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麦,真正文艺——《30岁后,给自己开家咖啡馆》采访手记

c
2014-06-24 看过
     在开“文艺”的店还没成为一种流行风尚的年代里,老麦和他的黑糖是最早的“弄潮儿”。厦门乃至其他许多地方,日后涌现的咖啡馆可以说多少都有受其影响。如今,开咖啡馆已跻身“四大俗”之首,黑糖仍然不徐不疾地活着,自得其乐。这样的背景下,聊一聊,很有必要。

      走进黑糖,要一枚乳酪蛋糕,品尝一下后就能很大程度感受到黑糖的魅力在哪里。从蛋糕端上来开始:朴实无华的象牙白圆盘、长相朴实无华的一枚蛋糕……除了朴实无华的外观,更直观的感受是:好吃。 我一向认为自己不爱吃甜食,其实再想想只是惧怕劣质的甜味、过度的甜味;还有不时甩出“cheese cake”这样词汇的人群导致的我对甜食的某种抗拒。
知道黑糖是上大学不久,算起来那时它应该才开了一年左右时间,还在南华路上。那个时候咖啡馆对于我来说不吝是一件洋气到不行的事情。去的次数不算多,但事实上南华路黑糖的风貌,的确给了我崭新的体验,令人印象深刻。

       很长一段时间,在我的想象里,黑糖的老板应该是个瘦弱、白净、戴眼镜的羞涩青年。直到多年后见到本尊,我心里暗暗“哈哈”了一声,聊起来后更觉有趣。原来黑糖的主人是这样一位懒洋洋的、举动慢吞吞、言语中又有点刻薄的“老头子”。在新黑糖的院子里,我们经介绍初步见过一回以后,正式的采访也开始了。我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录音器默默放在一旁,倒是老麦聊着聊着突然停顿下来说:“我们是不是要有个录音设备会比较好?”他这一说我的心到放下了。原来看上去懒洋洋和漫不经心的老麦,心里还是有谱。

       正式采访进行了4、5次。这期间,他去泰国北部游泳,去日本听演唱会,回台湾祭拜祖先。而我自己除了整理采访,出去吃饭也越来越有要求,还找出齐柏林飞艇来听。这些都是跟老麦聊过后的一种后遗症。也可能心里暗暗觉得,如此才算是对采访者真诚。说是采访,知道老麦的人肯定晓得那绝对是海阔天空式的聊天(谈吃占据了很大篇幅)。话题虽围绕着采访提纲展开,但聊着聊着就会散漫开去。我的本职工作也经常需要采访,有一种对话的扩展是真的因为无聊,结果也会很无聊。有启发性的、有趣的对谈;这背后有趣的人、对你生活带来的细微的影响,都很难得。

       采访结束后,因为身处“文艺小店”滥觞之地的厦门,我也常常在想:为什么是黑糖?为什么是老麦。其实除了黑糖咖啡馆,老麦参与经营的其他两家性质不同风格统一的小店也做的不错。以我的浅薄之见看来,这种不错不单是商业上,更重要是味对了。再放眼望去,现如今打着“文艺”旗号的各种小店,尤其咖啡馆,并非太多,而是太少了!刨除各种跟风与抄袭、浮于表面,真正能担的起文艺这个词,真正有自己味道的让你想一去再去,而不只是背着单反找几个小角落拍拍照发发微博朋友圈就算的——那些店。谈论起来,难道不还是那么乏善可陈么?
      
      老麦是我遇到过的一个真正文艺的人,虽然他本人可能并不会喜欢这个今天已经有点变味的词。他一点也不鼓励那些还没有准备好就贸贸然说要去咖啡馆的年轻人,除非你是真的了解了这件事,热爱这件事,做好了各种准备。读过《30岁后,给自己开家咖啡馆》,你能体味到一些什么就再好不过了。老麦本人的故事很精彩,相信你也会在本书中略感一二。不过我其实始终觉得自己的文字对他而言有点造作浮夸。也很期待,有天能看到老麦用自己的文字,给我们来本关于他有趣人生故事的记述!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30岁后,给自己开家咖啡馆的更多书评

推荐30岁后,给自己开家咖啡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