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水情书

如旷野听风筝
2014-08-11 看过
现在的人,没法像徐霞客那样真正地“走”天涯,也没法像李白那样仗剑而行,上山下河,出蜀入京,连像沈从文那样乘一小船逆沅水而上,都是无法成行了。而今出蜀,朝霞里出门,晚霞时便可至金陵与沪上,这本《湘行集》,也是在沪渝高铁上读完的。要说朝发夕至,不论是屈原“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还是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都比不上如今贴切,可漫游的风韵情怀,到底是不如古人的。
沅水路上,有屈子,“乘舲船余上沅兮”“沅有沚兮澧有兰”,有陶渊明,“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亦有弄潮水手和多情妓女,露水姻缘与徘徊情痴。身处那个年代,早已不能“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旧世界和新世界相互碰撞,像屈原和渔父在对话。“淈其泥而扬其波”也好,“独清”“独醒”也好,都在这条长河里了。

“看到日夜不断、千古长流的河水里的石头和砂子,以及水面腐烂的草木、破碎的船板,使我触着了一个使我感觉惆怅的名词。我想起“历史”。一套用文字写成的历史,除了告给我们一些另一时代另一群人在这地面上相斫相杀的故事以外,我们决不会再多知道一些要知道的事情。但这条河流,却告给了我若干年来若干人类的哀乐!小小灰色的渔船,船舷船顶站满了黑色沉默的鱼鹰,向下游缓缓划去了。石滩上走着脊梁略弯的拉船人。这些东西于历史似乎毫无关系,百年前或百年后皆仿佛同目前一样。他们那么忠实庄严的生活,担负了自己那份命运,为自己,为儿女,继续在这世界中活下去。不问所过的是如何贫贱艰难的日子,却从不逃避为了求生而应有的一切努力。在他们生活、爱憎、得失里,也依然摊派了哭、笑、吃、喝。对于寒暑的来临,他们便更比其他世界上人感到四时交替的严肃。历史对于他们俨然毫无意义,然而提到他们这点千年不变无可记载的历史,却使人引起无言的哀戚。”

这本《湘行集》里,沈从文的哀乐,一半落在沅水的人情风物中,一半落在新婚别离的张兆和身上。湘行书简,既是水上漂流的散文,也是鸿信遥寄的情书。沈从文把船上的苦闷思念寄回去,把沅水的一切写下来,画下来,照下来寄回去,恨不得盘算起日子把自己也囫囵寄回去。要说沈的款款情深,就是把他见的,想的,一切,都呈给张兆和。
沈从文诠释了,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到美景会想起她,吃到美食会想起她,在路上会想起她,在梦里也会想起她。
                                                                       ——沈从文《湘行集》
http://jessfree.diandian.com/post/2014-08-11/40062476141
2 有用
0 没用
湘行集 湘行集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湘行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湘行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