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得一颗柔软心

十三
2014-07-13 看过
坦白讲,给囧叔写书评,我蛮紧张的,生怕造次。因为囧叔恰好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写故事的人——有趣,悲悯,聪明,文笔活色生香。我本想以此作为拖延直到拖黄这篇书评的借口,但现在图书的新品种这么多,有趣的却很少,如果能让更多读者知道这本有趣小书,如此造次,也算好事一小件。

在本书的序言里,囧叔对他写的故事到底是真是假做了一通说了等于没说的阐述,非常可爱。其实,除非想与故事中的人发生现实接触,不然真或假基本属于最不重要的一环。不过囧叔故事里的人物又另当别论。我的一个已婚闺蜜前几天跟我说她仔细思考后觉得自己喜欢的异性可以概括为“狂拽酷霸屌炸天”型,我于是把囧叔的《“狗王”周骐圣》丢给她。几分钟后,这位既喜欢狗又喜欢“恶魔总裁爱上我”桥段的闺蜜微信给我一堆溢美之词,字里行间小鹿乱撞。我想如果她是自由之身,搞不好也会跑到囧叔的页面去留言索要周骐圣的联系方式。绣花绣到蝴蝶来朝是出神入化,人物写得令少妇怀春,囧叔写小镇畸人功力之炉火纯青,可见一斑。

读囧叔笔下的故事,我也偶尔犯嘀咕:如果这些故事是假的,那么作者可谓阅世颇深,心得独到,不然怎么能编出这么鲜活可感又出人意表的故事?但如果故事是真的,假使有人也能够像囧叔一样与他们生活在近处,又会有什么体会?

我念大学时,而今已故的巫老师在课堂上提到一段往事,说他少年在福建农村下乡时,村中有一位曾经历抗战的农民,为人素淡寡言。知识青年与他讨口烟抽,问抗战时的掌故,他说也没什么,就是他与兄长在树林里走,突然他半个身子被溅满了血,侧身见兄长被流弹爆头,人还挺立着,脑袋豁剩下半个。知识青年们都悚然,那农民却淡淡的,不是过尽千帆的淡淡,是无所动容的淡淡。巫老师就此说,世人的感知力假使有个中等线,那么势必有人在线上,有人在线下。比如这个农民,他就拥有百年不遇的钝感力;而作为一个写作者,则应当有一颗柔软敏感的心灵。

我在囧叔的故事里读到的,正是这种柔软心。不然换了中等线下的人去周骐圣的诊所为宠物瞧病,除了他收费不高态度不好医术不错还叼着烟卷之外,估计也看不出什么来。至于力能扛鼎的吴大拿,即使与之相处攀谈,除了听几句@#@¥#%¥#……&的脏话,感慨一下真高真大真有劲之外,估计也再无其他。对于钝感的人来说,这样的日子没什么可看可写的。幸而有那些富有才华的又勤于记录的写作者,才没有让这些人和事混同在钝感的烟袋里,什么都不曾留下。

囧叔文笔的有趣有目共睹,可我还是要老生常谈一下悲悯之心。现世我说过有悲悯之心的写作者不多,比如东东枪、丁丁张(这样说来,囧叔的名字有点破坏队形,似乎应该改名叫叔叔囧),不拘于写什么,主要是怎么写。有悲悯之心的写作者的共通点是见微知著而不随意褒贬,只有深入生活又能拽着自己的脑袋把自己从现实的泥潭中拔出来的人,才能拥有这样的视野和心胸。有人说写东西让人哭很容易,但笑很难;也有人说正相反,笑很容易,哭很难……我个人的体会是,写得让人哭或笑都不易,但最不易的是哭哭笑笑,笑笑哭哭——可是你看,生活的本相,岂不就是让人哭哭笑笑,笑笑哭哭?

昨天是周末,我加班十几小时又赶写专栏和连载,到晚上腰酸背痛,心情颇不佳,本来想去超市捏方便面,又嫌太远,于是下楼到小区的中心广场闲逛抒怀,想借机赏析广场舞舞姿,酸溜溜评论一番以报复社会。傍晚的小广场人声鼎沸,群魔乱舞,仿佛春晚开场,可就是没有广场舞。我开始沮丧地绕圈:第一圈,遇见中老年夫妇一双,妻子长裙曳地,丈夫衬衫西裤,两人鬓发皆白,笑盈盈在跳交际舞,跳着跳着妻子冒出一句:“刚买的菜在花坛边上你盯着点儿。”第二圈,一大妈苦劝自家的傲娇金毛快快赶路,因为她急着回去追电视剧,可金毛哈哒哈哒伸着舌头赖在地上岿然不动,大妈怒,生殖器词汇狂崩后好似完成了超级赛亚人变身,双膀一较力,把金毛扛在肩上健步如飞,刷拉拉消失于街角。第三圈,一轮椅大叔双手飞动,轮椅跟着僵尸舞蹈队的节奏转得风驰电掣,大叔发出武侠小说中千里传音一般亮透了心的爽朗笑声……昨晚是农历六月十六,月亮又圆又大,我仰望夜空,心有所动,方便面们在遥远的超市货架上长舒一口大气。

道元禅师学禅归国,人问修到了什么,答:“别无所获,只修得一颗柔软心。”所谓悲悯,并不是居高临下的同情,而是透彻地体察到众生皆苦,却又在这苦中绽出花朵来。我喜欢囧叔笔下的世间万象,更喜欢他这颗写作者的柔软之心。
91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我讲个故事,你可别当真啊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讲个故事,你可别当真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