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母题之下的千山万水

水秀乡
2014-07-11 看过

    当外婆背负骂名人间蒸发,母亲遭受打击沦为酒鬼,家族声誉、前程瞬间轰塌,所有证据湮没难寻的时候,你要做的或者说你能做的是什么?这就是《比恐惧更强烈的情感》摆在苏茜面前的选择。苏茜选择了——寻找。这样秘密的艰难的寻找注定了——只要开始,就是千山万水。

    苏茜研究了所有空难的资料,苏茜登门向沙米尔拜师学习登山,苏茜决定在冬季挑战海拔4800米的勃朗峰,苏茜做了所有人看来疯狂到不可思议的事。但,我想说的是,居然有人明知将冒着生命危险,仍旧心甘情愿陪她去疯狂。只因“我爱你。你来敲我家门的那天我就爱上你了”。在风雪肆虐的山峰上吃力攀爬的他们遭遇雪崩,滑落进山间缝隙,意味着连救援队搜寻他们的可能也成为空话。在这样的状态下,受了重伤的沙米尔说:“如果你不能预见事情的全貌,那就一步步地来。如果你能依次完成每一步,那么这些微小的成功最终会帮助你实现那个大的目标”。

    侥幸的是,苏茜在绝境中居然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遇难的飞机驾驶舱,但这也是某种必然,与她之前的设想不谋而合,而她正是为了这个理由赌上了自己和沙米尔的性命。生死一线之间,沙米尔为爱选择了放弃自己。

    这一段落的描写尽管是开篇,但我始终认为它才是全书的华彩。苏茜为了揭开自己的谜团,永失所爱。让人不禁开始怀疑这样一种寻找的所得与所失之间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之后的苏茜,当她背负了家族和爱人的双重重累的时候,这种寻找是否已变为一种执念?变为一种不得不为的强迫?当一步步的所作所为变成了像滚雪球一样的重压的时候,我们已经无从考量苏茜之后的举动的真正动机。

    马克•李维的叙事有着特有的机巧,这种手法不同于《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的深奥谜题中的玄机重重。因为同是“寻找”的主题,我总是在不自禁地将它们一再比较。马克•李维是善于打回旋球的球手,他的故事布局在于将一环环的推进变为一个个的小意外。也就是说,当你渴望挑战自己的智力尤其是逻辑的严密的时候,你就去读丹•布朗,当你愿意被不断出现的小状况打扰的时候,可以读读马克•李维。这样的机巧在书中比比皆是——

    “每个人都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把安德鲁•斯迪曼留在了冰冷的死亡里”。如果说之前雪峰上的一幕让我震撼的话,这段可以说是全书最大的欺骗,很精彩。

    “我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天真了,就在那个杂货铺老板报警的那天。我去他的店里买糕点,他却报警说我偷了两块巧克力,警察把我带到了警署”。

    “男人走进了二层的浴室,看着镜中的自己,小心地摘下了粘上的胡子和花白的头发。除掉了伪装之后,他看起来至少年轻了二十岁”。

    种种类似于这样的意外,在书中随处可见。就是这样的一个个小包袱,推进了阅读的趣味。就连杀人凶手阿什顿的身份,也是最大的意外。

    与苏茜的执念不同,安德鲁也有自己的执念,关于前妻——“我只要一想到她会把心事说给别人听、照顾他、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和他过我们之前的生活……我做不到”。“我们可以找个人来排解孤独,可以和某个人一起过日子,来消化上一段感情,可也许对之前的人的记忆一直存在。我们跟一个人说话,也许听到的是另一个人的声音,看着说话人的眼睛,其实心里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这种细腻是马克•李维式的。如果就环环相扣步步为营的紧凑来讲,我认为马克•李维绝不是丹•布朗的对手,马克•李维的擅长在于情感与悬念。即使在“寻找”这种带有哲学意味的每个人生命中的重大母题的诠释中,马克•李维也稍稍显得一厢情愿,如果说沙米尔的为爱牺牲还有某种逻辑在其中的话,安德鲁的一路相随多少显得有些勉强。而主人公苏茜的性格也略显苍白。倒是马克•李维的情感比他们来得更充沛。

    勇气,是比恐惧更强烈的情感——苏茜或者说马克•李维一直在强调。但我不能认同。在书中,你能握住的情感,是爱。无论是苏茜对外婆对母亲对沙米尔的情感,还是外婆作出重大牺牲的动机,都是源于爱。勇气,只是一种行动的催化剂。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比恐惧更强烈的情感的更多书评

推荐比恐惧更强烈的情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