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混沌

弹不破的风情
2014-08-09 看过
一 艺术的勇敢
  艺术永远不该用道德来诠释,当道德作为艺术的唯一观众的时候,我们只能看到一种自称为真理的病态的审查,那里带着无情而又自私的眼镜看待艺术的自大是多么可笑。伟大的艺术,是指向人心的,我想更多那更多的是一种震撼,一种勇气,一种死亡和毁灭,一种内心涌动的鸣动人的审美体验,悲剧艺术带给我们的是人的向上看的一个阶段。
  我想尼采,在自己的书中指出了好多,当悲剧被一种苏格拉底式的智识的狂妄所破坏,以及现代艺术在真实世界中一刀一凿的勾勒,破坏了真正的酒神艺术可以带来的一切,那是对直观世界的直接勾勒,那是音乐所带给我们的世界,那是世界的意志,那是世界的勇气。
  悲剧的诞生这本书更多的谈论了对悲剧这种艺术的实质问题,更多的讨论的是美学的渊源,比较少讨论人生哲学,但是悲剧相对于以生活情调而生的艺术来说,具备的一种气概,当是尼采所认可的,一种深刻的,超越的人生观吧。
  尼采的文字应该用感觉,用心去体验,而不是用理智去思考,因为这种路径显然跟他激情的文字搭不上路,我们只需在一些简单的指引下铺展开内心诗一样的直觉,或许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理解他激情的文字。
  梦神艺术的例证,在于我们自己常常在夜晚出现的梦境中,我们为什么会做梦,我们为什么有如此鲜明的梦境,它们代表着什么,我们的意识往往是依附着一个个梦境展开的,一个个可以具现的形象作为载体而被我们所感知。而酒神艺术,更多表现在我们对音乐,对大自然的破坏力,对风雨飘摇时候的内心的震动,那是一种不加掩饰的,更加直白地流露,更加贴近我们的本源,是黑暗与光明的融合之泉水,当然,往往也被我们更加努力地掩盖在无意识的洪流中,我想正如尼采在书中不断地想为德国人们找到这种“神话”空缺的混沌,现代人同样存在着这种无根的无意识的空虚,那是一种远离本质的现象世界的迷茫,即使我们在梦中往往涌现出艺术的追寻,现代社会文明的探求却往往没有伸入到这无意识的底层,那里可能可以找到解决我们问题的方法。
  酒神艺术的根基在于直接地体认,现代很多伟大的小说,作曲,艺术作品多多少少有酒神的影子,那里不用现象作为影子,那里象征作为一块波动的彩云带着面具说着最混沌的话语,读者们以自己的经验去谈谈,我想还是会发现很多这样的例子,真正的酒神冲动。我想实践的做法就是更多地去看看真正的希腊悲剧是怎样的,以这种本源的毁灭为最终目的的悲剧到底会是怎样的,对于一个空缺的心灵来说,那本源的混沌又是怎样子的呢?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悲剧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剧的诞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