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塞斯《古典传统中的自由主义(liberalismus/liberalism in the classical tradition,1927)》小摘要

江绪林
2014-09-07 看过
【按语:米塞斯的《古典传统中的自由主义(自由与繁荣的国度,1927)》或许是对(19世纪式的)古典自由主义最好的入门之物,虽然或许算不上一部精深或谨严之作,却包含了米塞斯-哈耶克-弗里德曼等奥地利-芝加哥学派的基本内核。这种古典自由主义与功利主义伦理学密切相关,且以19世纪欧洲(尤其是英国)的自由放任或自由竞争为时代背景,其关键理念是私有制和守夜人国家(night-watchman state)。米塞斯说:“用一个唯一的词汇就能概括自由主义的纲领,这就是,私有制,即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自由主义的一切其他主张都是根据这一根本性的主张而提出的。”(米塞斯:《古典传统中的自由主义(自由与繁荣的国度,1927)》,韩光明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页61,下同)

对代议民主制的辩护很有意思,因为米塞斯说民主制的对立面不是精英论而是暴力论;而且在某种意义上米塞斯也首倡了“守夜人国家”理念。米塞斯有的论证是简陋的(譬如针对垄断和官僚化的分析),而且其自由主义理念具有某种幼稚的科学信仰的色彩;另外,对作为自由主义的道德基石的功利主义似乎也语焉未详,未必能解释诸个体与社会之和谐何以可能的问题。其实读了此书,大概就会明白为何米塞斯在学界遭受冷遇(他那非数理的经济、那强硬而有欠时代敏感的古典主张),被称为“古典自由主义的最后骑士(the last knight of liberalism, Hulsmann语)”。

要点:自由主义是一种世俗的、功利主义的、理性的政治纲领,其标记是资本主义(“序言”);自由主义的基本主张是私有制、自由(vs奴役)、和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vs人生而平等)、守夜人国家、民主制(vs暴力论)、宽容。就经济政策而言,自由主义支持私有制,坚决反对公有制和干预主义;就外交政策而言,则要求普遍和平、自决权和自由贸易等;最后作为一种科学体系,自由主义将只以思想取胜,二反对结党营私。】

“序言”

米塞斯说18-19世纪的欧洲有一个自由主义的政治纲领(虽然在19世纪出现强大反对潮流),它“是科学在社会生活中的应用(it is the application of the teachings of science to the social life of man)。”【46】自由主义是世俗的、物质的:“其着眼点和最终目的是促进人们外在的物质福利,而不是直接满足人们内在的、精神上的以及形而上学的需求。…自由主义仅仅是试图为人们创造一个外在的富裕条件。…自由主义除了为人们的内心生活发展创造一个外部的前提条件之外,别无他求。”【46-7】它是一种理性主义,“自由主义的性质恰恰是要使理智在政治中生活中大行其道,让人们的行为在各方面都变得更加理智。”【48】自由主义“一贯注重全社会的福利,从未为某一特殊阶层谋取利益。”【50】“我们习惯将一个实行了自由原则的社会称为资本主义社会,将这一社会形态打上资本主义的标记。…若把我们的时代称为资本主义时代,无论如何都是正确的。”【52】而反自由主义都来自傅里叶变态心理。

 

“章1:自由主义政策的基石”

本章中米塞斯提出和辩护了自由主义的基本主张:私有制、自由、和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守夜人国家、民主制vs暴力论、宽容。“用一个唯一的词汇就能概括自由主义的纲领,这就是,私有制,即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自由主义的一切其他主张都是根据这一根本性的主张而提出的。”【61】而“‘自由’与‘和平’不仅仅是生产资料私有制这一基本思想的延伸与发展,而且同样是自由主义思想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62】“自由主义的名称就来源于自由一词。”【62】而自由的辩护唯在功利:“唯一能够战胜、并且已经战胜奴隶制及其辩护士的论据是,自由劳动可以创造远远高于奴隶劳动的生产率。…只有具备现代化工业所需技能的自由劳动者才可能最大限度地创造效益。”【63】自由主义支持和平是因为“只有和平才能给人类带来进步。”【65】

米塞斯抛弃了老的自然法的和启蒙的自由主义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主张,而代之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事实上,人与人之间完全不同,即使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姐妹之间,也存在着身体上和精神特征上的巨大差异。…人与人是天生不相同的,人们不能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奠基于天生的人人相等(Men are not equal, and the demand for equality under the law can by no means be grounded in the contention that equal treatment is due to equals)。”【69】米塞斯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基于两个理由:自由劳动制度的生产效率最高;社会的安定与和平所需。【69】米塞斯说要求经济收入的平等将“把自由主义最终引向了社会主义,引向了消灭生产资料个人所有制的轨道。”【70】而“保留私有制是全体人民以及各社会阶层的共同利益之所在。”【71】在米塞斯看来,调整收入和财产的不平等或追求平等分配将导致整体福利和人均收入的极度下降,而“今天的奢侈品就是明天的必需品。…它是我们经济生活的动力源之一。”【73】

米塞斯反对无政府主义,为一种守夜人国家(night-watchman state)辩护:“自由主义学说赋予国家的任务是,保护私有财产,保护自由,保卫和平。…把根据自由主义者的思想建立的国家称之为‘守夜人国家’。”【77】“自由主义关于国家职能的主张是它赞成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这一根本性主张的延伸。”【39】

就国家政制的建立而言,自由主义支持代议民主制,“民主是一种政制形式,它可以保证在不使用暴力的前提之下使政府符合被统治者的意愿。”【81】而反民主的理论的核心在于“暴力论。反民主的理论主张少数人有权使用暴力夺取国家权利,从而达到统治大多数人的目的。”【83】“民主主义者也同样赞成让那些最优秀的人来统治国家。但是他们主张,个人或某些人要想证明他们是合适的统治者,最好的方法是说服人民,使人民自觉自愿地把管理政府的任务交给他们,绝不能用武力迫使人民接受他们的要求。如果其能力、品行和诸如此类的条件和理由不足以说服人民,而且不足以赢得人民的信任,那么,他们就没有理由抱怨人民没有选举他们,而是推选了一些其他的候选人。…有一些聪明睿智的人,当发现自己的人民或全世界人民在通往毁灭的道路上徘徊,而他们此时又没有力量说服人们接受其正确的思想,而允许他们采用的方法又不足以解决问题时,他们就会产生一种采取断然措施、拯救全体人民非我莫属的念头。此时此刻,强人政治、暴力统治以及少数派掌权的独裁主张就会冒头,而且可以立即找到其支持者。但自由主义认为,暴力从来就不是解决危机问题的手段。”【84,这一段好经典】这里米塞斯顺带地分析了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信奉暴力是错误的,但历史地将,法西斯主义却是为了保卫文明免受共产主义暴力的应对措施。最后,米塞斯强调了对国家的限制:“国家机器的任务只有一个,这就是保护人身安全和健康;保护人身自由和私有财产;抵御任何暴力侵犯和侵略。一切超出这一职能范围的政府行为都是罪恶。”【90】

米塞斯还论述了宽容。自由主义宽容各种宗教和世界观,反对任何不宽容。自由主义并非对宗教和世界观漠不关心,而是“因为它坚信,保障社会内部的和平与和谐是高于一切的头等大事。…自由主义认为,只有宽容才能创造并保障社会的和平与和谐。”【93-4】

 

“章2: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

有3种值得分析的经济社会组织形式:生产资料私有制、公有制(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和干预主义。米塞斯为私有制的唯一适合性辩护。“我们的文明以及一切文明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私有财产制度。”【100】资本主义下,只有最称职的人才拥有生产资料。天性扩权的政府总是图谋干预私人产权,但最后只能容忍私有产权。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组织形式。在这个社会组织内,一切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使用权都属于社会共有,由一个类似强制机器的国家来支配它们。”【99】社会主义不可行:不仅仅缺乏刺激力,而且,更根本的是,“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不可能对经济进行核算,这一点使任何社会主义都变得不可实行。…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生产资料实行公有制。这种制度不了解商品和劳务在市场上的交换规律,同样也不认识较高级别的商品和劳务的价格。因此,这种制度缺乏合理的企业经营手段和合理的经济核算手段。”【106-7】也就是没有价格尺度。

米塞斯列举了规定价格和最低工资来分析和反对干预主义政策。因此唯有资本主义是唯一可行的制度。“自由主义捍卫财产的私有制,反对任何企图消亡它的行为。如果人们因此将自由主义者称为私有制的辩护士,那么,这个称号是恰如其份的,因为希腊语中辩护十这个词汇的含义与捍卫者的含义完全相同。”【119】这里米塞斯重申其科学信念:“自由主义这个完全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来源于国民经济学和社会学等纯粹科学,这些科学体系本身并不认识孰好孰坏的评价标准,而仅仅只判断客观事物是什么?它是怎样的?如果这些科学告诉我们,在人们可以想象的一切社会组织中,只有一个,即以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制度具有生命力和生存能力。”【121,感觉米塞斯的分析太简单、太学究、譬如财政和货币政策等都没有得到考量,也是意识形态挂帅的人物。】

接下来米塞斯分析了因垄断(市场不再是自由的,而是垄断的)和官僚化的反对意见。米塞斯直接否认出现了垄断;而对于官僚化,也简单否认之,“一个完全遵照私有制经济的原则,即以追求最高利润为目的的私人企业,不论其规模有多大,都永远不会官僚主义化。…今天到处可见的私人企业的官僚主义化现象,其原因完全是由于干预主义把它的观点强加在企业领导工作中造成的。只要企业能够独立自主地从事经营,它就能摆脱官僚主义的危害。”【133】

 

“章3:自由主义的外交政策”

自由主义的框架也涵盖世界政治,“其最终理想则始终是想实现一种和平的、没有摩擦的全人类的全面合作。…它是一种世界主义的、一种全球性的思想,一种包容了全人类和全世界的思想。从这个意义上说,自由主义是人道主义、自由的世界公民主义和世界主义。”【135】

自由主义支持自决权(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自决权便意味着,假如一方领土——不管是一个村庄、一片国土或几片相联的国土——上的居民通过没有偏见的表决表明,他们不希望留在自已目前所属的那个国家联盟内,而想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或希望属于另一个国家,人们应对这种愿望加以考虑。”【138】这不能曲解为民族自决权。

和平的基石在于私有制和使得领土变更变得无足轻重。在多民族交错地区,“帝国主义则被人民大众看作是维护民族独立的最合适的工具。”【148】为了不被统治,就去统治别人。“不当铁锤便当铁砧,别无他择。这样,力求成为一个尽可能强大的民族国家,将自已的统治扩大到所有民族混居的地区,就成为民族自保的不容拒绝的要求。”【149】

反对传统的“欧洲合众国”设想,要用新的和平手段取代国际政治中的老的军事手段。主张对国际联盟加以改造。特别地驳斥了欧洲文明的威胁,军国主义的俄国,“让俄国人去当俄国人,让他们在自己国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不要让他们超出自己的国界去毁坏欧洲的文明吧。这个结论必须被视为文明国家对俄政策的准则。”【172】

 

“章4:自由主义与政党”

这一章分析了如何实现自由主义纲领的问题。米塞斯强调了自由主义是一种科学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的思想体系将科学视为自己的基础,它恰恰是在不追求任何政治影响的前提下使自己成为了一种政治思想体系(The political ideology of liberalism was derived from a fundamental system of ideas that had first been developed as a scientific theory without any thought of its political significance)。”【179】自由主义只能靠说服取胜,“自由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即在政治斗争中只允许使用思想手段。”【178】因此自由主义不会形成利益的和策略的政党。“自由主义从根本上与所有利益政党毫无共同之处。利益政党主张战争,笃信暴力;而自由主义主张和平,笃信思想的统治力量。”【199】

“章5:自由主义的前途”

这里米塞斯似乎承认“追逐更高的生活水平并不使人幸福”【206】,但这却是宿命,“有一点是肯定的,人们永远在追求,并且将追求改善自己的境况,这是人类无法规避的命运。现代人的繁忙不息是其思想、神经和精神活跃的表现。正如人们无法给一个成人以童年时代的天真幼稚一样,人们也无法使现代人回到人类历史上过去一段平静的时期中去。”【206-7】而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志在“减少痛苦,增加欢乐,这就是它的目标。”【209】因科学之名,自由主义必胜,“它没有党的鲜花,没有党的色彩,没有党歌,没有党的偶像,没有标志,没有口号。它只有事业和论据,而它们必定把它引向胜利。”【209】

“附录”

关于自由主义的文献主要追溯到休谟、斯密和边沁,而这里米塞斯对密尔的批评很有趣,“密尔也是一位古典自由主义的追随者,但特别在其晚期,他在妻子的影响下,充满了懦弱的妥协精神。他慢慢地滑进社会主义,是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意识的没有思想的大杂烩的始作俑者,这种无思想的大杂烩导致了英国自由主义的失败,动摇了英国的国民福利。”【210】还提及了liberalism一词的含义变化,“几乎所有今天自称为自由主义的人,都拒绝拥护生产资料私有制。一部分人赞成社会主义措施,一部分人赞成干预主义措施。”【214】

江绪林 2014年9月7日星期日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自由与繁荣的国度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由与繁荣的国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