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

子逍
2014-06-25 看过
(关于《契诃夫小说选》中的一篇短篇小说)

     《花匠头目的故事》讲述了一个备受尊敬的医师被杀死在山谷中,人们却凭借“信任”和“良心”原谅凶手并让其无罪赦免的故事。
起初读完这个故事,我以为作者要表现出一种荒诞感,表现出人类自相矛盾时的无助,但一些细节改变了我的想法。
     文章第十一段,人们对医师的评价是“他什么人都爱!”;为人看完病之后,甚至“不收钱”;外出时从来不关门窗,完全相信忍心欺负他的贼是不曾有的。这些细节告诉了我们一个重要信息:他被所有的人爱戴。人民既不是愚蠢地听信宣传,也不是盲目的跟随大众,那是一种源自内心的感情。
     他成了这座小城必不可少的人。
     然而,有一天早上,人们发觉他被人打死了。值得一提的是,原文用的是“被打死”,可文章前后也不曾断定他的死因,更何况这是在人们未发现任何有力证据之前!
在“人们发觉他被人打死了”之后,原文又有如下一连串的叙述:“他躺在峡谷里,满身是血,头盖骨被打碎了。苍白的脸上现出惊讶的神情。是的,他看见面前出现凶手的时候,凝固在他脸上的神情并不是恐惧,而是惊讶。”全文并未给读者太多思考的时间,或者说大多数读者根本没有细想“真相是什么”这个问题,就已直接默认他是被谋杀的。然而这并非是作者的失误,这正是本篇小说的核心。
     似乎下面的迹象更是强化了我们对于“这是谋杀”这个答案的信心:一个多次受审、以生活放荡出名的无业游民拿出了医师的鼻烟盒和怀表,他家里还有医师的镀金的柳叶刀,一件帯血的衬衫。
     但是,这些信息依旧不能严谨地证明这位无业游民是凶手。但在作证明时,却给他扣上了沉重的帽子:多次受审、无业游民、生活浪荡••••••这些词汇的使用,会使读者丧失思考和理性。或者说,人性本身就隐藏着与“恶”不可磨灭的关系。所以,我的另一个想法是,作者表达了“人性之恶”。人们在智力方面的差异显著,但却有着基本一致的情感。我们的乏味的生活需要刺激与虚假,因为一望无际的平静让人畏惧。如果罪证这个无业游民不是凶手,恐怕会有不少人不能接受。他们宁愿相信医师的死非同寻常并将在最可能的嫌犯定为凶手并加以唾弃,这是无知的表现,也是邪恶的表现。真正让人惊讶的是这群法官和人民。他们集体参与了这一案件的处理并一致同意放了嫌犯3,理由竟是:“歹毒也得有个限度,人不能堕落的太深。”这看似荒诞,实质上却是对人性的一种尊重,也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口。
     小说最后一段这样写道:上帝看到大家相信人是上帝的形象就高兴,如果大家忘记了人类的尊严,把人看得连狗都不如,上帝就伤心。这种对人的信心,反正不会成为死的东西,一定会对他们产生多么良好的影响。生活着,对周围的人和物,人们会抱有一种暴戾的焦躁,却对远方不可触摸的事物产生美好的联想、表现出奇怪的憧憬。
作者在这个故事的伊始便误导我们,正是为了能让我们走出这样的屏障。只有走出这样的屏障,才能真正吧身边的人当成鲜活的、富有内涵的生命。
     这样的东西绝非口舌之谈,请不要将知识与生活割裂开来。在生活中,我们都是有眼睛、有梦想的见证者。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契诃夫小说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契诃夫小说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