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未必决定命运

最爱提拉米苏、
2014-07-27 看过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从如日中天的卡斯特桥市长,到穷困潦倒的落魄老人,时光流逝世事变迁不过弹指一瞬,足以让人在本书结尾部分回望二十多年前岁月的时候感慨万千,足以我们疑惑究竟是什么导致亨察德人生境遇的变化如此之大,足以让我们冷静地思考是什么将他一步步带入了名誉扫地穷困潦倒自我否定自我贬低的境地。

很多人会说,是性格。的确,性格决定命运。他生命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人都先后离开了他。因为他的高傲自负和好强好胜,他在醉酒之后将妻子出卖,因为他的忌妒之心,和本来和他要好并对他有知遇之恩的法弗瑞公然作对,并试图通过自己的报复达到心理的平衡以弥补地位上的落差,因为他的暴烈和严苛,对性情温良节制的伊丽莎白简挑剔和冷漠,同样因为他不得人心的性情,导致露塞塔,听闻了有关他的种种不良言论之后反悔了与他的婚约。

然而仅仅看到这些还不够。很多细节我们是不能忽略的。亨察德卖掉了妻子,然而那只是醉酒之后一时冲动所为,很快他就后悔了,于是到处寻找妻子的下落,在无果之后才放弃希望开始在社会上的闯荡。他并没有另娶他人为妻,甚至是在当上了卡斯特桥市长之后也没有像很多人那样在人生的得意之时迷失于骄奢和纵欲当中。他始终铭记卖掉妻子之后许下的二十年内滴酒不进的诺言,作为自己的忏悔。所以,犯错的同时伴随着忏悔,而这种忏悔又是以坚强的意志作为支撑。再说说他和法弗瑞的种种恩怨。最初,在他结实这样一位来自苏格兰的青年才俊之后对他的感情远远高于赏识,我们能从他们的谈话感受到亨察德炽热的内心和他对法弗瑞洋溢的热情。就像本书末尾所说的,“法弗瑞从来没有像亨察德对他那样动情地喜欢过亨察德,另一方面他也从来没有像他原先这位朋友对他那样动情地恨过他“,他喜欢过他,同时也恨过他,用尽心机与他进行过粮食买卖上的竞争,甚至想致法弗瑞于死地,两种感情都同样出于天性里激荡的火热的情感,反映出亨察德性情里感性的一面。我们不该一味地指责亨察德,反而更应该抱有同情和宽容。是他在和法弗瑞决斗之时把本来已是必死无疑的法弗瑞从死神手中拽了回来。是亨察德在露塞塔命悬一线之际,不顾一切地一路狂奔只为劝说正往家中赶去的法弗瑞走另一条他所熟知的近道。他不是为了得到谁的感激,也不是原谅了法弗瑞对他的残忍和冷酷,只是本性中的善良促使他这么做。最后来说伊丽莎白。是她在他绝望之时给了他精神的支撑,同时也是她亲手摧毁了他生活的希望。我们应该原谅之前他对她的恶劣态度,如果换成是我们自己,谁能承受本来欢喜地决定和亲生女儿相依为命而后却无意发现当成是至亲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的痛苦。然而他的这种痛苦却从未对人说过,直到最后伊丽莎白自恃着理性和道德质问亨察德的时候,他也没有为自己做过辩解。在生命的最后之时,他孤身一人沿着二十多年前来时的道路一路走去,而伊丽莎白是他在最困苦的时候唯一的精神支柱。抱着一种重新得到她的爱和原谅的渴望,他鼓起勇气,踏上了重返卡斯特桥的路途。然而这场奔赴却注定以一场悲剧结束。他带来的金丝雀最终也没能在伊丽莎白身边展示动听的歌喉。

不能否认,亨察德的激烈的性情是导致那些至亲和朋友离他而去的直接原因,但是后来,在露塞塔逝去之后,他开始自省,认识到自己性格当中的弱点,并不再干涉伊丽莎白和法弗瑞的恋爱,于是亨察德灵魂深处的善良和高贵从此处开始显现出来,触动人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所以,作者花了大量笔墨来写性格,但是他最终却并不想表达性格是造成亨察德悲剧命运的根本原因。看似高尚和圣洁的仁义道德才是。作者赋予了法弗瑞和伊丽莎白容貌,财富和地位,但他们最终只是时代的附庸,与亨察德相比,他们的色彩太平淡无奇,对于他们的喜怒哀乐读者无法为之动容,然而作者是偏爱亨察德的,纵然他的人生以悲剧结束,但他却赋予了他高贵的人格和鲜明的个性色彩,让我们痛苦他的痛苦,让万千读者和这个时代一起记住了这个人。










(以上仅代表个人观点)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卡斯特桥市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斯特桥市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