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进疯人院之前

唐朝
2014-07-10 看过
第一次读陀思妥耶夫斯基,书看了一小半才知道作者是这位仁兄。整个阅读过程简直想抓狂,天雷滚滚的混乱语言,缺乏逻辑和美感的胡思乱想,幸亏这一年有着看书不要半途而废一定要看完全本的清醒认识和良好耐心,以及对阅读这位老兄作品的好奇心和由此带来的一点儿虚荣感,才算是看完了这本小书。

走在路上的时候也在看书(为了尽快看完),沿着人行道的墙根盲目前行,身旁车水马龙的世界和书中世界就像水和油一样各自不同,外面的世界有点无足轻重,看书让人有点轻度麻醉,就好像刚吸过大麻的同志那样有点愉悦的茫然(并非所有的书都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大学时看《百年孤独》之后拎着水瓶去食堂打开水的路上看着夕阳下迎面热闹的同学有过一次茫茫然,这一次也不过是过马路的一瞬间,两个世界跳出来了半秒,就消失了)。

沉醉不代表看懂了(何况大多数时候这本书带来的阅读感受是焦躁和沉闷,就好像初次看《金瓶梅》,差点要闷昏过去。许多乍然地初次相逢就是这样平平无奇而缺乏耐心,适应了这种新口味之后,才会慢慢去体会它的好),必须承认我没有看懂这本书,但并非全无知觉。

《双重人格》标题很清晰地说明了全书大概,一个体面的机敏的懂得周旋应酬游刃有余的上流社会职员,和一个极度敏感的,自卑的,猥琐的,诚恳的,无能的,自闭的,缺乏关爱以至于防御过度的老实人,他们是同一个人。作者给了后者主人公的身份,有时候会用假戈利亚德金称呼前者。

主人公戈利亚德金因为行为举止和语言不得体,受到了体面的人们和正常的小人物们的轻视,这触发了他敏感的防御机制,为了证明和挽回尊严(以及潜意识里渴求关爱和认可),他满腔热血接二连三地干蠢事,让自己陷入糟糕的困境。由于他具有双重人格,很多事情是莫须有从未发生的,不过是出于他的臆想。他的另一重人格,也时不时地冒出来做着得体的正经工作。作者从未试图让这一点(这是真的发生的还是臆想的)变得清晰,是否清晰也根本不重要。他没有采用其他人使用两条明线对比描述的惯用方式,混沌不清的真假场景让人阅读困难,但也增加了高明和形式美感?

这是一个人变成疯子的心理过程。作者隐隐约约地对这个可怜的人表达了肯定,也对表面体面的上流社会和冷漠的正常人们表示了否定。但作者并不像托尔斯泰那样旗帜鲜明地否定现实社会(只看了一本《伊凡`伊里奇之死》,难免以偏概全),他只是选择站在另一边,站在内心敏感的善良而诚实的人们这边。或者说,当无数的作者们在描述某个人的时候,很难不让读者联想到另外一大群同类的人,处在社会中的人。

来自上流社会的点滴“善意”让戈利亚德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感激涕零,不过“善意”的人抽出手告诉他,你会错意了。戈利亚德金一脸羞愧地逃走,逃到无人的角落开始计划他的反攻,这个计划就像泡泡,当他满怀激情理直气壮地冲到敌人门前时,立刻就破了消失了,戈利亚德金再一次嗫嚅着像兔子一样的逃跑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某些时候会召唤出看书的人内心深处同样的虚弱和痛楚,使人想要温柔地安抚他。

今天刚好看到一句话:世上除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谁也写不好超越常人的善。多多少少对理解这本书有一点儿帮助。


------------------------------------------------------

《双重人格》中的戈里亚德金,生性软弱,处事迟疑,因出身微贱,在上司面前诚惶诚恐,备受欺凌;但他羡慕那些扶摇直上的“社会的宠儿们”,妄想成为社会的强者。结果精神分裂:他在自己的幻想中变成了另一个人,即小戈里亚德金——一个大胆泼辣、阴险狡诈、善于钻营、八面玲珑、惯耍手腕、手到功成的人物。然而,就其本性和社会地位而言,他绝不可能变成小戈里亚德金那样的人。最后,他的幻想遭到破灭,病态灵魂搏斗的结果只能是绝望,以致发疯。

另外一篇已发表的文章中是这样解读的(作者:赵良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双重人格 地下室手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