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丑一个公道

杜子腾-TM
2014-09-07 看过
还丑一个公道
——评《审丑》
文|杜子腾

还丑一个公道?如果不坐下来抛出这样一个命题,恐怕我们很少会特意的去讨论“丑”。是的,我们的注意力被“美”已经牵制了上千年,以至于我们都不能好好的谈一谈“丑”。审美成了理论,成了学说,甚至发展出量化美的单位——海伦毫。丑却招人们鄙视,且不明所以。

史蒂芬•贝利尝试以一个新的角度切入这个被我们厌弃且搁置多年的课题。美、丑的概念其实一直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属于人类价值观的事物总是左右难辨,界限既模糊又动态。当我们在谈论美,实则丑也在我们的谈论之中隐含。因为作为相对的概念,每一次对美的提及都是对丑的侧面修正。

对美的哲学的思考从柏拉图到康德,再到如今不胜枚举的美学家的出现,一直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与见解。对蒙娜丽莎微笑众口一致的欣赏,倾倒于海伦引发特洛伊战争的神话,发起于“震颤派”克制与隐忍的极简设计风格的流行等等,都是我们对美的不懈追求。但这完全不能解释另外一些现象,比如从达•芬奇速写草图中暴露的其对于畸形与残损人体的异常迷恋,这大大颠覆了其庄重优雅画作给人的一贯印象;收藏于伦敦国立美术馆的《丑怪老妇》(An old woman)虽然画的是一位骨骼畸形的老妇人,但却成为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再简单一点,“光头强”你认识吧?很丑吧?但不妨碍孩子们喜欢他。如此,我们不妨看看对于丑的认识在那些更有洞见的人眼里是如何的。罗森克朗兹的《丑陋狰狞之美学》可谓是开近现代论丑之先河,之后艾柯的《丑的历史》详述了一堆怪诞滑稽、畸形异变和恐怖邪魔之物。似乎离真正的论丑还有点儿远。倒是狄奥多•阿多诺在《美学理论》中说道,“在丑陋(之物)中,艺术必须去谴责这个世界”。如此晦涩的言语相信很难让大众真正了解“丑”的真实面目。于是,史蒂芬•贝利选择了一个更广阔的视野,开始他的寻“丑”之旅。

同样的两种艺术风格,极简主义与巴洛克有什么联系?数学关系下精确的美与其功能性的丑如何平衡?蒙娜丽莎的美和公爵夫人的丑怎么可以同时受欢迎?丑陋与罪恶,美丽与高尚是对等的吗?自然之美从什么时候开始得到认可,品味的出现表现了什么,“贫乏时代诗人的富有”作何理解,种族主义、现代主义以及商业化下美的滥用等等等等。作者试图给我们一幅广阔的图景,带我们一一探寻丑的踪迹。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个学生,仅仅有跟随的机会,沿着作者的目光所及探视整个新大陆。但这不妨碍我虔诚的学习美、丑的知识,重新审视身边的事物。

当美成为我们的共识,并进入商业化的运作,我们看到了千篇一律的锥子脸,大眼睛。明星撞脸的频繁发生暗示了审美趋势的单调;女色式微,男色当道则让“美”的生产力成为了批量化的代名词。网友倒是很智慧,一句朴素的“与其美得雷同,不如丑的独特”将美丑的微妙关系拿捏得极其到位。

结合苏珊•桑塔格对阐释的论述,我们是否对美、丑也少点儿过度阐释?美,我们已经了解的过多了,对丑,我们还停留在主观的偏见中。是否应当掀起一场对丑的“复兴”?那倒大可不必,我们只需还丑一个公道,让丑在我们的视线下回归本真。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审丑:万物美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审丑:万物美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