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通过人说话的声音来聆听世界的

水秀乡
2014-08-23 看过
    锌,前苏联用它来做棺材的外壳,而装在里面的,是在历时十年之久的苏联对阿富汗的侵略战争中,数以万计的二十岁左右的娃娃兵。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抱着满腔报国的热忱并以为自己是去为一场正义战争献身的。
    “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认识真理;二是回避真理。莫非我们要再次遮遮掩掩?”作者S•A•阿列克谢耶维奇这样发问。然而,揭穿一场以国家名义发动的战争的真相,需要怎样的勇气,是局外人难以想象的。然而,S•A•阿列克谢耶维奇立场鲜明——战争就是战争,无论以怎样的名义。秉承如此立场的记录,无疑站在了人道主义的高地。无论战争正义与否,对人的伤害都是惨重的。书中的几十篇文字,每一篇都是对战争血淋淋的控诉。除了参战将士、医护人员以外,更有许多来自于母亲和妻子的伤痛回忆。
    阅读这本书的过程非常艰难,刺眼刺心。正如莎士比亚所言:“人世间的悲痛有百种反映”。这些反映,如不是你亲耳听闻、亲眼所见,当真难以想象。有母亲的痛呼——“孩子小,需要的坑也小。可是,我抚养大的不是一个小伙子,是一棵大橡树啊!有两米高。”有精神失常的小兵的执着——“从喀布尔开始他就乱挖,手里有什么东西就用什么挖,不管是铁锨、叉子、棍子,还是自来水笔。”
    从战场回来的人去拔牙,拔了一颗又一颗,他在休克中疼得突然嚷了一句,女医生瞧着,近乎厌恶地说:“满嘴是血,还说话……”于是,“我心想,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讲真话了,因为人人都这么看待我们,满嘴是血,他们还说话……”
    与许许多多当事人将愤怒深埋的选择截然不同,阿列克谢耶维奇以无畏的勇气发声。在被施以高压的情形下仍坚持完成了《锌皮娃娃兵》的创作,拼着“满嘴是血”也要吐露真言。本书曾经一度被列为禁书。在书中,她引用了尼•别尔嘉耶夫的话:“我从来不属于任何人,我仅仅是自己的我。”以及陀思妥耶夫斯基拼尽最后力气的高喊:“真理高于俄罗斯!”来佐证自己的立场。其实,无需任何佐证。这几十篇真实到不忍卒读的口述,已是最强大最有力的呐喊。真实,自有撼动人心的力量。
    尽管阿列克谢耶维奇自陈——我是通过人说话的声音来聆听世界的,但她所呈现出的“声音”却是别样的,在素朴的不露痕迹的文字背后,暗含了作者精心的加工,全书在挖掘人物的心灵和思想方面的水准达到了高度的统一,而这一点,仅凭对口述的忠实记录是无论如何难以望其项背的。
    战争的惨烈触目惊心。在被残酷笼罩的幕布下,亲身经历的人所付出的惨痛代价以及他们的所思所想,应该被世界听到。阿列克谢耶维奇掀开了幕布的一角。只是,这样的声音,听到的人太少太少。
40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锌皮娃娃兵的更多书评

推荐锌皮娃娃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