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 /卢迎华

蜜蜂书店
2014-07-04 看过
对话《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
  卢迎华
  
  虽然汉斯·贝尔廷在1983年出版的专著《艺术史终结了吗?》对中国的学者产生过深远的影响,但中文的读者在此之后并没有机会接触到贝尔廷教授的其他专著。这位以德文频繁写作,并被英语世界及时地翻译和推介的艺术史学家居住于德国的卡尔斯鲁厄和柏林之间,直到2009年才第一次访问北京和香港,为他已经忙碌了五年多的艺术计划“全球艺术与美术馆”来进行访问和研究,并在2009年的“中际论坛”上发表了关于该题目的论文。除此之外,他的其他论著还没有被翻译成中文。这位在中世纪艺术和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研究方面建树深厚的权威者(罗马教皇曾专门向贝尔廷教授请教过关于拜占庭艺术的维护和研究方面的问题)于1989年在卡尔斯鲁厄与著名的录像艺术家皮特·魏伯一起创立了新媒体艺术中心,ZKM推动了录像艺术和新媒体艺术在拓展人们对于艺术的界定和艺术品流通和收藏的认识方面扮演了前卫者和奠基者的角色,并首次将录像艺术纳入了美术馆的收藏系统之中。白南准和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都是贝尔廷的好友,与其说他们受过贝尔廷工作的推动,还不如说他们的交往像艺术行业中很多批评家与艺术家的关系一样,在交往和合作中彼此刺激、影响和塑造了对方的工作和思考。贝尔廷的研究和工作所跨越的广度是后来者难以企及的,而支撑其中的是其开放的态度和对于艺术和创造的毫无成见和持久的热情。这位七十多岁的学者如今仍然居住在卡尔斯鲁厄一个租赁的公寓里,公寓中零落地悬挂和摆放着一些作品,其中有杉本博司的照片和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的蓝色人像雕塑。
  可以说在1983年贝尔廷提出“艺术史终结了吗?”的精神仍然闪烁在他今天对于“全球艺术”这个概念的提出和认识之中。这种精神在于对于“艺术史”这种论述所建立、依赖和散发出的权威性和权力意味的质疑。对于这些边界的不信任,包括地域和学科的边界,行业中角色和思考的边界,中心和边缘的边界,对于线性的组织和认识世界的方式的反思,都是贝尔廷对于“艺术史”的不断叩问的核心。
  我们分享着贝尔廷的质疑精神和他对于艺术思考的极大热情,也正是因此,我取得了贝尔廷的同意和支持,在《当代艺术与投资》中开辟一个专栏,分期翻译和推介他在1995年出版的德语版《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这本书在2003年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翻译成英语出版发行。这本书将是继湖南美术出版社在 1999年翻译出版的《艺术史终结了吗?》 之后国内首次系统地翻译和介绍贝尔廷教授的论述。
  这个栏目的形式与一般的翻译连载不同:每期由中国社科院德语当代诗歌研究博士生苏伟按章节顺序翻译,在柏林撰写了博士论文并从事艺术评论的苏伟在翻译的过程中与贝尔廷保持了密切的联系,随时与他探讨翻译中遇到的问题,并且得到了他的指导和建议;除此之外,在每一期的连载中,苏伟还在每章后撰写了一篇介绍贝尔廷的论述所立足的具体的理论、文化和历史背景,而笔者将以贝尔廷的论述为参考和起点,来认识和讨论中国艺术领域中正在发生的相关的现象和问题,也在这些讨论之中与贝尔廷就具体的问题展开了对话和交流,产生了更多的及时的碰撞和思考。
  首先翻译和推介的是德语版《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前言(贝尔廷也为中文版的翻译略微修改了前言的原文)和第一篇文章《艺术的终结还是艺术史的终结?》,在行文最后一段,贝尔廷写道,“‘历史’,作为身份或者矛盾的场所,因其无所不在和易变的特质而失去权威性。同样地,‘艺术史’也无法再作为我们历史文化的指导原则发挥效用,由此可以开始我们的讨论。”近几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出现了很多试图梳理和书写这短短30年历史的展览和出版,但严格地说,这些努力更多地是出于功利主义的诉求和价值判断,而往往把艺术、创作和思考放在第二位,缺乏严肃的研究工作和尊重的态度。“艺术史”不是成功史,也不应该是从“忽略”开始。而这些“历史性”展览和出版的形成依赖和利用了我们对于“艺术史”狭隘的认识和期待。我们是否赋予了“艺术史”过多的功能和权力?由于篇幅的局限,我无法在此文展开对于这个问题的论述,但希望作为我们讨论的引子,也欢迎读者加入其中。
  


对话“现代主义”:
汉斯·贝尔廷的《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
苏伟

贝尔廷是欧美范围内最早提出“艺术史终结”这一论题的学者,其引发的相关讨论直到今天仍在继续。“艺术史终结”说实际上也是1968年之后欧美艺术界以及艺术史研究学界的主流话语之一,是这三十年来很多新一代的艺术家和艺术史家向经典艺术史学科规范和理论思路的一次大反叛,贡布里希(Ernst Hans Gombrich)、欧文·潘诺夫斯基(Erwin Panofsky,1892—1968)以及詹森(H. W. Janson)等经典学者成了被革命的对象,阿瑟·C·丹托、普莱西奥斯(Donald Preziosi)以及库斯比特(Donald Kuspit) 等学者先后成为艺术界热议的人物,他们对学科规范、艺术本体论以及艺术文化学的论述已经成为“艺术史”新的一部分。
说到“艺术史终结”,人们很容易将它与上个世纪70年代发生的历史学危机联系起来。西方历史学在20世纪初经历了由思辨哲学(以“历史”为对象)到分析(批判)哲学(以“史学”为对象)的转变;但到了70年代,分析哲学所提供的理论范式受到了其他诸如文化学、人类学等学科发展的冲击以及世界范围内文化图景剧变的影响,自身范式又因为其强烈的“客观性”倾向故步自封,因此,以海登·怀特(Hayden White)为代表的“后现代”历史学家走向前台,历史学再次发生了“叙事转向”(语言学转向)。艺术史从表面看来,似乎是历史学的一个分支学科,“艺术史终结”的提出似乎也与历史学危机的出现在时间上重合。但从本质来看,传统艺术史学科[假设这一学科的出现是从瓦萨里(Giorgio Vasari)开始,到贡布里希结束]的理论建构更多时候遵从的是哲学系统、逐渐独立化的美学及其价值取向,以及18世纪以来的“现代主义”潮流。动荡喧嚣的“六八年代”是破四旧的年代,很多社会界限、学科标准和伦理常态都被打破。具体到艺术而言,波普艺术打破了艺术的“高”“下”之分,极简主义让美术和工业化再生产混为一体。它带给西方乃至世界的是政治乌托邦的理想,是对当下的顶礼膜拜。此后,日常生活上升为神话,我们生活的整个世界和生活方式都被美学化,传统的趣味从此失效。在这个背景下,艺术史的危机或是“终结”并非仅仅是范式转换的问题,而实际上遭遇了学科本身的内在危机,即艺术史是否还具有存在的合法性问题。这其中即包括艺术史研究对象的问题。(如果对象是艺术本身,那么无可避免的是成为美学或者艺术哲学的附庸;如果是艺术品,这种以分期化派为特征的风格研究显然已经无法对应当代艺术出现以来的种种新现象。)这个危机的源头——至少在贝尔廷看来——是黑格尔之后的现代主义潮流。
体现在艺术上,现代主义就是艺术寻求自身独立化的努力,是打破哲学与美学拘囿、建立艺术乌托邦的理想诉求,它的副产品,像技术至上主义和艺术家神话论,仍然对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有着正面或者反面的影响。但正如贝尔廷所说:现代主义自身承受着既向传统寻根,又试图打破传统憧憬未来的悖论。现代主义,在它的自我神化、崇尚进步以及无限夸大主体意识形态的诡谬中耗尽了能量。早在19世纪末,经典现代主义就已经面临深刻的危机,真正的现代艺术诞生(这其中文学和文学话语的作用似乎并不为中国艺术界熟知);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展开让世界格局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有关艺术的讨论也逐渐在西方内部分化、嬗变并延伸出来,在与殖民话语的共谋和对抗中将触角伸向世界各地。
贝尔廷教授的这本书是他近三十年来对“艺术史终结”这一问题思考的延续。早在1983年,他出版了第一本相关论著《艺术史终结了吗?》,主要的目光焦点全在西方内部,分析了黑格尔之后的现代艺术史学科的理论建构、叙事模式和研究规范,并实际上已经做出了结论:艺术史这一学科从本质而言并未存在过,我们视野范围内的艺术史毋宁说是艺术美学的历史或者艺术品的历史。他的思考在二十多年来的艺术发展、全球文化景观的变迁和自身艺术经验的作用下不断演化。在这本1995年出版的德语版新书(2003年重新修订出版了英文版本)中,他最为重要的贡献是将艺术史放置于与现代主义对话的语境中考察。尤为突出的是,贝尔廷并未急迫地宣称“现代主义的终结”,反过来强调现代的不可终结性。这位拜占庭艺术的专家曾撰写过“艺术”登上历史舞台之前的图像史,这种考古精神促使他从西方内部开始拓展现代的内涵和外延,鼓励我们在无法提供现代主义替代物的情况下继续一种再挖掘的工作,在“后历史”的语境中,在“超现代”的预期下,将新媒体艺术、新大众文化、新博物馆学等范畴和案例与全球化语境结合,按捺住“作史”的冲动,以求在与“他者”文化、“他者”艺术真实而具体的对话中开展考察,带动一场糅和了考古学、文化学和伦理学的“艺术史”解剖运动。

---------------
蜜蜂出版/蜜蜂书店
图书订购、投稿与合作:418275327@qq.com
联系电话:010-89513492
蜜蜂出版QQ读者群:253094493
新浪微博:@蜜蜂出版官方微博 @蜜蜂书店
微信号:@beepub (蜜蜂出版) @beepubbookstore (蜜蜂书店)
蜜蜂出版公司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尚堡艺术区B-106
邮政编码:101118
----------------
蜜蜂书店实体店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小堡尚堡艺术区B-106
乘车路线:国贸立交桥下坐808或809路在小堡北街站下车,直行300米右侧即是。
蜜蜂书店微店: http://wap.koudaitong.com/v2/feature/127tmehcg
蜜蜂书店淘宝店:http://beepub.taobao.com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