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定要犹豫

搞来搞去
2014-06-17 看过
  关于库雷西的《整日午夜》,我见过最学术化的评论来自《无谓的“畏”》( 林中道, 《文学评论》,2011年第三卷,香港暮友出版社)。这篇评论引用海德格尔的理论,这样评价出现在这本短篇小说集里形形色色的主角和他们的生活:
  “此在沉沦于众人,错把众人本身当自己本身,津津乐道地自以为过着真实而具体的生活。陡然之间,畏袭来。
  库雷西笔下的人物,都会在陡然之间,发现原来自己过的并不是真正自己的生活。但这种畏,只是突然让无这道地平线展示出来,本真的选择只来得及露出一个意思,于是主角们震惊之余,又在各种款式的非本真的众人生活之间煞有介事的开始选择。他们抛弃掉很多,承受各种巨大或者鸡零狗碎的痛苦,重新进入另一种非本真的众人的生活。”
  这个评论很长,大体的意思是:人们总会在突然某个瞬间,停下惯性的脚步,然后发现自己一直过着的,并非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而这种生活,在那一瞬间,暴露出毫无意义的本质,从而显得琐碎而突兀。断了线的珠子,相对原来的项链而言,总是突兀得让人眼睛生痛的。但畏只来得及让人突然意识到生活的不本真,而不能让人真正做出一个决断。因为惊慌失措,所以主人公会迅疾的寻找另外一条可以将珠子重新串好的绳子。生活在重新串联之后,依旧还是一个精美的装饰,也仅仅只是装饰。
  我基本赞同这个评论关于主人公两种生活(选择前后)性质的判断。但,我完全不赞同他那种显得洞察而又悲悯的姿态。有时候,选择非本真生活,难道不也是一种自由么?实际上,那些主人公们一个个都极其敏感。你很难说,他们在大部分时间都被自己欺骗。他们的生活,经常会露出让他们狐疑的破绽来。但他们不为己甚,他们一边猜疑,一边紧紧的抓住自己的选择,不惜忍受痛苦和制造欢乐。里头若干的主人公或许也读海德格尔,但理论对于他们而言,只偶尔是上手工具,大多数时候,只是一种纯然的物。本真的生活,实际上在海德格尔的阐述里,也左支右拙,怎么能以此苛求他们呢?
  在这本短篇小说集里头,充满了各种迷人的句子,但最露骨的一句来自其中的《四把蓝色的椅子》:(p56)这篇小说里的主人公是小说集里所有主人公中最没有选择的两个。没有选择之时,破绽就会特别露骨而且无所遮蔽。两个男女准备同居在一块,筹备好好的营造他们的同居之所。而且还准备邀请一个朋友来做客。他们准备买四把蓝色的椅子,在想象中,一堆爱侣去买四把椅子,将自己的居所打扮得有味道,这该是一件多么欢乐而浪漫的事情啊。开头的确是这样,他们嬉闹着去买椅子。但他们乐极忘形,以为能徒手将四把椅子搬回家,结果是各种疲惫和尴尬。让我们重新看一遍这个迷人又露骨的句子:“可能你正在恋爱,但能否将四把椅子一并搬回家却是另外一回事。”原来,生活的各种细节,会突然逸出主题之外的。各种粗糙的细节,并不是一串就柔顺回环的珠子。他们回到了家,他们开始怀疑。然而,我相信,在那个朋友来临之后,欢乐的主题将重新笼罩一切。
  相似的例子还可以见《徒劳》,一个努力想做名作家的女教师,在写作梦濒临破灭之时,好好的洗了一个澡,她想到:也许她的写作梦一直只是着魔或者入迷,她明白人们会对美好的事物入迷的。最后,她想,一段时间过后,也许会有新事物出现的。而《雨伞》里的罗杰,在喝前妻吵架之后,狼狈的暴露在雨夜之中。“外面一片漆黑,罗杰开始走出去,穿过格林公园,他浑身湿透,但还是继续往前走”。
  这些,并不是某种傻子自娱娱人的乐呵。他们经过了选择,哪怕摆在他们面前的选项,都是“非本真的”。预先设置某种存在被遮蔽的状态,在我看来,多少有点唬人的意味。朱熹老夫子讲格物穷理。这个物,并非是外在于我们的客观之物。海德格尔试图用上手状态来黏合此此在与物的缝隙,但格物的格,训为“至,来”, 格物穷理,也常说为即物穷理。实际就是一种黏合。本真,或许真不是预先设定的,反而是在投身而入之间产生的。哪怕,你最开始投入的,只是一场虚假,但虚假之中,或许依旧能造出真来。
  看这本小说集经常会感到尴尬。因为主人公老是在两种选择之中游移。对两种选择的比较无处不在,但怎么比较实际也比较不出一个真假好坏来。有时候,我们不是不明白自己选择的是什么,但大多数时候,我们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作出这样的选择。本真,或者非本真,的确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依据。
  我的好奇在于:没有依据,我们就一定需要犹豫么?
2 有用
0 没用
整日午夜 整日午夜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整日午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整日午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