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定荒野 禅定荒野 8.2分

荒野就是万物一体

Aileen落日珊瑚
2014-06-20 看过

        2013年的一个夏日午后,我站在佛罗里达某个州立公园的凉亭里,四周阒寂无人,没有鸟鸣,也没有蝉声,只有阵阵风声从耳畔经过。面对着烈日下望不到边的湿地及灌木林,还有稀疏的高大乔木,我只想到一个词——荒野。它一点都不精美,只是广袤而安静,这巨大而逼人的安静让我只能凝视,内心的一切欲望顿时息止。
        二十多年前斯奈德对佛教信仰、荒野野性、神话以及人类文明的深邃思考,现在读来,其智慧的闪光依然夺目,其忧患与警醒之词更为惊心。所谓“禅定荒野”,是在荒野中的身体力行,而这种身体力行,从哲思到行走,无论是在日本禅修,还是在北美伐木场伐木,无不带着信徒修行的仪式感,它最终指引我们放下傲慢,心怀谦卑与感激,看到人类自己与野生生命的亲族关系,看到荒野无处不在并最终认识到——荒野就是万物一体。
        对于wild这个词的界定,斯奈德给我们呈现了两种不同的方式。《牛津英文词典》对wild的解释如下:
有关动物的:不被驯服的、未经驯养的、不受约束的。
有关植物的:非种植的。
有关粮食作物的:非种植或生产所得的。
……
另一种界定如下:
有关动物的:自由主体,每一个个体都具有殊异禀赋,生活在自然系统中。
有关植物的:自我繁殖、自我维生、随性滋长。
有关粮食作物的:因自然资源充足,食物供应无虞;野生植物,四处繁衍,其果与籽十分丰富。
……
毫无疑问,对照着看,我们再熟悉不过的第一类定义,竟然是如此的傲慢,它的前提是一切都该为人类所服务,后者则让我们看到另外的可能性。那么,该如何认识和对待荒野?
在斯奈德看来,“‘荒野’这种地方能让潜在的野性充分发挥,各种生物和非生物在这里依自性,繁衍生息。……荒野就是万物一体。人类原本来自于这个整体,故而考虑重新回归其中成为一员绝不是一种退化现象。”
《和熊结婚的女人》中有一个古老迷人的故事,它暗示着人与其他生物的连结。熊变成男人,带走女人,结为夫妇,繁衍后代,而女人最终也成为熊。这个故事提醒了我们,在远古时期人类与动物多么亲近。“一些动物和人类少部分可以变换外型,改头换面。”而随着文明的进步,人类“渐行渐远,彼此忙碌不停,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自己身上。于是,他们放弃了聚会,变得越来越吝啬,学了很多小技艺,却忘了自己来自哪里。”美国当代自然诗人玛丽•奥利弗在一首诗歌中这样描写熊与人的亲缘关系,“它们是我们的兄弟。/它们属于/我们已经逃离了的家族。”斯奈德这样说,“它们对地球的环境十分熟悉,喜欢人类,很久以前,它们就决定让人类与它们一起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这里既有鲑鱼游动的河流又有长满浆果的土地。”然而,事实是,人类背叛了它们,又一次次侵入它们的领地,让它们无家可归。在人类短浅的目光触及之处,是可以被改造的荒野,城市文明的扩张彰显人类膨胀的危险野心。斯奈德提醒我们,在所见世界的背后,还有另一个世界。“虽然是同样的世界,却更开放澄明,就像在宽广的心灵里,动物与人类可以交谈,途经此处的人会变得健全,得到救助。”
怀着庄重的谦卑,斯奈德说,“每一个物种都像朝圣者一样,经历了四十亿年的进化。”死亡是自然法则,然而生命血脉的断流却不是自然。关于生态、环境的种种问题,人类已经看到其危险处境,然而,更重要的危险在于心灵层面。如果我们失去灵魂,对自己的本性愚昧无知,我们将无法理解、拥抱和爱护这个世界。
荒野就是万物一体,斯奈德给我们指出了一条道路,即像接受自己一样去拥抱他者。在这里,他者,包括所有荒野生命,动物和植物。这不是简单的融为一体,也不是简单的混杂,而是在内心深处,坚持事物间的同一性和差异性。
荒野不会消失,我们的身体具有野性,眩晕、心跳,这些反应都和动物一样,而无意识则是我们内在的荒野之地。无论人类文明发展到何时,我们都在荒野之中,那么,对于这广袤的宇宙荒野,我们应秉持何种态度?禅定荒野的最初也是最后的修行,便是:感恩。在《生存和圣餐》中,斯奈德指出,数百万粒谷物种子没有能发芽生长,无数油炸的鳕鱼不会长大成熟,对于我们盘中的食物,我们能否像原始人一样,对它们心存感激和怜爱?
此时,我想起,在佛罗里达那个州立公园,一个头发花白的工作人员提醒我,这里很多蛇,不过大多无毒,常常,他在公园里走着走着,就看到一条蛇从脚边经过,偶尔,把他的脚当作一段木头,若无其事地从脚背上滑过去,他呢,也就是那么站着。他笑眯眯地给我讲着,当时我被这个故事所惊吓,此时想来,心头竟涌起一种莫名的温暖。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禅定荒野的更多书评

推荐禅定荒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