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贴一篇吴小如先生订补《菊坛旧闻录》的旧文。

红毹寄梦
2014-08-31 看过
《菊坛旧闻录》订补(吴小如)
中国戏剧出版社重印了台湾京剧评论家丁秉鐩的遗著二种:《国剧名伶轶事》和《青衣•花脸•小丑》,由出版社改名《菊坛旧闻录》。丁文所谈三、四十年代京津两地京剧演出实况,有些或缺漏或误记,今据所知,略举数事做为“订补”。
一、关于金少山。1937年初(实为农历丙子年岁末),金少山在北平首演《连环套》打炮。当晚,北平的名净自郝寿臣、侯喜瑞以下不少同行都坐在台下听戏。据当时新闻界采访侯喜瑞,直至金唱到《盗钩》时“莫非酒内有埋藏”一句,侯才点头首肯,认为确不同凡响。窃以为,金之所以能在北方站住脚跟,与郝、侯等名家的认可是分不开的。至于丁文所谈到的义务戏和合作戏,有三场戏值得一谈,而丁文未及。一是金演《虫八蜡庙》的金大力,穿特制清装。架活鹰登台,一声巨吼,满座动容。金身后潦倒不堪,这身特制的行头卖给了一个唱花脸的“外行”张金波。张曾组一过硬班底到天津演出,亦演此戏,却铩羽而归,再无下落。二是金于大合作戏中演《双沙河》的张天龙,头场威风凛凛,气派极大。后场提壶、打更,猥琐近于玩笑,但仍有气度。此戏金可与侯喜瑞平分秋色(侯的玩笑戏有“三绝”,一即《双沙河》的张天龙;二是《胭脂虎)的庞勋,曾与奚啸伯、小翠花合演,叹为观止;三是反串《翠屏山》的杨雄。而金则仅演《双沙河》)。是《穆柯寨》带“烧山”演焦赞(不演《穆天王》)。金演《穆》剧是在1939年暑中,于北京新新戏院贴大轴,荀令香的穆桂英,董俊峰演孟良。金宗乃父秀山却演架子花(焦赞为架子花应工),董为黄润甫弟子却演铜(孟良应为唱工花脸应工),二人既真斫实砍,配合严丝合缝,功力亦铢两悉称,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后金似再未与董同台演过此戏。
二、关于杨小楼。丁文自言他未见过杨的《水帘洞》、 《五人义》,又说1936年曾烦杨演《夜奔》而终未实现。其实这三出戏,杨在1935年均公开演出过。 《水帘洞》是在第一舞台演的,前场有尚小云、小翠花的全部《梅玉配》。 《水帘洞》最后一场,还利用第一舞台的特有装置来了一个“转台”。《林冲夜奔》也是在第一舞台演出的。《五人义》则在吉祥戏院演出,预告时曾以“二十年未演”为号召,但据朱家溍先生回忆,杨上次演《五人义》距此次并不足二十年。是日前场压轴为郝寿臣《荆轲传》,《五人义》则由刘砚亭配颜佩韦,王福山配地葫芦,范宝亭配大校尉,杨自饰周文元,念京白。这场戏,笔者是陪先十二舅父傅洲生先生同去的,朱家溍先生与王金璐兄当晚亦均在场,惜当时我们三人尚不相识。至于1937年春在长安戏院演出的《金钱豹》是杨一生中的最后一次,由郭庆永扮孙悟空(并非如丁文所言晚年由殷金振配演,此时殷似尚未在中华戏校毕业)。此外,丁文还谈到1934年杨在天津春和大戏院贴《灞桥挑袍》临时回戏,改演《安天会》、《长坂坡》双出的事,说杨“养精蓄锐,白天多休息,等晚上演出了”,亦与事实有出入。当天是星期日,例有日场戏,剧目为杨、郝合演《野猪林》,亦甚精彩。那一天笔者是在座的。可见杨白天并未休息,而一天演了三出戏。惟《安天会》只演到“盗丹”为止(当是为时间与精力所限),没有开打。有人还说当晚杨所演双出中有《连环套》,乃属误记。
三、关于郝寿臣。据谭元寿谈,他根据家藏老戏单,除丁所说郝曾陪谭鑫培演《斩马谡》的马谡外,还演过《摘缨会》的先蔑。又,丁文说1901(光绪27年)郝在天津配汪桂芬演《取帅印》,由郝扮秦怀玉,此大谬。此戏秦怀玉应由小生扮,而尉迟恭才是花脸应工,郝如真陪汪桂芬演过此戏,自应扮尉迟恭无疑。
   以上所记,仅荦荦大端。至于细微末节,可商榷者尚不止一二事,则请俟它日有暇再罗列毛举。
                                               原载《戏剧电影报》1994年3月13日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菊坛旧闻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