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仰随人--------谜雾中的高岗

献给他
2014-08-09 看过
  俯仰随人--------谜雾中的高岗
  
  麻子这个人,倒也不是绕不过去,虽然曾经贵为五号人物,但即便比较当年相对落后几个身位的286等人,也比他树大根深,又没有育帅,石帅那么大功业,走得早,后来更加凶猛的一系列事件都与他无关,而所谓的集团,也不至于对我CP大业伤筋动骨,同他的盟友牧师一样,都是名不见经传,一飞冲天的人物,去世将近六十年后的今天,我朝对其名分的认定也是颇为暖味,所以对于这个人,怎么看,就随意了。
  
  俺对麻子的注意是几个节点:陕北会师后的土著命运,边币危机,以及最后的滑铁卢。
  
  陕北的主要创始人是刘志丹谢子长,其次是高岗、阎红彦、王泰吉、杨森,至于徐海东,则是外来户,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的一部,算不上陕北小山头,实际上陕北的肃反,主要是徐海东带来的红25军搞的,这些书中都有交待,只是没这么直说,抬出朱理治,似乎事儿都是他一人干的,一方面军到陕北时,谢子长已死,刘高以及众多土著高层正在蹲班房,一声刀下留人之后皆大欢喜。
  
  不过个人觉得这只是表面现象,所谓根正苗红的直属部队,到了这地方上第一件事儿就是弹压地方实力派,在CP是有习惯的,前有王佐袁文才,后有陕北这个不幸的小圈圈,跟陕北土著相比,四方面军就是根正苗红,但一方面军一来,四方面军又得靠边站了,不过相对而言,太祖手段相对高明些,已经不搞声名狼藉的肃反了,用的是软刀子,刘志丹以及左右手杨琪,杨森在四月中到五月初的东征中全部死亡,至于死因众说纷纭,不好采信,反正,太祖当时给刘志丹的待遇是调离红26军,招几十个新兵蛋子组成红28军交给他,对于麻子,待遇也一样,带着13个人的“陕北骑兵团”去内蒙戍守三边,不过麻子运气好,当然自己在三边干得也不错,在这种剩者为王的时代成了唯一有资格的陕北山头代言人,当上了边区委书记,在借整风一跃而起,镀上毛氏烙印,成功完成华丽转身,自此跃入高层。
  
  至于42-43年的边币危机,似乎到了现代很少被提及,一般对CP感兴趣者大多集中在军事人事统战上,也确实,对比军事人事上的腥风血雨波澜壮阔,我朝在经济领域展露过身手的人少之又少,有点儿贡献的比如陈会计那就是宝贝了,陈会计当年在上海滩一展身手,对比之前败走麦城,导致党国金融体系崩溃的宋国舅,俨然成了专家,对此个人倒不以为然,跟上海滩的金融大鳄掰手腕,陈会计手段一点不比宋国舅高明,只是碍于体制,党国的强推强兑都走不通,而会计出手之时我朝已枪杆子在握,举朝野之力调民间资本抗衡那几条小鱼还不得乖乖认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朝菜刀在手,要钱还是要命那这笔账农民伯伯还不会算?比起耍流氓来谁也不是我D对手,当年索狙击手不也被我朝给狙击了。
  
  对于当年的边币危机,主持者一说是麻子,一说是会计,主流资料一般都说是会计,麻子跟他的同盟者牧师一样,走得太早,功劳簿都被冒领了,看了这本书,俺更相信是麻子的说法,因为书中的盐争执,也许这就是写书人的难处了,想客观记录一下这个人吧,就很容易不河蟹,但又不想说瞎话,这可咋整啊,只能没来由地写写麻子是怎么坚持运盐的,但又不能明说这来龙去脉,不明就里的人依旧不明就里,写本传记,难啊。
  
  招安以后,向党国靠拢,边区流通的是法币,但这地头一向是个自行其是的小朝廷,于是自己发行边币,所以边区是二币流通,陕北这地头,穷啊,GM的队伍,大啊,咋办?印!但这边币越多公信力就越差,黑市上边币就越不值钱,为了自抬身价本来定的是1:1,结果43年就到了1:200,反倒成了负担,眼看金融体系就要崩溃,麻子开始救市,首先对内,打击黑市,严控流通,这个对CP来说简单,有菜刀做后盾,令行禁止一向不是问题,边币通胀,会引发挤兑热潮,家大业大,自然不怕挤兑,但边区政府向来也不是财大气粗的主儿,所以对外,想方设法提高准备金,也就是外汇,即法币储备方是上策(我朝目前身位外汇储备第一大国,不知道是不是由此得出的教训),于是向外抛售物资换汇,两白一黑,两白,牙粉,食盐,一黑嘛,张思德摆弄的那东东,你懂的。
  
  50年太子去世,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儿,朝堂上暗流涌动,太子问题一向事关国体,本来胡服这虚君实相名分已定,这太子一去,虚得就得变成实的,胡服难免有些想法,接相国的班一下变成接太祖的班,三大佬的关系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君储之见关系一向不好处理,相储之间由利害冲突变成了利害共同,君相之间嘛,见仁见智,反正相国去时太祖是放鞭炮的,太祖情知不妙,开始弹压,税改敲一榔头,合作社打一棒槌,但这都是枝节,储相一联合,太祖势孤,转而寻求外援,于是乎,五马进京勤王,麻子粉墨登场。
  
  麻子牧师咋倒台就不多说了,地摊文学里多的是真知灼见,个人想说的是,对于我朝这些恩恩怨怨,单纯地当做争权夺利还是有辱斯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身后是一整个利益集团,执掌权柄后也乐于推行自己的观点,麻子和牧师交集并不多,但几乎在同一时期,一个搞淮币一个搞边币,理念相投也未必可知,麻子胡服的想法相左也不是进京以后,很早就产生过从贫农还是富农中发展D员的争论,太祖是一个浪漫主义底层GM家,个人觉得打倒富人均贫富达到天下大同就是其最终追求,麻子不知本是如此还是刻意装扮,与之相近,胡服伍公286更像是两相其害取其轻,两相其利取其重的实用主义者,他们的传承者也阐释着这一点,太子D多出自这一脉,说哪个先进哪个落后比较扯淡,这本就是一个没有终点的命题。
  
  80年代,胡团长曾经提过要给麻子平反,被286压住,也是,如同当年九一三之后彭京兆要对黑土地问题平反被会计拦住一样,当年会计也有参与这些个事儿,平反了置会计于何地?麻子落难,会计,286都给上了密折,自己平反岂不是扇自己嘴巴,至于何时会平反,悬,这一脉已经断了,朝中无人,所以,一部《高岗传》出炉,殊为不易
8 有用
1 没用
高岗传 高岗传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高岗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岗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