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书 可以书 6.8分

的确可以一书

才少爷
2014-08-20 看过
70后女作家中,我印象深刻的有魏微、戴来和盛可以。这三者的小说,有着极其强烈的个人痕迹。我个人觉得,盛可以在写作时,够狠,够冷静,够尖锐。她用笔如刀,快意地、细腻地将生活中或者社会上溃烂的伤口,狠狠戳进去,直到它们的脓水流来。让旁观者一方面,是看着都痛,另一方面,也深感被冒犯。那种痛楚感和冒犯感,久久不能消失,仿佛自己也如同她笔下的那些卑微的灵魂,被蹂躏,被侮辱,被伤害。

《可以书》是她的短篇小说结集。我最喜的,还是写农村的几篇——《淡黄柳》、《归妹卦》和《青桔子》。写的是湖南益阳农村里的几个年轻女子的爱情和命运。或者说,因爱情而改变的命运。应该说,在这几篇小说中,可以看到很多现下的中国农村女子身上的影子——她们是“被欺凌的与被侮辱的”的一群。甚至,是麻木的一群——不懂得爱,或者不知道如何去爱,以至于被欺凌的与被侮辱。而她笔下的男子,一概的猥琐、肮脏、龌龊、道貌岸然、自以为是。还有一篇,是乡下女子进城后,为了帮父亲找工作,而周旋于一群中年男子当中,最终成为他们嬉笑和凌辱的对象——那就是《惜红衣》。我觉得,此篇乃盛可以可以留世的杰作。就算时隔几十年,几百年后,人们读来,想必也会感到震撼。如果有人要我推荐盛可以的小说,我觉得,《惜红衣》和《青桔子》是不可不读的。

盛可以的文字感觉真好。她写景:“太阳真白,白得就像没有。母亲和弟弟出门后就各自拖了一截影子。地上烫,弟弟小冬弹了几步。屋子里的桑桑意识到日头强劲,正安静地烘烤着地面的一切。从蝉的清晰与平稳的鸣唱声中可以听出,一丝风都没有。塘边的柳树叶子被毛毛虫啃花了,远看还是绿成一团。柳条仿佛是筛漏下来的绿色水流落到塘面,凝固不动的姿态显得苍老,而春天的时候,淡黄柳叶正柔嫩娇弱。”“月色很美,长堤和河流像梦里一样神秘,堤面平整泛白,人宛如水面漂行。”(《淡黄柳)“立春后天气转暖。村里的百年老槐花开满树,香浸全村。坡上草绿了,河水丰满起来,倒映堤边景物及堤上行人,天也清澈。塘边的杨柳抽出新叶,水中菖蒲怕剑出鞘。沟边野芹菜蓬勃,沟里新生的小水蛇练习游泳。园子里的桃花梨花也开了,青藤绕上了竹篱笆,野蝴蝶成双成对地追逐到屋门口。”“晚霞如糜烂的伤口。菜园里的黄昏涂了油彩似的。红番茄黄南瓜紫茄子白瓢瓜,丝瓜豆角扁豆冬瓜,高的矮的长的圆的,或匍匐在地,或悬挂在瓜瓣,或攀爬到屋顶,无不生机勃勃。辣椒树半人高,下过一场雨,太阳一出,辣椒就红了一大片。”(《归妹卦》)“出门天仍是灰雾蒙蒙,车尾排出的废气凝结在头顶,因为楼宇间密不透风,它们就如一团死水,遮蔽了星星、月亮和云彩。唯有天河北路那个199秒的漫长红灯,在茫茫夜海中引航灯般耀眼。车如水一样淌过绿灯,巨大的噪音近乎无声。”(《惜红衣》)从这些句子中不难看出,她下笔凝练而精准,及物,鲜活。用精准的景物细部描写,烘托了人物的内心和生活的质感。

至于盛可以的比喻和象征手法,更是新奇,别致,令人击节称赞。

以《淡黄柳》为例:

1、“那片光疗伤似的铺在上面。”光怎么能“疗伤”,这其实是写人的心境。

2、“后悔像后园的荒草,一下子蔓延到了台阶,草茎上结着干瘪的果实,擦到皮肤就发痒。”用细致的细节描写喻体,可见内心荒凉之极,简直触手可摸了。

3、“有时候两边都是田野,有时农民的房建得像两堵长城,蒙灰失色的墙壁上涂着‘计划生育好’、‘一胎上环,两胎结扎’以及‘喝红桃K补血’之类的排刷大字,另有大米加工厂、陈记牛杂铺、为民代销店等面目正经、带有商业气息的招牌,所有这一切显示出时代的粘滞感,似乎要挣脱与发展,又像是安分与退缩,与刚进修学校的桑桑一样,仍然混沌未开。”两者是否有可比性?有。那就是象征着农村的人和物的挣脱与发展、但又安分与退缩的心态。这里最见作者的功夫。将环境与人的心态融为了一体。

4、“生下儿子后,爱从桑桑的记忆里溜走了,她变成一个十分日常的女人,回忆爱情时,就像晒衣服时偶尔看见太阳。桑桑关闭了对乌获君的热情,也熄灭了对生活的幻想,她想生活大概就是如此日复一日。”这里的感觉很奇妙,爱情大概还是暖意的,但那是极偶尔的了。

5、“桑桑反复读着乌获君的信,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她表情平淡,甚至麻木,彷如平常批阅学生的作业。”“平淡”、“麻木”、这大概就是她“平常”的日子和爱情生活了。

其他的还有:“未知的遐想被女人捋搓,如手中的车票皱得面目全非。无聊中研究了一番车票褶皱纹理,想起过去的感情,正是由于缺乏耐心而毁在手中,便觉得有只经验的毒蜂扑过来,将心蜇肿了一大块。不久,经验使女人从容摆脱困扰,恢复理性。它如毛发丛密的小动物,随时跳上女人的双膝,供女人暖手。”“旅客稀稀拉拉地上了车,树苗般栽进座位坑里,生长各自的情绪。”“他像打球一样,将回答抛向空中。”“女人颤颤巍巍的双手,如上了链条的狗那般在桌子底下冲撞。”(《缺乏经验的世界》)“茅舍在绿的夹裹中,好像草地里冒出的巨大蘑菇。”“男人小眼又是一眯,就像遇到了强烈的阳光。”“董葡萄与他素不相识,这令他难为情,尤其是一张阔嘴的笑,使难为情的面积相应扩大。那只毛茸茸的手好像探进她的心窝,轻重适宜地将心捏握了一下,似乎有汗毛残留喉咙,刺痒令她想吐。”(《惜红衣》)

我从来认为,一个好的作家,也是善于运用隐喻、比喻、象征和双关的作家。盛可以的文风气势凌厉,生机勃勃,让人难忘。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可以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可以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