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余爱

斗樱
2014-08-16 看过

说到底,我们很多人对于日本的固有印象,就是京都穿着和服的少女,温泉、雪景与纷落的樱花雨,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樱花、和服这些象征着日本的符号,却都是自中原传过去的舶来品呢?就像是樱花本来就不是日本的本土产物一样,原名是吴服的和服也是自中原传来的。 也许是小时候对于日本印象太差,加之那个时候互联网尚未得到普及,想要获取资讯自然不如时下这样便捷,此后很多年一直对该地的物产无甚兴趣。不是不知道日本的东西是精细的,但是究竟是怎么个精细法却是全然不知了。

直到十余年前,偶然自电视上看到一部讲述清朝末年女侠秋瑾的连续剧里出现的日本公使夫人四处派送的那摞日本布料,顿时被那绚烂若云霞的美色晃了眼,大受震撼地发现原来日本的传统织物竟然是如此的华美。也开始留意起了相关的书籍。随着网络的普及,能够获取的国外资讯也更多起来了。才终于知道,那些织物、漆器、和纸、和果子、插花、庭院里沥水的竹水车等等雅致生活的细微处,仰仗着时令依序生活的方式,正是我们早已丢失了的传统。

说起来,一直认为人要多看有价值有内涵的东西,这样才能内心丰富,也就活得安然了。感觉内心丰富的人,不大会为外在的物质丰富而焦灼。而在选书的时候,就个人口味来说,我个人是更重视书籍的制作的。我一贯是相信,精心制作了的书,内容也差不了,至少,出版社这样重视总是要捞回本的吧?这本书就是如此合了我的眼缘,精美设计的书封,实在是让人看的满心花花啊O(∩_∩)O哈哈~那种渲染得彩虹般梦幻的色彩,让书的内容相较之下,倒没什么了!不是为别的,实在是市面上川端康成的文集版本太多,内容还都大同小异的,私以为,看哪个不一样呢。还不如索性选那等装帧设计精美的,至少放在书架上看了也赏心悦目不是。 自从知道和服的美感完全是出于对日本女性体型的修饰,就此将日本女性和韩国女性画上了等号。只能说,这两者给我的印象都是不整形不修饰就没法见人的那类。在我看来,那些个电视上出现的酥胸丰隆、长腿细腰的东瀛美人,大概都是在改良人种和整形术盛行后出现的。要知道,江户时九头身的美人儿还都是罕物呢。原装的日本女性,扁胸扁臀、短腿直腰才是常态,应该是契合其传统服装和服的遮掩体型不足的原意才是。只是,正是由于和服的全然遮盖,日本的色情文化也是同样的盛行。感觉上,川端康成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些影响。因为幼年失母而在成长过程中逐渐产生的对于温柔女性形象的憧憬与渴慕,和那种青少年的对和服遮掩下女性胴体光怪陆离的臆想,有时甚至会混杂成为一种近乎妖异的氛围。总脱不了日本鬼怪文化盛行的影响罢了。 川端康成笔下将传统的日式美学体现的淋漓尽致,许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缘故吧。为了美的事业,他穷尽了一生的心血,没有枉费他的殚精竭虑;他的作品在国外也同样簇拥者众。或而也是过于忠实于日式的审美情趣了,有时甚至感觉他那种对于‘美’的坚持,是有些的偏执甚而是病态的了。比如说这本小说集中的那篇《水晶幻想》,委实是意象化过了头,偏向弗洛伊德的重口味去了。我还是更喜欢传统的简单的白描式的书写,至少让人看着不会太反感。讲真的,整本小说集中唯有那篇讲述埃及闺房制度改革的首倡者伊莎·特莱米夫人——婚前的玛格丽特·斯图尔特小姐的《闺房的舞蹈》,令人打破对其作品的一贯印象。 爱情,一直是文学的永恒主题。川端康成的绝大多数作品也不能例外,但是他所表现的爱情主题【既不偏重爱情的缠绵悱恻和欢乐气氛,也不侧重爱情的生离死别和悲剧结局,而是表现一种轻淡、感伤的爱情。川端康成在他的一些主要作品中保持了一贯的抒情、孤独与寂寞的格调。】如本书中的那篇《伊豆的舞女》中,【“我”和舞女阿薰自始至终没有向对方倾吐过一句爱慕之情的话,而彼此对对方的感情又都处于似察觉非察觉之间,这样的恋情,只是一种心心相印、不见言表的情愫,既没有狂热的海誓山盟,也没有心醉神迷的情话喁喁,没有冲动,没有骚怨,更没有断肠的痛苦,一切言行都是那么淡泊、含蓄。相对的,小说中却对“我”的家庭情况及孤寂的因由未作过多的交待,对那班艺人情况也只是简笔勾勒,而主要以含蓄的笔墨凸现了“我”与阿熏的心理变化及情感交流过程。】 川端康成的小说大都是以描写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生活为入手,而不太注意主人公的种种社会关系,甚至干脆将与主人公相关的众多人物给艺术的简化掉了。由于省去了与主人公相关的其他许多人物,便腾出了大量篇幅对主人公的心灵情感世界进行酣畅淋漓的表现,这样小说中往往形成几个主要人物的活动,更显得故事情节的洗练,人物性格、情感变化的丰富了。在他笔下的恋人里,男主人公大都是忧郁型的,敏感、孤独、感伤,是焦灼的,甚至是显出躁动不安的情绪来;而他笔下的女主人公,则更偏爱那些温柔美丽、善良多情的女性形象,作者赋予了她们一种理想化的色彩,使得她们具有细腻的情感与自我牺牲的品格,甚至是带有日本古雅娴静的美的姿态的。前者如《伊豆的舞女》中的“我”,而后者则如《古都》中的苗子等等。 川端康成幼年父母双亡,其后姐姐和祖父母又陆续病故,他被称为“参加葬礼的名人”。一生多旅行,或许对他来说,旅行倒是成为了生命的出口吧。但无论如何,他的心情始终为苦闷忧郁所困扰,逐渐形成了感伤与孤独的性格,这种内心的痛苦与悲哀成为后来川端康成的文学底色。这种对于死亡的体验给他留下的恐惧的影响是一生的。孤独的川端康成一边拒绝现实中的热量,一边在文字的世界里绘制着想象中的热量,那个时候他开始阅读《源氏物语》——在他的一生中,这本书是另一个重大的影响;评价他的作品,就不可避免的要提到《源氏物语》。 许是自怜身世的缘故,加之生活中受到日本风俗、习惯的哀伤情调所浸染,从而形成了一种感伤主义。他总是把‘美’与‘悲’联系在一起加以表现,其绝大多数的作品中都萦绕着日式的纤细哀婉的愁绪。【他的美学思想是建立在东方美、日本美的基础上,与他对东方和日本的传统的热烈执着是一脉相通的,其美学基本是传统的物哀、风雅与幽玄。】加之语言清丽而柔美,描写准确、简明,和重视运用传统艺术的表现手法,抒发人物内心深处感情变化,从而形成了抒情化的散文化的风格。许多此类作品堪称悲哀美的颂歌。 死亡与破败、离散,这些涉及了“物哀”的内容,也是其文学作品中最常表达的主题。由于文风上受日本传统文学“物哀”的影响,在审美意识上则继承了佛教的无常思想。是以,总能够在其文学作品的创作中看到幽玄的意向,与被命运无常所摆布产生的虚无与悲观。在大都作品中,他总是不自觉地表现它们,这些个被命运无常所摆布的人生。也或许是受了佛教和日本文化的影响,他描写的死亡却与西方作家有着根本性的不同,事实上,大多数的作家是把死亡当作故事的终结来写的。但川端康成偏不。他把死亡当作故事的起点来写,更独特的是,他认为死亡是最高的艺术,那是美的一种表现,所以他在作品中完全是把死亡描写成了一种……让我等读者看着毛骨悚然的另类之“美”。 大概是写作手法的不同,有的作品热心追求新颖形式,采用纯粹的新感觉派的写法,极力强调主观感觉;而另有一些作品,却没有采用纯新感觉派的写法,主要使用传统的白描手法。而且,川端的好多小说都是写很长时间,断断续续加上去的,就跟前些年金庸老先生重新大修作品集似的。他的小说在很多处断了都可以独立成篇,而很多的长篇小说干脆是在短篇的基础上续写成的,这样反倒使其作品具有很多其他作者的作品所不具备的余情美。 明显的,在川端康成他的小说中具有极其强烈的古典主义的身影,这一点与现在文坛上涌现出来的向西方文学、思想学习的热潮不同。【他的叙事技巧里,可以发现一种具有纤细韵味的诗意。】虽然,从作者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同样受到了西方欧洲近代现实主义的意识和技巧的影响,但本质上他的小说是从日本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的。他试图以一种绚丽的民族想象,重建一种符合日本传统审美情致的现代价值体系,这一点尤为可贵。我们完全可以这样形容川端康成作品中独特的文学之美,他的根子是生长在日本古典文学这根纤细的藤蔓上的,却并未曾因为看到西方文学之树的茂盛,而心向往之。 【经过长期探索,从追求西方新潮开始,到回归传统,最终他在东西方文化结合的坐标轴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他重估了日本传统的价值和现代意义,挖掘了日本文化最深层的东西和西方文化最广泛的东西并使之汇合,继而“在东西方文化的大撞击中找到接合点”,从而开拓了新的领域,踏上了将日本古典文学的传统美学和西方现代派的多种艺术技巧有机地结合起来的道路。】安德斯·奥斯特林在奖状题词的最后说道:“这份奖状,旨在表彰您以卓越的感受性,并用您的小说技巧,表现了日本人心灵的精髓。” PS.【】内来自网上,非原创。

2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伊豆的舞女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豆的舞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