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与女性视角,历史与真实

再快乐一点
2014-09-15 看过
        朋友推荐下阅读的小说,以一位老妇人的回忆口吻,描写鄂温克人近百年的民族故事。整体故事还是挺有趣的,原始的森林牧民生活状态十分艰辛。不过读完了倒是很快,也很开心。对于原始民族的描写,能想到的电影也很多,比如《与狼共舞》、《赛德克巴莱》。我觉得处于女性视角,或者作者的选择角度,故事里面血腥残忍的事情可能有些弱化,对于原始民族的生活也不可避免的给予了很大的美化,虽然很多故事和人物的命运还是挺惊心动魄的。描写的画面感很强,关于定居的争论大概是游牧民族无法逃脱的宿命。

为什么叫右岸哪?大概就是河的南岸,以河的流向为前,河北为左岸,俄罗斯/苏联一侧,右岸为我国境内吧。里面还提到了康德的年号,怪怪的,是伪满洲国的。有些有趣的细节,如吃熊肉之前要学乌鸦叫,想象一下,实在是很可爱。仅就比较关注的几个方面简单的说说吧:

一、 萨满

很多人估计读书后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萨满了,可能就是东北土话里面的“跳大神”。尼都萨满和妮浩是先后的两任部落内萨满,其萨满舞的描写很美好,大概就是围着篝火而舞,但大抵与很多印第安电影里面的篝火舞蹈差不了太多吧。祭祀时的衣服和祭拜的神像,其实也都很简单。

且不论萨满究竟有没有神力,但其平衡,一命抵一命的逻辑还是很有趣的,类似的还有笑傲江湖的平一指,日本动画《钢之炼金术士》等。萨满和酋长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很多日常大事,萨满都可以借着神的名义而加以变更,酋长大概要负责日常生产捕猎的组织吧。尼都萨满终究也没有和口述者的母亲在一起,其实从前后文来看,萨满结婚似乎也不是什么忌讳的事儿。

二、 外部的朝代

从时间跨度上来看,按大的朝代,口述者应该出生于清末民初,年轻时期经历了民国、伪满及建国,似乎早期在部落贸易里,俄罗斯人占主导地位,这可能也说明了俄罗斯/苏联人在当地的影响力,所以后来日本人驱逐俄罗斯人也是日本对山地实施了实际控制的佐证。日本人以前,没有官府代表来到部落,部落人只见过行商。新中国建立后,镇上的干部也是多次上山,并最后把大部分人劝下山定居了。

对于外部政权,部落采取了默认其权威的态度。日本人要求全体男性下山集训,就都乖乖的下山了,虽然为部落在山里的妇孺们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其前辈海兰察大概也是这样从军,默认了清朝的权威。之后的叙说,说男子们曾到江北的苏联地区进行过渗透和侦察,后来,还提到参与了搜捕日军的工作。如果细考历史的话,部落男子应该帮助日军对付过抗联。

三、 一见钟情和婚恋

口述者的两次婚恋的来临都很传奇,类似于一见钟情,大概这位女性的形象和魅力也过人吧。其余人的婚恋,很多也都是属于一见钟情,在某次集会上见过,或者某次两个部落互相见过,适龄男女见面后就会大胆提出意向。大概没有其他的平台、相亲大会之类的场合,可供慢慢了解或日久生情。不过直接的方式也许就是最好的。因为住宿条件的限制,幼年子女大概很小就对性生活不陌生,所以适龄男女结婚的愿望大概是很强烈的吧。

四、 汉人的形象

汉人的形象开始是很飘渺的,第一个出现的,是一个代替俄罗斯商人出现的行商,这大概和《赛德克巴莱》里面的杂货店老板属于一路吧。而后随着新中国对于山区的统治深化,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汉人,虽然其形象似乎也都不高大,有的实在还能猥琐。

五、 战争和部族之间

    书中一直没有描述真正的战争场景,虽然当时存在着很多战斗,不管是苏联和日本之间,抗联和日本之间,后来的国共内战。伊万参与了战争,但他只是个传说。各鄂温克部落之间似乎能和平相处,这有点儿怪怪的,如《赛德克巴莱》《与狼共舞》,同族之间争抢资源,牧场、猎场、水源地等的战斗是惨烈的,有的仇恨甚至是世世代代相传。大概作者刻意回避了这些。

六、 违法或违反道德

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但部落还是有明确的道德行为规范,但书中没有说明特别的犯罪后,会出现何种惩罚或结果。偷盗、仇杀、通奸、性暴力、亵渎神灵都是常受惩处的方面,但书中唯一偷窃的例子,还是山外的几个汉人。书中有几次说到某个人引发众怒的行为,如马粪包的很多事情,但最终似乎也没有真正的惩罚。

七、 阉割情节

中国的文化或文学艺术中,有很深的阉割戏份。拉吉米马背上致残,这一点其实是有点儿不可想象的;马粪包也为了谢罪自宫。大概在一些文化中,为了谢罪,宁死也不会自宫,中国的这种文化传统,实在不知道是个优点哪,还是个缺点。

八、 马

鄂温克部落中,马不多见,大概是因为山林生活,适合大规模放养的还是鹿,而马虽然具有速度耐力等方面的优势,实在是山林中的奢侈品,而且不容易养活吧。这点和草原上的牧民有很大差别。

九、 父母与子女,怨妇们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包括婆婆儿媳的关系,也很值得考究。捡到女儿马伊堪的拉吉米,因为身体残疾的问题,对美丽的女儿有一种过分的占有欲,而且由于其来历不明,更加使得拉吉米神经兮兮。最后马伊堪以一种惨烈的方式离开了拉吉米,也离开了这个世界。此外,婆婆玛利亚与杰芙琳娜不和,不让杰芙琳娜把孩子生下,导致杰芙琳娜流产,其实究竟有何种深仇大恨那?依芙琳到了老年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怨妇,大概每个部落、村庄、单位,都会存在着这种充满负能量的中老年女人。

十、 迁徙

类似于草原上的逐水草而居,鄂温克人也会为寻找更多的饲料或猎场而迁移,迁移大概是有一些固定的线路的,但迁徙又是一件大事甚至危险的事儿,尤其是冬天,有些人甚至在迁移中被冻死。迁徙留下的标记,固然可以帮助同伴,但也会引来仇家吧。

十一、 历史

讲述者只是说了些自己一代的历史,对于部落的过去,含糊的说了一下,以前是在贝加尔湖附近?很多原始部落是以歌谣、史诗或口头历史的方式讲述本部族的历史的,鄂温克人也应该有类似的东西或专职人员,但要写到这样,可能又要牵涉到复杂的历史和边境纠纷,所以也许作者干脆就不说了吧。

十二、 定居

小说以对于定居的讨论开始,以定居的结果而终。牧民向定居的转移,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可能是无法避免的。鄂温克传统的生活方式有浪漫的一面,天人合一的一面,然而终究是靠天吃饭,生产力很低,死亡率较高的。给年轻人一个选择的机会,大部分都会融入现代社会。传统的东西,如果不能给人们带来福祉的话,逝去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即便伤逝,也无从挽回。

  

各种感慨,可爱的小说。一直想说写读后感的,看完了快两周才动笔。

                                     于北京

                                2014-09-14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