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阁,不太严歌苓

晓星沉
2014-07-04 看过
一个长长的开篇之后,在做了大量铺垫之后,什么梅晓鸥的家事、前夫、已经债台高筑的史某,豁然发现有可能是一部有点畸态恋爱的小说,如同三岛由纪夫
  
  一个妈阁掮客梅晓鸥,和三个赌客男人的故事,卢晋桐——她的儿子的爹,为了盟誓戒毒的决心还自断中指,最后生命垂危一死就死了四五年;史奇澜——俨然一个艺术家,在北京开着自己的加工厂,欠下巨额赌债被追的天南海北,最后不惜拉自己表弟下水来偿还赌债;段凯文——房地产商,一个白手起家的山东人,做到富可敌国之后又因赌断掉了资金链,但怎么输也不输他端着的架子和“尊严”......嗜赌的男人五花八门,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衣冠楚楚地进赌场,然后衣衫不整油头垢面的落魄离开,而这些现象下还隐藏着一个共性——贪婪;放在生意场上,看作是唯利是图,胜败不馁,或许是这个特质,他们才有发财发迹的回报;而在这三个男人身上,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让梅晓鸥动了情。而这份情,夹杂着债权与债务的关系,也不乏一副奇怪行为底下变态的心痛与惋惜——我觉得梅晓鸥有“母爱泛滥综合征”,简称“大妈综合征”,或者是自虐症。当然,天天经历和目睹一夜暴富与一夜清贫,人性如果不变的扭曲一点,出门哪还好意思见人
  
  而一个亏欠梅晓鸥逾千万赌资的老史,似乎也对这份畸形的感情有所寄托。人非草木土石,怎么会觉察不到别人对自己的善意,即使是一堆肮脏的泡沫底下,崭露头角的一丁点善意,对一个即将沉溺在罪恶中的人来说,也是一份巨大的恩赐,尤其是在濒临绝望的边缘,那人还曾抛出过救命的绳索。可愈是这种宽恕,对自尊尚未泯灭的人性而言,就越发的沉重。于是,当老史不择手段地把表弟输掉的钱,自己甘愿冒险转嫁到梅晓鸥的帐下时,他说:欠你这么多年,我心里像烂了个洞,时间越长洞越大,现在总算填平了。你可以忘掉我了。外加一个哀伤的表情符号。
  
  有人说,这本书到274页结束,是一部很好的小说。因为后半截冗余,让人倒了胃口,也没落了严歌苓的声誉。这种概念在我读《狼图腾》的时候非常深刻。我坚信,如果《狼》写到一半就收尾,比现在呈现的版本要“高大上”好几个数量级。但是姜戎没有,我觉得他没耐心。或者说,他的作品太少了,迫不及待地在一本书里说教,将所有观点一吐为快。所以,在读《妈阁》的时候,看到别人的评价,也一度让我也对此心存芥蒂。之后我发现,读到274页结尾,确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总喜欢把一部好小说的结尾,比喻为一个漂亮的甩鞭。因为,总是在那鞭梢上拧一个花,再发出清脆的响声。而一般习惯上认为,响亮的甩鞭,除了放在结尾之外的任何地方,都是毫无意义的,在第274页,她就甩了一下
  
  如果274页之后戛然而止,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但那只是一部看不出感情的情感小说。我对没有性爱描写的言情小说极有好感。但那样的言情,虽不完整,但不完整之处不在架构,也不在结局,而像一个树长到一半的时候分了三根杈,并行的枝叶其盛,蓬松到有人可以把它当作一把伞,而顺着这棵树的主干一路向上移走你的视线,你或许才能领悟到,并行的概念之外还别有洞天,连皇帝都要有皇后、妃子、婕妤、贵人的区别,更何况一般人的爱情了呢,所以,小说在那之后确实有一小节的舒缓,放慢了节奏,谁能说,那不是为了最精彩的结局而蓄的势?因为,挥鞭的时候胳膊总要向后,继而向前才会更响亮
  
  我之前并没有看过太多严歌苓的小说,在该书看了一半多之后,我说这部小说不太严歌苓,当我看完整部小说之后,我应当收回刚才说的话
30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妈阁是座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妈阁是座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