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和玫瑰(一)

卞瓷郎
2014-06-20 看过
说玫瑰露,就不得不说起司棋,柳五儿众人可谓祸从她起。而说司棋,就不能不说她的主子迎春,有一种说法是丫鬟是小姐的第二人格,如果这样说倒是一种新思路。

探春因出身而愈加奋斗,而迎春的沉默,则大可议论一番。探春事事占尖儿,暗自气到捂着心窝子流泪的画面,书中可描写了不少;反观迎春,虽然貌似挺窝囊一人,可是在大观园里,凡事到了她那儿都是一拳打到棉花上,倒也算一种境界。迎春爱下棋,放如今没有五段也得有三段,可惜放在院子里,就跟六指儿一样,任你是吴清源,也是个左右互搏而已,人还嫌你碍眼。

转脸想想聂卫平,人尊石佛,不动如山,在俗人看来,确实就是个怂字。迎春之懦,其实很多时候是身处漩涡,又不愿或不会害人、斗人,唯有装聋作哑,一忍再忍,终成惯性。就像某段子说的,所有的道理,都是逼的没办法,其实内心世界就一句我艹你妈。迎春顶梁大丫鬟司棋,就是这个我艹你妈的显在人格。

红楼里烈性的丫鬟司棋必然能进前三,和她的发小鸳鸯是一个路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司棋是有勇无谋,输在眼界上,属于“刀砍不疼针戳乱叫”,没的无端小事发一大通无名火,真遇上大事反而漏洞百出。较之鸳鸯,好了说固执倔强,坏了说蛮且痴。迎春被丫鬟叫二木头,这侮辱性的称呼可以侧写出她在贾府的地位。放如今,就是单位里的架空领导。试想自己的老板每天都可以被底下员工冷嘲热讽,当面调笑,甚至还倒过来打起官腔,克扣福利,哪个小秘能受這份憋。而司棋这个小秘,又碍于格局,比不得平儿鸳鸯大事化小,上下打理,只得一跳三丈高,鸡飞狗跳,横出是非来。

司棋做为缀锦楼的大丫鬟,反应修养不如早做到高位的诸姝,和环境不无关系,不过好歹风里雨里磨过来,又自有背景,斗人撕逼的眼界多少有一点。她手下调教的几个小丫鬟,也颇具打手风范,混迹底层耍狠斗勇,金链汉子一样的存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在毫无秩序的下游社会,饮鸩止渴式的护了一时排名垫底的紫菱洲。但反过来说,主子无势,下人才不得不武装到牙齿,而主子闭门造车,既与上层无联盟,也对下层不指点,自己捂住耳朵已经很糟,下人无法无天以下欺上就更是大忌。紫菱洲这种内部架构,因果关系,不算独一无二,对应现在,也有不少实例。

大炸弹往往都因小小一根导火索而起。玫瑰露的前传,就是因了那一碗鸡蛋羹。这个故事在整书里是为数不多既撕逼又无厘头的段落,令当年的小伙伴如我在整个人都惊呆了之于,也隐隐觉得有点提不上台面。莲花儿牙尖嘴利事后告刁状的架势,有一种串到洪兴帮上门讲数的错觉,不过怎么也比不上最后司棋那得了告饶还甩手一泼的刁蛮死硬。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头有脸的人干得出的事,白话说,就是丢人。

在这件事上,当年的我看的是热闹,没看明白。撇掉表面的浮沫,看里面的内容,其实非常有意思。里面几个人物骨血丰盈,不是这个人,办不出这个事,又碰巧不是这么几个人,遇到一起,又起不出这么大的化学反应。事因鸡蛋羹起,可司棋不是冲鸡蛋羹而去。

说起砸厨房,体力要好,如果是怯怯弱弱的主儿,只怕风一大都要飞起。文章里形容司棋形象是“高大丰壮身材”,爱梳个鬅头,可见是和南美女人一样丰满硕圆,曲线毕露,打扮俗艳的形象。有这个铺垫,司棋领众婢砸厨房就轻而易举,信手拈来了。甚至往后想想,从冷冰冰的山洞里倒腾半天,系了裙子出来被小红撞见,没写的那段就不说了,怎么的怎么,也是得个体力好,肾火旺的(呵呵,我好像跑题了),正因如此,这爆竹一闹,不掀天简直是反人类。

莲花儿也是有意思的串场角色,小丫头,有心眼,好挣个尖儿。她在这段戏里起到的作用,跟傻大姐差不多,是捅破窗户纸的那个人。没有她,也会有个莲子儿,莲蓬儿,莲叶儿挑个事出来。没有她传话,司棋不至于火冒三丈,而与司棋朝夕相处,深谙司棋痛脚的她,一旦要挑拨是非起来,更是十成的功力。不过硬要说,柳嫂子也不算是无辜中枪,而是自找倒霉。

越是高级府邸的底层管理,越清楚内部阶级排列,因为他们才是做事的人。柳家的管理厨房,虽然做的是粗使活,但心眼灵活,会看场面,这是优点,不过她有她的局限,毕竟是粗惯了,稍精巧些的机关就不会弄,不小心就自己把自己整了。一碗鸡蛋,她明白大观园里排位先后,横了心的不给,放在如今的职场,不是好人,不过也是明白游戏规则的人。可败就败在,编理由越编越兴奋,最后居然冲口而出一句“我倒不要伺候头层主子,只预备你们二层主子了”,这话一出口,洪水猛兽,收也收不回来,所谓no zuo no die,这就是典型,打脸打到这种程度,司棋泼了脸的一句“大家赚不成”,让倒霉事接二连三照柳嫂儿脸糊来,躲都没处躲,只能叹一句活该了。

因为撕了脸,司棋恶向胆边生,打砸抢且不说,利用玫瑰露,王善保家的又借拿柳五儿,办了柳嫂子,其间细节精妙,可以看其它大师掰开细说的篇章,这种种翻天覆地也不过短短数日,最无辜的人懵懂之间反而成为顶罪羊。就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对决,往往不见血花点到为止,过招而已。反而是瘪三对打,三秒就出了胜负,因为都是拿板砖呼,自然伤亡惨重,血流成河。如果不是平儿宝玉两位高手四两拨千斤,不动声色翻了牌面,也许荣国府的悲剧会到来的更早。

司棋最后的悲剧,是她自己,也有迎春一份。浑身长刺的探春遇上抄捡,第一个站出来护小的,说自己是最大的贼,还给了王善保家一脆亮耳光,看似自杀的行为,反而不破不立,保住了院子。那些步步惊心,沉默温顺的,甚至主动出卖,划清界限的,反而一步衰,步步衰,集体走向败局。一个不保护下级的上司,最后是给自己砌上一堵死墙。村上春树选择鸡蛋,因为鸡蛋虽脆弱,但是生命,和高墙并排,只是保护死亡,是一种浪费,更是自杀。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的理由,个中真谛,往往还要经年累月才能明白,不是靠文字可以简单说说就能罢了。
3 有用
1 没用
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