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筏勇者

hacmpvm
2014-07-15 看过
如果有人让你横渡太平洋,却只给你一艘木筏,你一定会觉得他在发疯,需要当头浇下一盆冷水、或者拼命摇晃肩膀大喊“醒醒”,才能让他停止这种妄念。
你知道,太平洋是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北到白令海峡,南到南极洲,整个地球的三分之一被它覆盖着,要横渡如此巨大的一个水体,你需要一个专业的团队,包括船长、大副、二副、水手长、轮机长以及若干精干强壮的船员;需要有一艘钢筋铁骨的大船,能扛得住怒海上连山的波涛和如龙的狂风;你还需要巨量的给养,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小心翼翼地行驶,用电波和整个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就算这样,你也会觉得,这是一趟极为冒险的行动,毕竟不管怎样庞大的船只,在无尽大洋之中都只是沧海一粟。
只用一艘木筏?即便那是诺亚方舟也不行!更何况你不是诺亚,也不是约拿,会不会有神灵护体实属难说。
但也许他并没有发疯,这种看似不可思议的行动,在几十年前,有一个人不但身体力行,而且还真的成功了,他的名字叫做托尔•海尔达尔,他仅用一艘木筏,便横渡了太平洋,与之同行的是五位勇者和一只秘鲁绿鹦鹉。
这位先生并不是什么专业航海家,极限运动员或者铁人三项爱好者,在他开始这项史无前例的壮举之前,他是一位生物学者,一个丝毫不懂得航海的陆地汉子,他的同伴之中,还有两人与他一样,就是这些外行人,征服了八千公里的海洋——这个距离,相当于北京到上海走上几个来回,或者北京到伦敦的直线航程。
事情还要从一九四七年说起,当海尔达尔在太平洋上的波利尼西亚群岛上进行野外考察的时候,产生了一个奇特而大胆的想法,认为群岛上的第一批居民,并非当地土著,而是在五世纪从南美洲渡过重洋到达这里的。
他的理论并非空穴来风,海尔达尔发现当地的文物遗迹(包括著名的复活节岛巨像)、民间传说等种种方面,都和南美洲的史前文化有着相当关联,而太平洋的风向潮流也给了他一种灵感——是否这些孤悬海外的群岛上的人,其文明并非本地发展起来,而是来自于远隔大洋的另一块大陆呢?
这一理论提出之后,遭到许多学者的反对,有些甚至根本不看他的论文便大声驳斥:“这不可能!”原因很简单,当时的南美洲文化还处于石器时代,海上的交通工具只有木筏而已,学者们认为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结论:人类不可能乘坐木筏横渡大洋,到达几千公里之外的岛屿上。
人们会有这样的认知并不奇怪,在所有人的常识之中,就算是传说里取得了金羊毛的阿尔戈英雄们也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在希腊神话里,阿尔戈英雄们乘坐的是当时希腊最大的船只阿尔戈号,这艘巨船是在雅典娜的帮助之下建造完成的,可以入水不腐而且十分轻便,五十个最了不起的船员(包括赫拉克勒斯这种升天为神的强者)沿着黑海岸航行,最终的行程不超过四千公里,而且途中有许多次靠岸补给的机会。
如果把阿尔戈英雄们的行为称为史诗,那么“乘坐无补给的孤筏去到八千公里之外的海岛上”这样的想法就已经超越了人类想象的极限,也无怪乎学者们认为这是狂人的妄想了。
海尔达尔的理论不被接受,但这个挪威汉子并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有错误,他决定做一次大胆的试验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在南美洲亲自制造并乘坐一艘木筏,并依靠贸易风的力量漂浮海上,最终到达波利尼西亚群岛。
在这一堪称疯狂的计划提出之后,居然马上就有人入伙,而且陆陆续续的,加入者多达五人。于是他有了六个伙伴,六个和他一样有着正常人的外表和狂热无畏的内心的冒险者。
第一个加入的是个工程师,与海尔达尔一样是个没有航海经验的陆地佬,他被派遣来到美国买机器零件,并学习冷藏技术,一听到海尔达尔的计划,便辞职要求加入。
第二个加入的是个画家,会弹六弦琴以及操纵六分仪。
第三个人是搞无线电的军人,曾经参加跳伞出击,阻止了德国人制造原子弹的努力,这个猛汉在奥斯陆安装了一个秘密电台,被德国军队发现之后,从枪林弹雨之中安然逃脱,他的无线电技术能派上用场。同样的,另一个无线电专家也是敌后战斗的英雄,他躲在德国军舰的附近,用秘密发报机给英国轰炸机指路,最终炸毁了“铁贝兹号”。
这两个猛汉战后无聊,正是浑身发痒的时候,海尔达尔给他们去信道:“我将乘木筏横渡太平洋,来支持南海群岛居民来自秘鲁的理论,你来参加吗?我只保证免费旅行到秘鲁、南海群岛来回,但是在航程中你会觉得你的技术很有用。”
回复几乎立刻到达,简短有力:“就来。”
最后一个人则是个人种学专家,他刚刚乘坐独木舟沿着亚马逊河溯江而上,一听说有人要乘坐筏木远渡重洋就循声而至,要求加入这个队伍。海尔达尔看着他的大胡子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有胆在猎头人的部落里游荡的家伙显然是条好汉,就愉快的同意了。
英雄们已经集结,剩下的事情便是造船出海,与阿尔戈号不同,这条木筏只由可怜巴巴的十二根筏木组成,其中九根组成承重的主干,剩下的造就筏上家具。海尔达尔翻越南美洲多雨潮湿的群山,与蟒蛇、大如龙虾的蝎子共处一室,他们在莽莽苍苍的丛林深处找到了这些木头,和千年前人们所用的筏木一模一样,英雄们遵循传统,为每一根木头冠名,之后砍倒它们。这些筏木的名字来源于波利尼西亚的古神们,它们分别是“库”、“凯恩”、“凯玛”、“伊洛”、“毛里”、“拉”、“兰吉”、“帕帕”、“塔兰格”、“库拉”、“库卡拉”和“里提”。
筏木被捆扎在一起,顺流而下,奔向大海,直到秘鲁的出海口处重新被截住,英雄们在那里将它们建造为真正的木筏。他们严格遵循了古法,在木料上刻以深槽,这样,将筏木捆扎在一起的绳索便不会滑走。整个构造之中,不用一根钉子,一根铅丝。
在卡亚俄海湾中建造的这艘木筏,是无法不引人注意的,威武的军舰周身都是装甲,而在这群庄严的钢铁骑士中间,光秃秃的木筏显得可怜可笑,落后于时代——不止一个人在好奇的观看了木筏之后向他们提出忠告,要求他们终止航行,这些忠告是十分慎重和严肃的——有人说木筏太小,在海洋中容易翻沉,同时它的长度不对,正好可以被两道浪举起来,筏木自身的重量加上人和货物,足以令脆弱的筏木断裂,就连秘鲁最大的伐木出口商也说,这种多孔的筏木,在漂浮到总航程的四分之一的时候,就会吸饱了海水沉入水底。
这一切都预示着悲剧将会上演,但英雄们置若罔闻,坚决要走——支撑他们的信心来自于海尔达尔的理论,如果在一千多年前,这些唯一的海上交通工具能够经受波浪的考验而不散开,那么在今天,使用了同样工艺手段制造的木筏也应该能够承担重任。
木筏最终造成的时候,海尔达尔使用印加伟大的先驱——被称为太阳王的“康提基”为木筏命名,起航之前,主持仪式的人将装了牛奶的椰子猛然砸在筏头之上,在人群的轰然叫好声中,这史无前例的远航开始了。
最终的勇士包括了六个无畏的北欧人,一只绿鹦鹉,十二个波利尼西亚古神,还有一个风帆上的印加之王“康提基”,他们的目标是用一百天的时间跨越八千公里的大洋,在波利尼西亚群岛的某一个小岛上登陆。
掌舵是最初的困难,陆地汉子们对此一无所知,就算是惯于使用独木舟的老手对于如何操纵这种古老的木筏也是一头雾水——毕竟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预先给他们上课,他们只能自己在波涛之中练习,就像初次下水的鸭子一样,虽然跌跌撞撞,但总算不会沉下去。在经过两天的适应期之后,陆上的好汉们已经转变为熟练的海员,他们操纵风帆,顺着贸易风吹拂的方向不断前进。
接下去的问题是食物,他们的准备有两种,一种是五世纪的,一种是二十世纪的,五世纪的有甘薯、肉干、香蕉、椰子和吃不完的鱼,储水用的是经得起碰撞的大葫芦,二十世纪的产品则是些军用特备罐头,小包装的特种口粮——事实证明,五世纪的食物足以支撑他们的行程。
在大海之中,海神的粮仓就对英雄们开放了,夜间飞鱼们常常飞到船上来,到了早晨的时候,睡眼惺忪的厨师爬起来,将筏木上的鱼捡一捡,刮去鳞片油煎,做成早餐有小鳟鱼的味道,用这些飞鱼很轻松的钓起另外一些贪吃的海鱼——甚至连鱼钩都不用,曾经有一些深海里的鱼儿,长着长长的牙齿,看见垂在水中的绳索便一口咬去,最终被海尔达尔做成标本,在甲醛液中了此一生。
当然并非所有的鱼儿都会被当成食物,有一些巨大的海兽,光是看见就会被那种威严所震慑。鲸鲨曾经来拜访他们的木筏,这种庞然大物的身躯超过整个木筏甚多,只需要轻轻一蹭,整个木筏就会像纸糊的房屋一样碎裂开来,它在木筏前后巡游,身边围绕着许多向导鱼,鮣鱼,烟雾一般忽悠来去,就像王座之前的小丑和护卫一样,它的脊背轻轻划过木筏底部,令绑扎在一起的木头陡然翘起,这种巨大到荒诞的生物令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海尔达尔说:“我觉得我们都疯了,看见这样完全是狂想中的东西,大笑得都傻了,大叫得都不能自制了,就是迪斯尼本人,不管他有多大的想象力,也没法画出一只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海怪,超过这只突然躺在木筏旁边的,嘴大得可怕的东西。”——这个波塞冬的重臣全然没有要走的意思,最终还是一个勇士担心它毁掉这个小小木排,请它吃了一鱼叉,这才潜入深海消失无踪。
在习惯了海洋的风波和五世纪的饮食之后,行程渐入正轨,这是冒险中最为难得的时刻,在万顷波涛之上,极目海天之际,没有片帆之影,也有没什么证明世界上还有别的什么人存在,“大海全是我们的,地平线上所有的大门都敞开着,真正的和平和自由从苍穹飘飘下降。”正如海尔达尔所说,在这样的时刻,“文明人类的大问题似乎是虚假的——好像人的头脑的邪恶的产物,只有大自然最重要。”
海尔达尔在这一刻的顿悟让他突然知道了自然的奥秘,知道了一千多年前的古人是如何完成了横渡大洋的奇迹的,就像东方人常说的天人合一一样,大自然真正成为了他的朋友,而并非一个需要去抗争或者征服的对象。他的旅程从此便十分顺利,犹如天佑。
一百零一天之后,这些北欧勇士——古代海盗、维京人的后裔在波利尼西亚群岛中的一个荒岛上登陆了。他们在树林边上挖了一个洞,四周围上树叶,虔诚地、像完成一个仪式一样把从秘鲁带来的、萌了芽的椰子种了下去,他们以这样的方式纪念自己的这一次航程,就像那些一千多年前的人们一样,他们带着勇气起航,而最终收获了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奇迹一样的远征,海尔达尔后来还进行了好几次,最后一次是在他六十多岁的时候,乘坐着纸莎草船,驶过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和印度这三个古文明区域,证明了这三者之间的海上通途是可以成立的。
盲诗人荷马曾经为奥德修斯立传,将这个人十年漂流大海的经历写成史诗,而海尔达尔若是生在那个年代,说不定流传到今天的传说故事中就没有奥德修斯什么事了。因为有的人,用一己之力诠释了人类的勇气和行动力可以达到何等程度,他单枪匹马远去天涯,他只是一个人,他即是史诗。
2 有用
0 没用
孤筏重洋 孤筏重洋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孤筏重洋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筏重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