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之水转述田德望对诸译本评价

木木一二.
2014-08-04 看过
这版神曲从小家里就有,不过也就幼时看过两遍。今天记得的只有苦海中沉浮的罪人的哀嚎了。

今日读《读书》,1988/2/26 日,扬之水语:他(田德望)告诉我,《神曲》最早的中译本出自钱稻孙之手。钱父是罗马公使,他侍父住从,读书就在罗马,那时,神曲是作课业读的。归国后,未能忘此,因以离骚体译出前四章,在一九一二年的时候,由商务印书馆出了一本小册子。
以后,又有王维克的散文体译本。王是华罗庚的老师,是搞数学的,译诗乃余事,译本错讹殊多。
再后,便是朱维基的诗体译本了(由英文转译)。据田看来,译文是比较忠实的。
随后,他就几种译本对开篇第一句的不同处理谈了看法。
钱译:方吾生之半路,恍余处于幽林,失正轨而迷误。道其况兮不可禁,林荒蛮以惨烈,言念及复怖心。
朱译:就在我们人生路程的中途,我在一座昏暗的森林之中醒悟过来。
田则译为:在人生的途中,我发现我已经迷失了正路,走进了一座幽暗的森林。
(是把王的根本不屑于置于讨论之中么= =)
田先生说,”发现“一词至为重要,可说是本句的关键。因但丁并非此时方迷途,而是误入迷途已十年,——从他失去所爱贝雅特丽齐之时起。而前几种译法皆未能点明此意。

又,田译书时,目力不济(左眼五百度,右眼一千度),又时常头晕,一日只能工作三小时,前四十二章翻译了五年,剩下的五十多章还不知要做到什么时候。
庆幸吾辈晚生,田译本已出版,孰优孰劣各人心中所好,自不相同。
不必多费口舌争辩。
2 有用
2 没用
神曲 神曲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神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