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阀之政治

一勺池的鱼
2014-08-21 看过
    提到门阀政治,学过历史的人便立刻会想到魏晋南北朝的世家大族与九品官人法,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后果即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高门华阀,有世及之荣;庶族寒人,无存进之路”。世家大族垄断仕进之途,成为官场的门阀,形成两晋的士族,而次等士族和普通百姓(包括北来的流民)则只能成为高门大族之间博弈的棋子和工具。在皇权没落的东晋,几家大姓士族轮流执政,同时互相倾轧和明争暗斗,这样一种情况虽然很好的制约了皇帝的权利,维持了江左百年的稳定,从“皇帝不能一个人说了算”这样一个角度看来似乎是一种进步,但是,在我看来,其不好的影响是更加深远的。一个社会的活跃程度和进步性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在于各个阶层之间的流动比例,而在门阀政治的时代,可以说除了士族们能够偶尔利用手中的兵权政治投机成功过把皇帝瘾(失意者如桓玄、成事者如刘裕)或者在争斗中取得对于对方的优势、此消彼长的势力之外(琅琊王氏、颍川庾氏、谯郡桓氏、陈郡谢氏、太原王氏),底层民众和中层士族是完全没有机会参与更高层级的社会交游和政治圈子,对于以玄学素养为标准的士族群体是根本没有介入的余地,便无从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阶层。铤而走险者如孙恩卢循,作为北来次等士族,以宗教为旗帜动员起部分受到司马氏家族压迫的底层群众(江东八郡“免奴为客者”)欲向不公的门阀政治奋力一搏,最终被另一握有兵权的北府将刘裕所剿灭,并最终导致了门阀政治走向了坟墓。
    造成东晋门阀政治的原因有三,书中亦有提及,一是成熟的有力量有影响的士族阶层的存在,二是皇权权威的丧失特别是中朝疏宗琅琊王司马睿的南渡后的尴尬地位,三是南北对立的状况,这三种因素缺一不可,在造成江左门阀之局的后果中占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作者认为真正意义上的门阀政治只存在于东晋一朝,前后只持续了70年左右的时间,这七十年乃是皇帝无权、士族当政、两三家士族对立的门阀政治的硕果仅存的时期。这是皇权政治的一种变态,所以在持续了百年时间后终将归于皇权政治的常态,发端于孝武帝而实现于刘裕之手。此后虽然士族阶层仍然有相当大的影响,但是已无法操控政局、威福自任。迄于隋唐,即使已采用科举取士之制,自汉末以来的门阀大族和族姓观念仍然在影响着社会阶层的流动和平民子弟的奋斗之途。从人的私心角度来看,门阀政治亦有其合理性,但是不能因此而放任其自由发展,毕竟,如书中所说,高门士族之间的长期封闭式通婚一方面能“永葆富贵”,另一方面也易造成人才的凋零。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东晋门阀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晋门阀政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