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大事

向亦异
2014-08-09 看过
我们要干点大事!
于是,我跟着马德,上了一段逼仄的木制楼梯,找他年轻时跳过大腿舞的姨妈借钱。
“哟嚯!你个小逼崽子咋给老娘找了个这么瘦的小白脸回来?”
她姨妈突然出现在楼梯顶上,穿着一身火红的袍子,俯视着我俩。
我听到这句话,吓蒙住了,冷汗直冒,不知道该信谁好。
“姨,这是我同学。”马德唯唯诺诺的接话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合伙人一点信任也没有。
“哦。来借钱的吧。”马德姨妈声调变得冰冷,“小伙子,你有什么本事,拿出来看看。”
说着,马德作势就要脱我的裤子。
“我们不是说好借钱去越南搞服装吗?脱我裤子干啥?”我急了,要知道马德姨妈没穿内裤,我在这个角度盯着看了半天……被发现就太尴尬了。
“鸟小的男人干不成大事,我姨妈的名言。别废话快脱。”马德拽住我的裤子,死命的往下拉。
“妈逼老子不干了行吧。”说着,我就准备下楼,猛地一挣,裤子撕破了,我也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醒来时我在医院,马德和他的姨妈在床边,他俩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动了动,浑身上下都在疼,不过也没什么大碍,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妈的,谁把我裤子脱了。
我正要问,马德姨妈电话响了。
“啥?你说啥?失火了?烧光了?”
我们三人火急火燎的赶回马德姨妈家,只看见一片大火肆虐后留下的残骸。
马德姨妈痛苦地坐到了地上,没穿内裤,坐地吸土。
“真他妈崩溃。你个狗日的还算是救了我们一命。”马德这个小逼崽子居然扶住了我的肩膀,我又不需要安慰。
出于人道,我也拍了拍他的肩膀。
马德姨妈做了个抹泪的动作,抹去了两颗眼屎,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没办法,重操旧业吧。你俩给我打下手,老娘宝刀未老。”
我靠你大腿都松弛成这样了还敢自称宝刀未老?我心里这么想的,出于对长辈的尊重没有说出口。
就这样,我成了一家地下脱衣舞厅的售票员,每天经手一些骚臭荤腥的小额钞票,都快吐了。
有一天,一个老杆,说没钱买票,给了我两瓶不错的啤酒,我让他进去了,我就这样认识了布考斯基。
他没过一会儿就出来了。
“不值两瓶啤酒,我都没硬起来。”
我觉得他说得对,卷走了售票厅里所有钱,问他。
“去喝一杯?我请客。”
我们来到一家摸摸唱,一人点了两个妹子,又交换着玩,布考斯基教了我不少东西。
玩着玩着,四个妹子都坐上了他的大腿,我又点了两个妹子。
酒过八巡,我指着布考斯基比我还大的鼻子,说道。
“嘿,老狗。听说你小时候鸡巴被三轮车撞弯了。”
“噢噢噢噢!是有这么回事,你想发表什么看法吗?”老狗两手抓着四个奶子,精湛的本领。
“不想。我感觉钱不够付账了。”
一听到这句话,六个迷离浪笑的妹子瞬间变得神志清醒,大义凌然。
其中一个试图偷偷溜出包厢向老板娘告密。
另几个更贼,直接在手机上说出去了,还给我俩拍了照。
“爹,你咋在这里。”老板娘进来说的第一句话,把整个房间的人都惊呆了。
接着,马德也走了进来。
“快来见过我爹。”老板娘转身对布考斯基说“爹,这是我男友。”
我把脸埋在某个妹子胸口,瑟瑟发抖。这他妈都是啥鸡巴事啊。
他们都坐了下来,又开了几瓶酒,说说笑笑,你来我往,没人注意到角落里一条死狗一样的我。
我突然鼓起勇气,站了起来,来到马德面前。
“马德,你欠我一条命,记得吧。你的命值多少钱?”
“二十块。”
“操你妈,我把你姨妈卖大腿的钱卷了。”
“卷了就卷了呗。咱不谈这个事,今天高兴。给我老丈人敬一杯。”
老板娘是何等心如发丝的人物,她马上听出了不对劲,拧着马德的耳朵,说。
“咋回事你今天说清楚,敢说一个字假话今天你就出不去了。”
马德只好支支吾吾的道出那个人不是他姨妈而是曾经包养过他的一个有钱阿姨。
“滚!药渣子。”
说完,马德就踉踉跄跄的滚了,出门还不忘给了我狠狠一眼。
我坐了下来,老板娘问道。
“叔叔是家父的朋友吧?家父承蒙您照顾,实在过意不去。今天这单,我请了。”
2 有用
0 没用
样样干 样样干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样样干的更多书评

推荐样样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