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场革命》中译序

奥威尔
2014-09-09 看过
安兰德离世已经30余年,影响力丝毫不见衰退,反而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广。在美国,当人们意识到政府在扩张,自由传统受到威胁,就会以安兰德的思想当作对抗“大政府”的武器。在总统竞选辩论中,她的观点和言论会被引用。右方常常会质问左方,你读过安兰德吗?左方不敢怠慢,说:当然!美国政坛的新军茶党就奉安兰德的思想为圭皋。

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政府救市,砸几万亿民众的血汗钱给大银行大企业。于是游行集会,抗议政府干预经济,干扰市场自由运行,破坏公平原则。队伍中有人举着标语牌,上面写着安兰德的格言警语,或者就写一句话:安兰德是对的。奥巴马推行医改,也有人举牌抗议,说不能让懒汉分享我的劳动,这不公平。

作为小说家和哲学家的安兰德,在经济理性启蒙中,发挥了一般经济学家难以企及的作用,影响之大,只有米塞斯、哈耶克和赫兹里特等可以与之相比。令人意外,但是也符合学理逻辑。经济活动是人类最基本的社会生存方式,经济活动的基本制度形态,或是计划经济或是自由市场经济,都是基于对人类本性的认识。经济学家往往是从经济活动的现象,再追溯到人类的社会本性,从而证明市场经济的合理性或是否定其正当性,如米塞斯之于《人的行为》,哈耶克之于《致命的自负》,马克思之于《资本论》等。

安兰德反其道,直接从“自私的美德”这一基础命题出发,论证自由交换与自由贸易的合理性。而且,安兰德又跨越一大步,赋予自由市场经济以道德光环。安兰德并没有完整地建构其经济学体系,但基于她奠定的原初命题和基础概念,由后继者自行推衍出一整套基础理论体系,这就是客观主义经济学(Objectivism Economics)的由来。《市场没有失败》(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和这本即将出版的《自由市场革命》正是典型的客观主义经济学著作。如果拿之与奥地利学派的基础普及读物相比较,发现两者高度一致,可谓殊途同归。

这本书,乃至客观主义经济学(或称安兰德经济学),可以说是2008年经济危机催生的产物。每到危机,就给政客和无良经济学家提供了破坏经济学基本原则,挑战学术道德和社会底线的契机。政府以解救危难的名义肆意扩张,拿国库补助大银行大企业,甚至开动印钞机大肆掠夺。美国利用其货币霸权掠夺全世界,弱势国家则掠夺本国人民。看不见的敲骨吸髓,危害之烈,不亚于一场战争。但是,这种掠夺却往往是掠夺者与被掠夺者合谋发生的,经济学家在理论上蓄意愚弄,起了相当坏的作用。像《自由市场革命》这样的著作,就是从基本的人性概念出发,将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掰开了揉碎了讲给读者听,让读者明白基本的常识和原则,认清政府救市的背后,实际是一场无声的掠夺,掠夺对象是弱势的底层。

诚然,《自由市场革命》这样的普及读物,在学术上并无高深的道理、新鲜的理论,但是经济学的存在,就不是以追求高深玄妙为目的,更不是助纣为虐,帮助豪强抢劫百姓。自亚当斯密以来,捍卫自由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帮助民众掌握常识,了解真相,抵御强权劫掠,是经济学的基本职能。应该有这样一个共识:经济理性启蒙是经济学家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惜学院的教授,政府的专家,都以做帮凶为能事,顺带自己分一杯羹。即便是曾经追随安兰德的小弟格林斯潘,主掌美联储,大权在握,权势倾天,也未能免俗。比较而言,《自由市场革命》可以说是一本良心之作。

经济体系是一个复杂的有机体,大多数时候运行正常,但也难免会出故障。有机体有自我修复功能,每一次危机之后,经济形势会逐渐走出谷底,然后在更高一个层面运行,达到新的、更高的繁荣。跟过去相比,人类积累了巨大的财富,有高效的再分配机制和福利保障体系,承受危机的能力越来越强;人类应对经济危机的手段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有效。因此以往描绘的经济危机诸多可怕症状,在发达国家很难看到了。2008年这次经济危机,着急上火的是政府,欧美,甚至希腊民众的生活受到的影响不大。

正常人都会感冒发烧,但不一定非要吃药打针,多喝水多休息即可。感冒发烧未必是坏事,相反,从长远和整体看,对身体是有益的。但是,在以药养医的体制下,可以自然恢复的感冒发烧,就成了医院宰割求诊者的人肉盛宴。

政治家是选票至上,他必须在任期内,改善或消除症状,否则就失去选票。至于将来的祸患,那是不在乎的。经济学家如果放弃良知底线,迎合政治家的短期需要,开出立竿见影的虎狼药,那么就能成为主流,被奉为帝王师。但是,不是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敢如此不负责。有政治家问米塞斯,经济危机来临,如何应对。米塞斯说,很简单,把日夜机器轰鸣的印钞厂关了。这的确是治国利民的良策,却会让内阁倒台,西方的执政者必须靠高速的经济增长来维持其地位。经济规律与政治短期利益发生冲突,我们当然知道,总是后者占上风。所以奥地利学派主将米塞斯、哈耶克干脆退出江湖,以全节操。凯恩斯不在乎——长久看,反正都是要死的——他成了帝王师。

亚龙·布鲁克博士是安兰德的第二代传人,主持安兰德研究所有年,为传播和发展客观主义思想尽心尽力。在经济危机期间,他以安兰德的思想回应政府的执政措施,并四处奔波,到处宣讲,以启发民众。笔者曾经与布鲁克博士面谈过,确能感受到他对这项工作的热忱和投入。布鲁克博士不仅述,而且有所作,与同道一起撰写了这本书,把安兰德的经济学思想系统化,通俗化,对经济理性启蒙产生了有益的作用,能帮助读者厘清模糊的认识,牢固把握基本的经济学基本原则,不至于在危机之中产生方向性的困惑而受到愚弄。相比较,中国更需要有人做这样的工作。启蒙编译所愿意与出版社学术界的朋友一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经济理性启蒙添砖加瓦。

所谓启蒙,首先是自我启蒙,其次是相互的切磋讨论,不存在谁是启蒙者谁是被启蒙者,更非强制灌输。《自由市场革命》中所有的议题,都富有启发性,都值得我们深思,但书中所言并不是定论,都可以拿出来探究、商榷。真理在握的独断和霸道,危害极大,我们都曾经饱受其苦。其实,我们都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没有终点。

                                        汪宇
                                    2014年6月10日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自由市场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由市场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