:问题的晦涩,人生的短暂。"普罗泰戈拉说.知识受到我们各种知觉的限制,这些知觉是因人而异的。如果两个人观察同一个对象,他们的感觉会各不相同,因为每个人相对于这个对象的位置不一样。与此相似,同一阵风吹向两个人,一个人会觉得凉,一个人则会觉得暖。我们不能以简单的方式回答这阵风是不是凉的。它事实上的确对一个人是凉的,对另一个人是暖的。因而,说一个人是所有事物的尺度就是说我们的知识被自己的知觉所限
制。如果在我们内部的某个东西使我们以与别人不同的方式知觉事物,那么就不存在什么标准来检验是不是某个人的知觉是对的而另一个人的是错的。普罗泰戈拉认为.我们通过自己各种各样的感官知觉到的对象必定具有不同的人各自知觉到的属于它们的所有属性。由于这一原因,我们不可能发现一个事物的"真正"本质是什么;一个事物有多少感知29 它的人就有多少特性。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区分一个事物的现象和它的实在。基于这一知识理论,我们不可能获得任何绝对的科学知识,因为不同的观察者之间存在着固有的差异,这使我们每个人对事物的观察各不相同。普罗泰戈拉总结道,知识对每个人而言都是
相对的。

写书是为了让读者理解和明白。希尔贝克,写许多哲学家的主要思想史,经常用这种浅显易懂的比喻,比如写到维特根斯坦时,就主要写他二个观点,意义即用法和语言游戏,共4个篇幅。当然,维氏是大哲学家,四个篇幅要构勒出分析哲学的总体概貌,相当不易。

而且,希尔贝克在写某个哲学家的观点时,行文中,经常把在此之前哲学家是如何说的,近期的哲学家又是啥观点,也就是哲学问题、观点的承继关系一并描述下。

希尔贝克的书,与通常的哲学史不见的是,涉及科学史、政治学和社会科学等相关内容,有点接近学术史和思想史,更宏观。

我自己的感觉,希尔贝克的书,读了不容易放下,而斯普诺夫的,可以辅以参考,看看他如何描述同一个哲学家,但斯氏的书通读不下去。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方哲学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