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书

花不语
2014-08-19 看过
我评价这本书为“男人书”,而非“男人的书”。

我们得首先说说“男人”这个词。假如当我说“男人”这两个字的时候,你头脑中第一时间反应出的,不仅仅是男人这种生物以第二性征为首的各种生理学特点,还包括一系列的性格上、情感上等人格形象特点的话,那么就应该可以证明,你是一个具有某种性别主义的人。

目前的生物学研究尚无法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性别到底与一个人的性格有没有关系?也许永远都无法给出,因为涉及这方面的研究是极其危险的,正如研究智商和种族的相关性一样,这些种类的研究也许永远申不到经费,会被绝大多数人排斥和抵制。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中,大多数知识分子,倾向于这样一种基本假设:性格与性别没有关系。(正如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中,所有人必须保持这样一个假设:智商与种族没有关系。)

ok,那么我们支持这种假设。在这种假设下,男女除了生理上的差异,在性格、人格方面应该是完全对等的,没有什么差别。所以说,当我说“男人”这两个字时,那些浮上脑海的关于性格情感之类的虚的东西,其实都是不对的。

而我们当前的社会对于性别的普遍态度却并非如此,否则也就不会有女权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运动了。我本人不是女权主义者,对于当前社会下人们对性别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即使性别真的和性格没有关系,在社会中我们也没法保证绝对的性别公平。绝对的平衡这种事情在最高级的实验室里都无法实现,更别提在人类群体这个极为复杂的环境中,我作为一个男性,对于目前的性别观念,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么“男人”代表了那种性格呢?或者说,当我们说“这个人是个真男人”的时候,我们是在形容怎样的一种人格呢?如果可以用一本书来形容“男人”的话(注意我这里说的是这本书这个整体,而不单单是这本书中的人物和剧情),我觉得应该是《白鲸》。

首先,我这里所说的“男人”,不是一个完美形象,也有着很多的缺点,这些所有的优缺点,都是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所“期待”男人拥有的。《白鲸》也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甚至我觉得它称不上伟大,它是一部厉害的作品,但绝不伟大。这一点就很像“男人”,很厉害,但是不伟大。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当时那个年代,能够写出这样一部“混搭风”的大部头,已经算的上是很厉害了。梅尔维尔居然能够把许多几乎和主线剧情毫无关联的碎碎念、鲸类学探究、中二思考穿插进去(其实应该说把主线剧情穿插进这些东西里),简直不得不让我说“很厉害”。如果我是当时的编辑,我绝对会砍掉70%的内容,然后会确保这部作品在作者生前就得到很高的赞誉(当然我觉得梅尔维尔也绝对不会同意我这么做)。这一点很像这个社会里理想中的“男人”:本应是为了一个目标成为孤胆英雄,但是却耐不住寂寞,处处节外生枝,不把自己和身边人的生活搅的一团糟不罢休,所幸最后还记得当初的那个目的,稀里糊涂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戛然而止的结束了自己的一生。面对着这样一个乱七八糟但还真就很完美的杂糅到了一块儿的“男人”,人们不会觉得他伟大,但是会觉得他精彩:“很厉害!”

其次,《白鲸》也确确实实是关于男人的故事,而且是关于一群男人的故事。这个故事中唯一和女性有关的——那个什么姑妈给的姜汤,也在第七十二章里被扔进了大海。可是不念着姑娘的男人不算真男人,Ahab也确实在最后的时刻想起了自己守活寡的妻子。在这个充斥着男性气息的故事里,姑娘只在人们的幻想中出现。这些东西无需赘述,诸位直接读书就可以看到社会中“男人”形象的方方面面。“男人”和“女人”互相在对方的幻想里,即使缺点都那么美;而在现实中,即使优点都容易惹人生厌。

最后,其实是有一点私人的原因。虽然我久闻这本书的大名,但是由于逐渐的对于所谓的充满着各种“人生思考”的作品越发的嗤之以鼻,所以始终没能对其提起多大兴趣。真正促使我去读它的,还是电影Warrior. 这是一部以“男人”为外壳、实则围绕着“女人”羁绊的片子,虽说把MMA拍成了WWE,不过已经算是相当的过瘾了。在这部片子中,从头到尾贯穿着《白鲸》这部作品。本身那个用贝多芬的交响乐来指导选手的文艺教练已经把我惊呆了,这个二逼父亲的角色更是令我颇感兴趣。于是我下决心找来《白鲸》读。

只能说是泛读。除了对于某些精彩段落(虽然确实很精彩,不过真的相当少)细细品味,其余的大部分“离题之笔”(尤其是鲸类学探究和对社会吐槽的部分)只是大致浏览了一番。大多数对这本书的赞誉都少不了对于其哲学和神学意义上的赏析,然而我对于这些方面恰恰是不屑一顾。我对于英语没有太好的功底,所以如果斗胆妄评其文字功夫,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不过幸运的是我还是很能够感受到其文字所带来的震撼感。我读过的英文原著很少,除了艾略特的诗,就是福克纳和纳博科夫的片段化涉猎。这些都可以归为比较“娘”一派的文字,梅尔维尔在《白鲸》中所带给我们的,可是正儿八经的“男人”的文字。而这种“男人”还是那种最为上乘的“男人”,不是那种带着砂砾的粗糙干燥的黄沙漫天,而是实实在在的、世界上最浪漫也是最暴力的、细腻到密不透风的大海浪铺面而来。

整本书我最钟爱的文字有两段:
Chapter 37

I laugh and hoot at ye, ye cricket-players, ye pugilists, ye deaf Burkes and blinded Bendigoes! I will not say as schoolboys do to bullies,—Take some one of your own size; don’t pommel me! No, ye’ve knocked me down, and I am up again; but ye have run and hidden. Come forth from behind your cotton bags! I have no long gun to reach ye. Come, Ahab’s compliments to ye; come and see if ye can swerve me. Swerve me? ye cannot swerve me, else ye swerve yourselves! man has ye there. Swerve me? The path to my fixed purpose is laid with iron rails, whereon my soul is grooved to run. Over unsounded gorges, through the rifled hearts of mountains, under torrents’ beds, unerringly I rush! Naught’s an obstacle, naught’s an angle to the iron way!

Chapter 70

“Speak, thou vast and venerable head,” muttered Ahab,

“which, though ungarnished with a beard, yet here and

there lookest hoary with mosses; speak, mighty head,

and tell us the secret thing that is in thee. Of all

divers, thou hast dived the deepest. That head upon

which the upper sun now gleams, has moved amid this

world’s foundations. Where unrecorded names and navies

rust, and untold hopes and anchors rot;where in her

murderous hold this frigate earth is ballasted with

bones of millions of the drowned; there, in that awful

water-land, there was thy most familiar home. Thou hast

been where bell or diver never went; hast slept by many

a sailor's side, where sleepless mothers would give

their lives to lay them down. Thou saw’st the locked

lovers when leaping from their flaming ship; heart to

heart they sank beneath the exulting wave; true to each

other, when heaven seemed false to them. Thou saw’st

the murdered mate when tossed by pirates from the

midnight deck; for hours he fell into the deeper

midnight of the insatiate maw; and his murderers still

sailed on unharmed—while swift lightnings shivered the

neighboring ship that would have borne a righteous

husband to outstretched, longing arms. O head! thou

hast seen enough to split the planets and make an

infidel of Abraham, and not one syllable is thine!”

我读的是成时的译本,我个人觉得译的很好。当我读到非常精彩的片段的时候,我就会找英文原文来对照着看。这种阅读体验相当棒,强烈推荐。当然如果你的英语能力足够,直接看原著自然更好。

于是我也开始跑题了= =对于这本书,从历史地位和现今影响的角度来说,确实是极为重要的作品。虽然我个人觉得不够精雕细琢,但是也正是这种放荡不羁,使得这部作品整体成为了我的性别观念下“男人”这个词语的代表。
1 有用
0 没用
白鲸 白鲸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白鲸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