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惰阅读 PK 积极阅读

冷月
2014-08-20 看过
这本书原名是”YOMI”NO SEIRI-GAKU,主题是:阅读分为两种, 像论文那种未知信息的阅读称为β型阅读, 而阅读既知的信息称为α型阅读。我们一般采用、了解的阅读, 只属于低层次的阅读方式, 最多只能得到与自己生活相近的知识。阅读自己完全未知事物的文章, 才是真正值得学习的有价知识。如果没有丰富的阅读经验, 只用这种低层次的阅读技巧, 根本无法达到阅读的效果。如何才能学会刺激头脑, 扩展读书世界的β型阅读呢?

作者外山滋比古(Shigehiko Toyama)目前为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全日本家庭教育研究会前总裁、曾获第46回日本放送协会放送文化赏。专攻英国文学、教科书、修辞学、编辑技术、思考、日语理论等领域。译者吕美女,日本上智大学新闻研究所毕业。译有《稻盛和夫的哲学:人为甚么活着》、《品牌DNA》、《逻辑写作力》、《稻盛和夫的中小企业经营学》、《圣经中的友情》、《男人的七个敌人》、《一个人,最好》、《夫妇的觉悟》、《练就工作耳》、《阿信的幸福》、《脑的白魔术》、《感受力》等书。

本书共分序章、四章、终章和后记
序章
我们一般采用、了解的阅读, 只属于低层次的阅读方式, 最多只能得到与自己生活相近的知识。阅读自己完全未知事物的文章, 才是真正值得学习的有价知识。如果没有丰富的阅读经验, 只用这种低层次的阅读技巧, 根本无法达到阅读的效果。
无论是音读与阅读文字, 只是会读, 不表示就能看懂文章的意思。
所谓「素读」就是「先不考虑文章含意, 只是朗读表面文字。」

第一章
长期以来日本的文章表现还是以古板厚重、难以理解为主流。
战后日本文体的革命, 应该是由日语版《读者文摘》揭开序幕才对。
《读者文摘》踏出第一步,之后的五十年,文章始终往平易近人的方向迈进。有趣的是我们竟然对此毫无意识、浑然不觉。
日本学校的国语教育, 一直都靠困难至上主义支撑. 随着简明主义的推广, 日本的国语教育也失去支柱. 不必辛苦阅读, 只要眼睛扫一下即可读懂的文章日渐增多, 读者也因为过于安逸而变得怠惰.
若连愿意阅读的读者都变少了, 危机可能更深.
大体而言, 我们的经验是有限的, 而这个世界充满未知的事物, 就算没有经验、不是非常了解的事物, 要达到宛如经历过且了解到某种程度, 并非不可能的事. 这种经验不妨称为「同类型经验」.
一般认为外文的说话速度好像很快, 主要是因为和母语比较, 未知的部分比较多的缘故.
拥有愈多的知识, 人就会更容易理解新知识; 拥有的知识愈少, 听取或阅读新知识也愈困难.
有时会发生以下的问题: 能发出声音阅读文章, 其实并未完全了解, 确认为自己读懂了.
阅读教育从阅读既知事物的音读开始, 这种做法相当合理. 长期以来音读成为阅读方法的主轴, 也不是偶然的现象.

第二章
现代教育没有成功地交会学生使用这种新的阅读方式, 但学校无视现况, 不断教导学生阅读未知的东西, 一直强迫学生学习无法理解的事物, 当然会引起学生的反感.
把文化融入语文当中、加以浓缩, 在短期内教授大量信息, 就是现代教育的特质.
阅读未知时可能会碰到双重的障碍. 首先出现的障碍是语言和文字..真正麻烦的是..就算了解文字或词汇的意思, 但是读完文章依旧如同在五里雾.
教科书大体都很沉闷、无趣. 原本可能很有趣的作品, 只要是从教科书上阅读, 就完全失去了魅力.
杂志读者里有所谓的「后门读者」, 读到前面的文章往往非常头痛, 后面的杂文读起来则轻松许多, 后门读者指的就是这样的人.
后门读者如果走到大门, 即显得毫无耐心. 贴近那些攸关国家的大问题时, 这些读者的兴致一点也不高昂. 这些人通常只是双眼扫过大标题便了事, 因此也称做标题读者.
对后门读者而言, 社论是非常遥远的世界. 世界上或许有人一生阅读报纸, 却没读过一篇社论. 为何大家不读社论呢?因为读起来有点像学校的教科书.
只要是论说文都很无趣、很难读, 原因就在知识素养不够充分.
批评文章若要盛行, 批评者或是阅读评论者本身都应该先培养出高水平的理解能力. 也就是培养、锻炼能够透过语文想象未曾经验过的世界的能力. 如果这样的培训失败了, 批评就会变得软弱无力.
随着电视日益普及, 一般人对语言的想象力也变得迟钝多了. 电视的影像让人以为自己了解更多的事物, 也就是所谓的「伪现实」.
如果一个人觉得真正的影评、剧评、乐评、书评真的非常有趣, 那么可以认定, 这个人已经拥有成熟的阅读力.
我把坏的文章分成两种:「好的恶文」与「坏的恶文」. 「坏的恶文」是指把很简单的事写成很难懂的文章, 花费苦心读完却没有收获; 「好的恶文」是本来就应该很难读, 但是努力去读, 就一定能够得到收获的文章.
现代社会已经被坏的好文章席管与淹没了.

第三章
阅读既知的方式为α型阅读;阅读未知的方式为β型阅读.
典型的β型阅读就是学校的教科书, 报纸的社论或评论文章也属于此类型的阅读.
阅读也会产生和填字游戏或考试填充题类似的情况, 既不是完全的α型阅读, 也不是β型阅读, 而是两种阅读的混合.
无论α型阅读或β型阅读, 根基都与语言学习有很深的关联.
时常且充分地重复同一语词, 语词与所代表的事物就会产生连带关系(但是如果不具有这种必然的关系, 情况就变成首次听到的新语词).
人类在幼儿期就必须学会母乳语和离乳语. 母乳语是在既知的前提下使用、理解, 后者则是理解未知时使用的语词. 以另一种方式形容, 母乳语就是α语, 离乳语就是β语.
语词的教育并非从学校才开始, 而是就读小学之前就应该完成基础教育了.
无论是针对α型阅读所需的言语行动或β型阅读所需的言语能力, 一定得趁幼儿期学好.
幼儿的言语教育足以左右孩子的一生. 也就是说, 一个人有无阅读未知的能力, 跟他小时候有无学习β语、离母语有相当的关系.
α语与α型阅读是根据既知、已经验过的事物所产生的言语活动. β语与β型阅读则是为了认识未知事物而展开的言语活动.
英国的柏恩斯坦把语言二分为限定代码(简称RC)与精密代码(简称EC). 所谓限定代码主要是用在关系亲近的人之间, 用字遣词上多有省略; 所谓的精密代码是符合逻辑、文法更加完备的语言.
人种不同造成的智商差距, 很明显的, 其实就是由日常生活所使用的语词所造成的.
无论是对学校或家庭或社会, 适当地导入β语和β型阅读是相当紧急且重要的课题.
在孩子的幼儿期, 可以利用童话, 让他们学会由α语切换到β语. 孩子开始记忆文字之后, 由α型阅读切换到β型阅读, 最适当的工具还是故事和文艺作品. 两者最好能并行. 如果能自然而然、在不知不觉间转换成功, 是最理想的方式.
人类最敬重的应该是能够从素读进入真正的阅读这件事, 因为这对个人的人格形成带来很大的影响.
学会素读的方法之一, 是选定具有高价值的古典原版书籍作为教材. 教材必须是能让学习者及周遭绝对信任的书籍, 如果不能信赖, 读者会无法忍受再三反复地阅读.
古时候的东西当然是旧的, 但是旧并不代表陈腐. 新的事物虽然有趣, 却还未曾经过时间的考验. 新的事物有一天会变成旧, 旧的东西就没有变旧之虞了.

第四章
只用日常语言, 很难走到通往未知识界的道路.
日本有67%的儿童拥有自己学习的房间.
现代的孩子不像以往那样在读书上展现求知欲, 应该是年轻人的物质生活太富裕的缘故. 人类是劳则思, 逸则淫的动物.
换句话说, 太幸福的人, 很难参透读书的深奥意境.
不管读甚么, 都想一读就懂, 这是习惯α型阅读的人很容易陷入的误解. 真正能获得高评价的阅读, 应该是第一次读的时候不是很了解, 或者根本不了解, 不断的重复阅读, 做到读书百遍, 这就是所谓的β型阅读, 必须运用自己的力量去领悟.
时间可以增加力量, 读不懂的文章就一直读, 在这当中时间就会产生作用. 随着时间改变, 未知的对象与想了解的人都会一点一滴地改变, 最后就可能达到彼此能沟通的境界.
所谓的β型阅读, 其实就是一种朝古典迈进的阅读.

石咏琦/文
2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阅读整理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阅读整理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